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手帕竟是一代人被「語言屠殺」的傷痕:談《國家語言發展法》的應行正義

一條手帕竟是一代人被「語言屠殺」的傷痕:談《國家語言發展法》的應行正義
Photo Credit: Ting W. Chang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己的國家自己建,自己的母語自己救,保護母語不為什麼,就是為了找回被踐踏的自尊,當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

文:James Lau

最近,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又把2007年的《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搬上檯面,惹得國民黨立委大跳腳。

其實在我的記憶裡,我對中華民國政府長期實施的「國語政策」從來沒有好感,因為除了號稱「國語」的華語,其他語言都很慘。對我而言,如果能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法》,絕對有助於達成多語平權,不過對很多習慣華語文的人而言,這個政策無疑是一道直劈腦門的大雷。

這些人對平權法案如此反感,到底是什麼背景造成的?《國家語言發展法》到底該怎麼推比較好?這一切的一切,都要從我爸爸的故事開始說起。

「國語政策」的一段回憶

爸爸出生於南部平原的某鄉鎮,即使那時學校裡的「國語政策」行之有年,受日本教育或沒受過教育的老人家還是習慣說台語,也因為台語是鎮上的通行語,爸爸在上小學之前完全不會說華語。

爸爸印象很深刻的一件糗事是:老師在課堂上交代學生要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所以規定每個人都必須要準備個人專用的「手帕」,擦汗或打噴嚏的時候可以用。爸爸回家後請阿嬤準備「手帕」,但是全家沒有人知道「手帕」是什麼東西,不知道該帶啥去上學的爸爸隔天到學校當然就被老師處罰了。

直到看見有同學拿出準備好的手帕,才知道手帕就是「手巾仔」。從此以後爸爸立志練好「國語」,後來也如願成為國語演講比賽獲獎的常客。

沒有「國語」之前的台灣

因為家庭背景而不懂「國語」,難道是爸爸的錯嗎?還是阿嬤的錯?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除了部分二戰後從中國來的移民、去過中國留學的「半山」以外,在台灣島上生於日治時代的老一輩,幾乎沒有人懂「國語」。

中華民國政府推行所謂的「國語政策」,立意在於促進族群融合、方便知識推廣。然而,假使沒有「國語政策」,台島上居民之間的日常往來,像是鶴佬人到客家庄買醬油、客家人到原住民部落買山產,難道就只能比手畫腳嗎?

其實在那個語言文化仍然多元的年代,各個族群裡面都會有通多語的翻譯,村落間要互通有無根本不是問題,各種生意人為了餬口,都很有學習語言的動機。比如說,來雞籠批魚產的一定會用台語議價,去北埔進柿子的一定會客家話的基本會話,到水沙連買鹿皮的商人多少都懂一點邵族語,這些現象在語言文化多元的當時實屬常態,反倒是在「國語政策」推行之後很悲哀的消失不見。

真難想像當孩子們在眾目睽睽下被處罰時,幼小的心靈會受到何種傷害,而大多數的學童可能根本就不明白為什麼平時在家裡講的母語在學校會變成禁忌|圖片來源:管仁健

圖片來源:管仁健

公定共通語怎麼定才合理

也許,有些人會認為公定共通語的制定,對於現代「國家」(台灣還不是,很抱歉)的發展有其必要性。說到公定共通語,我個人倒是認為,既然公定共通語有其強制性,因此(1)理想上應該是本地(台島)有一定人口使用的語言才對;(2)公定共通語是作為島上不同族群之間溝通的「第二語言」,其比重不得超過各族群的「第一語言(母語)」;如果統治者不遵循這些原則,就容易形成少數壓迫多數的霸權。

台灣島上籍貫是中國「北京市」的居民到底佔總人口百分之幾?不論怎麼想,台島共通語的角色都應該輪不到以北京官話為基底的「國語」,也就是華語。華語作為中國人的共通語有其脈絡,畢竟在中國使用官話系統的地區占多數。但是將華語作為強制台灣人的共通語言?我只有四個字評論:「莫名其妙」。但是由於中華民國統治下的「語言清洗」政策,華語不但成為公定共通語,還凌駕不同族群的母語成為多數人的「第一語言」。

台灣人講台語?

