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上任先惹議!未來行政院的政務委員一職,張景森適任嗎?

未上任先惹議!未來行政院的政務委員一職,張景森適任嗎?
Photo Credit:Kelwin W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準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日前在臉書上的發文引發爭議。他以文林苑案的落成,嘲諷都更反抗者識人不清。雖然在引發網民撻伐後,他撤下文章,再解釋嘲諷抗爭青年們並不是他的本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彭至誠(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政策研究員、反迫遷連線成員)

準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日前在臉書上的發文引發爭議。他以文林苑案的落成,嘲諷都更反抗者識人不清。雖然在引發網民撻伐後,他撤下文章,再解釋嘲諷抗爭青年們並不是他的本意。此番個人發言,所映照的不僅是政治人物個人操守問題,而是展現張準政務委員對於土地開發相關政策的觀點。我想藉本文討論,張景森的臉書發文,如何預示未來土地開發政策中,人噬人的悲劇將重複上演的危機?

行政院政務委員的職責,肩負行政院政策、法案審查、與各部會進行協調等重要工作。換句話說,政務委員將極大程度影響各項行政院送往立院法案的樣貌,以及國家政策的走向。張景森是否適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一職?或可一起回顧他過往的政績,看看他對未來民進黨政府施政,以及對於台灣社會可能產生的危機。

1997年,台北14、15號公園拆遷,時任台北市都發局長的張景森,在沒有合宜安置的措施下執行拆除,迫遷康樂里的居民,導致居民翟所祥在恐懼和壓力交加下上吊自殺。張景森面對翟所祥的死,竟冷血說出「老人不搬也會死」。

2015年末,秋鬥土地線到蔡英文競選總部,要求她上任後廢除現行都市更新條例,並正視現行土地開發政策的各種問題。張景森卻認為抗爭者都是為了保護私有產權而行動的假左派。而在這篇貼文下方的留言他指出,反對都市更新根本是場鬧劇,更懷疑文林苑抗爭者是不是豬頭。

2016年4月25日,張景森指出文林苑都更的反抗運動是最KUSO的運動,掀起波瀾後刪文重發,指出文林苑的反抗運動導致都市更新汙名化、北市都更停擺,更指出王家就算不願被迫遷也是不快樂的有錢人。

如果說郝龍斌不顧反抗者的呼聲,主張依法行政動用公權力強拆、透過廣編新聞汙名化反抗者,同時在鏡頭前還能掉下眼淚,是種平庸的邪惡。張景森的誠實與堅定,便超越了平庸的邪惡,一貫地認為迫遷悲劇的形成理所當然。這樣一個認為「獲利」能解決一切爭議的人即將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絕對是可怕的事。那意味著:國家發展政策將不可能朝向零迫遷的方向努力,被迫遷者的死亡、開發造成人民的基本權利損害,將被認為無關緊要,甚至理所當然,反抗者都將是制度汙名化的元兇。

趁此機會,一起回顧,張景森視而不見的都更條例缺陷:

1. 通知機制不完備,居民無法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家要被更新。
2. 規劃的過程中,居民無法參與且有效影響規劃。
3. 有著多數決、強制拆除和徵收作為手段,卻沒有明確的公益性和必要性作為限制。
4. 無產權者完全被排除在程序外,不受任何保障,對國有地上的非正式住居要求以訴訟取回土地,並追索不當得利。
5. 浮濫發放容積獎勵,完全不考量空間對人口的承載力,使都市更新成為私人獲取暴利的工具。
6. 恣意給予稅捐減免,讓獲得暴利的投機者規避納稅義務。
7. 都市更新中獲利動輒上億,卻沒有完善的會計核銷機制處理超額利益問題。
8. 缺乏有效禁止不當行為的機制,即便居民受到不法威脅或傷害,刑事判決確定,仍無法停止都更進行。

Photo Credit: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提供

Photo Credit: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提供

文林苑抗爭案並非憑空而降,在此案引起大眾目光之前,「開發至上、產權為主」的都更案,早就橫行肆虐許多社區。集聚於文林苑的民氣,也並不只為了相信單一個人、家戶能扭轉世局的「挺王家」,而是為了共同彰顯推土機都更輾平的價值、促成實質改革。揣著許多家戶無助面對都市更新的血淚心情,許多都更抗爭者共同努力,才促成了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709號,指出都市更新條例部分違憲。

不論是反抗者還是大法官,從來都不是讓都市更新制度黑掉的元兇,問題來源,是制度本身及其催生者。反抗者及大法官做的,不過就是讓這個千瘡百孔的制度暴露它最黑暗的一面,希望政府能正視缺失,並與人民一起走出黑暗。但這位受民進黨重用,曾經透過因果關係上的詭辯,冷眼看待破遷反抗者殉道的準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非但沒有正視問題根源為問題尋求出路,反倒是透過戲謔,持續嘲諷反抗者。

因此,張景森以上看似聳動的發言該挑起的論爭,已經不只是準行政院會政委的「失言」。而是我們能從他的發言中以及過往的政績中,感受到陣陣威脅。當一個準政務官,戴上玫瑰色的眼鏡逃避社會現實,醞釀土地開發中迫遷悲劇的企圖如此外顯,已不是民進黨的兩點聲明便足以消彌。民進黨若仍執意讓他上任行使權力,往後將無可逃避的成為各種都市開發悲劇的推手。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