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被兩任保母「退貨」,一位醫師這樣帶大自己的好動兒寶貝

連被兩任保母「退貨」,一位醫師這樣帶大自己的好動兒寶貝
Photo Credit: 李佳燕醫師 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子被老師念「上課都在發呆、注意力不集中」,李佳燕接受了孩子的特質,正面回應:「他是一個愛幻想的小孩,外貌看他是在放空,但其實他腦袋忙得很!」

採訪:武美齡|攝影:黃郁真

家庭醫師李佳燕除了看診,更投注大量時間於過動兒議題,育有好動兒的她,兒子連被兩個保母退貨,小學老師更說:「不曉得怎麼教你這個孩子」,但她看見孩子的不平凡,認為所有孩子只要去除障礙,都能像珍珠發光!大人在檢討自己對待孩子的態度、方法前,不應將孩子的不當行為歸咎於過動。

李佳燕擔任家庭醫師近30年,未到看診時間的診所前排了4張椅子,這是為了一大早運動完就來等開門的老人們所設置;診間桌上擺滿玩偶,甚至還有迷你聽診器、繪本,這是為了讓孩子們來看醫生不害怕、更有趣。

Photo Credit: 李佳燕醫師 臉書

Photo Credit: 李佳燕醫師 臉書

李佳燕的從醫之路處處皆是故事,她曾想當建築師、作家,最後卻選擇穿上白袍,其實高中時的她就有遠大抱負,念自然組是為了當醫生,醫生能救人,當志向更大時還能救國!

沒想到進醫學系後情況急轉直下,「起初我完全不知道念醫學是要用背的!像解剖、神經、血管、肌肉、骨頭…通通要背起來,假如你記憶力好就適合讀醫學系,像我就很討厭不了解一個東西然後去背它。」

原以為念錯系的李佳燕,選擇科系時經歷人生重大選擇,大學5年級她原想選兒童精神科,但到精神療養院實習時讓她大大改觀。

「每位病人都住好多年了,病歷拿出來都是一疊又一疊,根本看不完,我希望認識我的病人,但沒法知道他是誰、為什麼住進來、他現在為何吃這個藥、他發生什麼事了?而我卻要每天開抗精神病的藥物給他吃,我覺得自己無法做這樣的事,我開不下去。」

「家庭醫師」被她視為責無旁貸的職責

1987年家庭醫學科剛起步,不喜歡一成不變的李佳燕認為家醫科可看全家人大小的身體、心理疾病,豐富多元更能深入了解病患,因此認定這是她未來一生的「命定」。

他的父親是藥劑師、哥哥是婦產科醫師,李佳燕當年來到幾乎沒人選擇的家醫科,她接受系主任面試時,系主任甚至懷疑的問:「妳爸爸、哥哥同意嗎?」。她則豪氣回答:「不用他們同意,我自己決定就行了!」

李佳燕將家庭醫師的身分視為責無旁貸的職責,病患全家大小的健康、生活過得好不好,都是她的責任。「我對病人的熱誠來自於我必須認識他,更不能辜負他們對我的信任,不是只有那位病人我認識,他的家屬、親戚我都認識,那種牽掛比一般醫病關係又更深一層。」

即便下了班,李佳燕的一顆心也記掛在病人身上,她會抽空去醫院探望病患,更參加病人的喪禮,做最後道別。「我和病人之間不只有醫病關係,還有很深的情感牽掛,它真的是一種力量,讓你必須要好好的去對待這些病人,那種信任,你不敢辜負。」

為病患無私付出的日子中,李佳燕最快樂的事就是看到小孩,即便看診再累,只要小孩一進診間她就精神百倍。曾有病患媽媽向她轉述,三歲的發燒孩子聽到要去看李醫師,開心得從床上跳起來自己穿衣服,媽媽問為什麼這麼開心?孩子回答:「當然啊!因為李醫師是我朋友啊!」讓李佳燕的心瞬間融化。

Photo Credit: 李佳燕醫師 臉書

Photo Credit: 李佳燕醫師 臉書

熱愛孩子的李佳燕育有一子,從小好動、不愛睡覺,第一個保母帶五天退貨,第二個保母帶兩個月退貨,最後她只能請保母到婆婆家,保母和婆婆一起照顧小孩,這才得以撐到兩歲兩個月。

上了小學,兒子被老師念「上課都在發呆、注意力不集中」,李佳燕正向回應:「他是一個愛幻想的小孩,很多天馬行空的幻想,愛說故事說不停,他的頭腦沒有辦法用在讀書,因為他有太多故事太精采了,老師說的話他沒法聽進去,他說他在編故事,你外貌看他是呆、放空,但其實他腦袋忙得很!」

李佳燕接受孩子的特質,並正面看待,她甚至說,若兒子把小時候幻想的故事通通寫下來,星際大戰絕對輸他!