有些人可能經歷過一種奇特的經驗,在和一些年事已高的中老年人溝通時,他們會突然對你大喊:「台灣人講台語啦!」遭遇過這種情境的人往往會忍不住抱怨,認同自己是台灣人,難道一定要講台語嗎?答案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台灣族群多元的程度,以單位面積來說,稱不上世界冠軍也排得上前幾名。

反觀逼台灣人講華語的中華民國殖民政權,大規模的語言屠殺根本就是東方納粹。大家對殖民政權怒氣其實都忍了70年,也夠久了,母語的壓迫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中華民國在政策上面獨尊華語,其實就是打壓除了籍貫屬於中國「北京市」以外所有島上的人。

語言發展法要主張的權利是什麼?

《國家語言發展法》應該要做的是什麼?這一段話是從管委員的臉書上擷取,講得很清楚:「為了尊重差異,為了語言平等,並搶救瀕臨消滅的語言。」從字面上解讀,大概可以看出是要推動學校體制內的母語教育、還有要政府加強推廣母語傳媒。

母語是誰的語言?母語是台島上永久居民的語言,來台灣自由行的中國旅客所使用的語言就不是台島的母語,同理,來台灣短期打工的東南亞移工的語言也不是台島所需要保護的母語。要優先保障誰的母語?我的看法是,在台灣發展歷史悠久的語言優先、在台灣使用人口數高的語言優先。

但是怎樣才是真正「有效」的保護母語?母語跟任何一種知識一樣,不使用就會忘記,保護母語最好的方式就是「確保母語使用的權利」:到政府洽公、政府的公文可以用華語以外的母語書寫;在學校開設課程,比如數學、社會、自然等等科目,除了開設華語班以外,也要能夠開設母語班,只要有師資學校、教育局就一定要核准開設母語班。

我就曾經旁聽過用台語教大學微積分的教授,在知識講解上完全不含糊;在社會上任何活動,包含講座、競賽等等,也要確保母語有使用的權利,只要講者能夠準備多語(含華語)的文稿即可。也就是下列三大策略:

  1. 讓公文能以母語書寫
  2. 學校開設各種以母語授課的科目
  3. 所有活動(講座、競賽)都能以母語進行

唯有在生活中落實母語的使用,才能使母語有效的存活下來,成為你我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只是教室裡的一堂課。

多元語言平權造成的難道只是麻煩?

我還遇過一種奇葩,這種人會說:「學那麼多種語言幹什麼?大家都用同一種語言不是很好?」然後他就主張大家都應該說華語,不說華語的就是不合群、就是排擠其他族群。我想問的是,依照同樣的邏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語言是英語,這種人怎麼不主張所有人都用英語呢?建立地球村從自己開始做起,不是很好嗎?

所以回到問題的根源,英語也好、華語也罷,它們跟台灣這塊土地的歷史連結是什麼?它們在台灣發展的歷史有多久?英國裔台灣人有多少人?北京裔台灣人又有多少?為何可以選擇性的失憶並理所當然地忽略華語在台灣如此普遍,是中華民國政權蠻橫的推行「國語政策」後的惡果?更不要說從在台灣發展的歷史長短與使用人口的多寡這兩點來評判,就會知道想把英語或華語當作是台灣的單一語言,是件多麼霸道又可笑的事情了。

保留母語,是為了尊重出身不同族群的台島居民,讓他們都能夠主張自己民族語言文化的人格權,這是一種人權的展現。而不是像某些人說的製造麻煩、無事生非。我個人很不欣賞中華民國強制移植到台灣的華語,但我絕對尊重任何人講的權利,這就是出自於對「人」的尊重。

結論

最後,我想要強調台灣還不是個國家,而沒有國家的人最為辛苦。是的,我們比全世界200多個國家的國民都還要辛苦,頂著中華民國的外殼,出「國」必定被當中國人,拿「Republic of China」護照出來證明自己是中國人自然更慘。

想要擺脫中華民國,我誠心建議大家從「語言」著手,建立台灣的主體性,塑造與中國截然不同的「台灣文化認同」,到時候,台灣人就不再是某些中國移民口中的「只顧賺錢的貪財民族」,更不會是「國語講不標準的台巴子」。

自己的國家自己建,自己的母語自己救,保護母語不為什麼,就是為了找回被踐踏的自尊,當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願《國家語言發展法》能順利推動,撫慰那些因為聽不懂「手帕」而被處罰的傷痛。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