私有產權的邊界:4月25日馬屎埔清場紀錄

私有產權的邊界:4月25日馬屎埔清場紀錄
photo credit: 蕭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一切生產資料(如土地),都可私有和壟斷,擁有者藉此滾動財富,致令富者阡陌,貧者無依,私有產權就失去正義。

(編按:恆基於4月25日早上7時許,派出近百名保安圍封馬屎埔農地,期間與村民發生衝突,4人被捕。筆者到場拍攝紀錄及採訪,以下是有關報道的整合。)

(一)

恆基派近百保安圍封農地,13人突破封鎖據守。保安抬人後,警察以刑毀等罪名拘捕區生等4人。

photo credit: 蕭雲

photo credit: 蕭雲

(二)

恆基派近百名保安,封鎖農田所有出入口,搬走田內村民物品。一女村民率先突破防線,筆者跟尾。雙方膠著時,其他村民另闢途徑入內,終於突圍。

photo credit: 蕭雲

photo credit: 蕭雲

推攘之際,雙方在口頭上亦毫不退讓。保安欲喝退民眾,大夥則齒冷有年輕保安甘當打手。

村民大吉一度被多個保安重重擠壓包圍:「將來你地就會知邊個啱,話唔定第日你會番嚟斟茶同我認錯。」其他保安都忍不住笑。

(三)

馬屎埔村民區生之女區晞旻,噙淚呼籲保安停手。及後民眾一湧而上,突破防線,重返他們在田內搭建的「AOE 防衛站」,解釋社會不應由私有產權徹底控制。

(四)

數名警民關係科警察,警告我們擅闖私地,保安可以抬人。當時警察只籲眾人不要反抗,惟沒交代事後會挑人拘捕。

警察臨走前,筆者關掉相機,問他們一條問題,請他們說個人意見。明報也就是張曉卿的私產,係咪咁樣就可以炒安裕。

警察說沒有意見,轉身離去時拋下一句,自己都有睇明報。

(五)

恆基的保安抬走眾人後,警方隨即拘捕區生等四人。筆者一再追問以何入罪,但多名警察都拒絕回答,甚至說不用交代。

為時甚久之後,警察才稱被捕者剪斷恆基的鐵絲網,涉嫌刑事毀壞。

惟筆者身在現場,肯定部分被捕者無涉相關行動。筆者非常懷疑,警察是挑他們覺得囂張的人拘捕,公報私仇,挾怨報復。

(六)

區晞旻目睹父親被捕,情緒激動,過了很久才能接受訪問。

「四十年代我爺爺嚟到,就向地主去租。後來塊地輾轉易左幾次手,就去到恆基手上。」

「恆基急住向政府申請改變土地用途,用盡方法迫走依度嘅人。恆基所做嘅事好似係合法,但唔代表合情合理。佢用盡二十年破壞、屯積依條村嘅土地,製造土地丟荒,冇人耕種嘅既定事實。話俾人聽依度係廢村,唔發展都冇用。」

「但正正依度仲有好多人生活,好多人想善用番片土地。因為我地從來唔覺得土地係商品,俾地產商屯積,丟荒,浪費。土地真係養育我地生命,我地要好好地保護,依度係我地三代人賴以為生嘅土地,一塊對於我地屋企好重要嘅土地。」

「我地剩係想保護賴以為生嘅土地,就係咁簡單。」

(七)

記得初到馬寶寶幫忙,筆者和大多港人一樣,都是私有產權的信徒。曾向村民進言,港人篤信私有產權,應避重就輕,強調程序的不法為宜。筆者仍印象深刻,村民不置可否的默然。

後來閱世更深,才明白有錢就是任性,就是屈機。當一切都可量化,可用金錢來買賣,有錢人永遠玩晒。

左翼與自由主義一直爭論,私有產權是否符合公義?回顧歷史,羅馬法早有條文保護私有產權。羅馬以農立國,人民胼手胝足,躬耕自食,搶走人家辛勞的收獲,當然不對。私有產權的確可保障公義。

photo credit: 蕭雲

photo credit: 蕭雲

然而當一切生產資料(如土地),都可私有和壟斷,擁有者藉此滾動財富,致令富者阡陌,貧者無依,私有產權就失去正義。

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編按:對福利經濟學有重大貢獻,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早提過一著名例子:三小孩爭一樂器,三人都各有理由,說樂器應歸自己所有。一說樂器是自己做的;二說只有自己能演奏;三說自己沒有樂器。

留意資本主義不一定支持第一原則,因為第一個小孩未能物盡其用。資本主義也不會絕對地擁護私有產權,不少經濟學者便支持遺產稅。

資本主義強調能者多得,而非多勞多得(靠腦搵食的人,收入可遠超工廠工人)。能者擁有更多財富,有車有樓有遊艇搞明星等,筆者從不嫉妒。但不等於社會物品,皆可無止境地任人私有,人民有賴土地而生。

是故漢娜‧鄂蘭區分「財產」和「資產」:前者為個人努力所得;後者就是買入生產資料(如土地)換取的暴利。前者應竭力維護;後者需大力節制。因為後者的利益,並非純粹靠擁有者而來,而是社會的共同財富。

筆者當然明白,大部分港人依然會無條件地擁護私有產權--請繼續供樓,你們要接受現實。

photo credit: 蕭雲

photo credit: 蕭雲

後記——嚴肅的澄清:

由始至終,筆者從未揚言自己是記者或公民記者。警察問筆者是誰,我答我姓蕭,是普通市民。臨走前筆者特地告訴警察,我要去傳相傳片,問他們拉不拉我,要拉請便。他們說作不了主,因而作罷。筆者尊重公民記者,但筆者不是公民記者。記者倫理的問題非常複雜,一時難以深究,來日另文再論。

圖四中的聲援者,悄悄問南亞裔的保安,有沒有蚊怕水。保安真的偷偷將蚊怕水拋給他。photo credit: 蕭雲

圖四中的聲援者,悄悄問南亞裔的保安,有沒有蚊怕水。保安真的偷偷將蚊怕水拋給他。photo credit: 蕭雲

本文獲授權轉載,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