老師還曾告訴李佳燕:「不曉得怎麼教你這個孩子!」當時因為兒子做錯事,老師拿愛心小手要處罰,他竟跑到操場給老師追,李佳燕分享兒子當下想法:「他覺得你打我,我為什麼不能跑?很痛耶!」

夫妻教養觀念大不同 要用情感去說話

李佳燕對孩子的教養觀,受到原生家庭影響,父母日治時代就讀高雄女中、高雄中學,父親並到日本留學,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社會對父親角色的刻板印象是威嚴、小孩要怕爸爸,但李佳燕說父親從沒打過她,反而事事和她說道理。

「我永遠記得小學三年級有次數學考得很差,差點不敢拿考卷給爸爸簽名,後來我爸看了就笑一笑、摸摸我的頭說:『下次要加油囉!』我聽了好開心喔!然後下次就考100分。」

為人母後,李佳燕發現夫妻對孩子的期待、教育方式大不同,讓她常為了教養問題和另一半吵到半夜,李佳燕發現「吵」不但無法改變對方想法,還讓夫妻感情撕裂。「後來我用情感去說話,告訴他其實我們都愛孩子,不論如何對待孩子,目的都是希望他過得好,這是我們共同的目標,不該吵更該合作才對,最後他終於能接受了。」

李佳燕看見孩子的不平凡,認為孩子不一定要隨著主流走,也並非一定要讀好書,只求未來能自食其力,不為非作歹。在她的耐心教養下,目前兒子已大學畢業並服完替代役,她欣慰的說,兒子到台南某國小擔任替代役時,和老師、家長都成為好朋友,退伍時收到的禮物、紀念品,一車都載不完!

Photo Credit: 李佳燕醫師 臉書

Photo Credit: 李佳燕醫師 臉書

「他每天一到學校就問老師有沒有要幫忙的地方,問到老師都說:『好了好了,沒有事要幫忙』,而且叫他做任何事絕對不抱怨,更樂在其中,像砍樹、割紙這種事他都覺得很有趣,還邊做邊唱歌。加上他是英文系畢業,中午時段他自創英文廣播節目、說笑話編故事,連家長到學校來都說校園現在好熱鬧!」

李佳燕認為只要給孩子空間,他的成果會讓人驚喜非凡,即便已退伍一年多,學校只要辦活動,老師們都會熱情邀兒子回去參加。

擁有養育好動兒的經驗,加上擔任家庭醫師看診時遇到許多被貼上過動兒標籤的孩子,李佳燕決定投身於過動兒議題,並希望積極做些改變,她認為只要父母、老師用對教育方式,就能讓這些孩子自在成長。

「許多朋友及病患和我分享,孩子上課不專心或考試考不好,學校老師就叫他去看病,這是不對的,我也寫信給高雄市教育局長反映這種狀況,但得到的回應卻是:『不會,老師都是觀察6個月後才會建議就醫』,但這和我看到的事實不符。」

2013年李佳燕成立「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多年來全台巡迴演講、辦影展、拍紀錄片,她持續推廣希望過動兒的判定應更加謹慎,不能把孩子的不當行為全歸罪於腦部生理問題,大人們似乎忘了先檢討自己對待孩子的方式與態度。

她也提到國際如美國、加拿大、瑞典,都提出最新研究,應給較年幼的孩子多點時間成長,而非直接判定孩子的行為是過動、需要治療。即便面對精神科、教育界的挑戰,她仍堅持為孩子發聲,希望大人真正了解孩子,看到每個孩子的不同與特別。

李佳燕分享目前制式教育體系下的現況,孩子們被規範要讀書、寫字、考試考好,但她認為不是每個人都適合走這條路,「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在教室裡好好坐上40分鐘,或擁有良好的人際關係,孔子這麼久以前告訴我們『因材施教』,其實到今天的台灣都做不到,但這是最原始的教育的宗旨啊!」

如何改善現況?李佳燕提到家庭教養、學校教育、醫療治療三方,都應用更寬廣多元的角度去看待孩子,「我多麼希望教育場域可以接受所有特質的孩子,用適合他們的方式來教育,教育的方式和內容都可以調整,並看到每一個孩子都有他的亮點。」

大部分家長認為「聽話」才是乖孩子,李佳燕則說有些孩子就是不想照著大人的要求乖乖長大,所謂「乖」到底是優點還是缺點?也沒人能下定論。

李佳燕在制式教育的浪潮中希望翻轉大人對過動兒的看法,她說:「每個孩子都有像珍珠一樣發光的地方,只要去除前方的障礙,孩子就會亮得很精彩了。」

延伸閱讀:

本文獲BabyHome寶貝家庭親子網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