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王》也是超級英雄?好萊塢傳奇編劇:超級英雄電影必備這三大元素

《獅子王》也是超級英雄?好萊塢傳奇編劇:超級英雄電影必備這三大元素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超級英雄」類型檢驗表: 主角是否像是受困於小人國的格列佛?是否知道自己與眾不同,又不怕面對艱難的挑戰?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又有以下三大元素,你就成功了。

文:布萊克‧史奈德(Blake Snyder)

「超級英雄」的故事不僅風靡全世界,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類型。

請想像一下,某天一名天賦異稟的英雄從奧林帕斯山降臨凡間,奉命拯救我們這群凡夫俗子,但這可憐的傢伙會發現陷入困境的卻是他自己。他的身分很尷尬,既不是凡人也不是神祇,無法隨意談戀愛,也找不到能理解他煩惱的對象,卻還是得面對來自週遭平凡人的強烈敵意、妒忌與恐懼。他得不到尊重,得不到關愛,什麼都得不到。

而且啊,他有任務在身,沒辦法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要當個超級英雄並不容易,更慘的是,超級英雄都知道自己與眾不同,並為此付出代價。

人類歷史中不乏各種「救世主」的傳說故事,從耶穌、摩西、海克力士、聖女貞德到蜘蛛人比比皆是,他們的英勇作為也沒有太大差異。我們這些平凡人往往要等到事後才會感謝這些英雄伸出援手,因為第一印象只會覺得他們很恐怖。

這也是為什麼科學怪人、吸血鬼和狼人的故事也都屬於「超級英雄」類型。超級英雄不受尊重、不被理解的原因就出在他們「非我族類」,所以故事會同時強調他們的犧牲與成就。

這類型的故事集結了人類有史以來的各路英雄好漢。

「凡人英雄」顧名思義,就是看平凡人出身的主角如何完成某項艱難挑戰,例子有羅賓漢、蒙面俠蘇洛或是《神鬼戰士》(Gladiator)的主角麥希・穆斯。

「漫畫英雄」也很好懂,就是蜘蛛人、超人和蝙蝠俠等「超級英雄」。至於以耶穌、聖女貞德和阿拉伯的勞倫斯為主題的電影都屬於「真人真事英雄」;那些改編自個人傳記的電影也是這個類型,像《蠻牛》(Raging Bull)講述了前拳王傑克・拉莫塔一生的故事,便是一例。

虛構的奇幻或科幻世界當然也需要英雄拯救,這就是「奇幻╱科幻英雄」,大家可以參考《駭客任務》(The Matrix)和《臥虎藏龍》。

最後別忘了還有「童話英雄」,你要知道動畫片的票房可不容小覷,例如《獅子王》(The Lion King)和《花木蘭》(Mulan)這類動畫雖然是為兒童製作的,但故事說穿了就是「萬中選一的英 雄打倒壞蛋」這套模式,只是配上了逗趣的歌曲和會講話的可愛動物,讓背後隱含的道理更簡單易懂。

「超級英雄」 電影有以下必備的三大元素:1.超能力、2.死對頭、3.詛咒。

所謂的「超能力」並不侷限於神奇的力量,它也可以是主角必須完成的特殊任務,讓主角因而顯得與眾不同。

超級英雄擁有的「超能力」起初都讓人覺得新奇有趣。讓我們回想一下,超人年輕時興奮地測試自己的力量和速度,蜘蛛人剛開始也到處發射蜘蛛絲飛簷走壁,耶穌則是治好了無法行走的瘸子。

無論是在新約聖經或是DC漫畫(DC Comics)裡,英雄在「玩樂時光」展示超能力的情節都會深深吸引我們,所以非我族類又怎樣?作為觀眾,我們可以把自己投 射到故事裡,享受一下無所不能的神奇快感。然而,在我們內心深處也明白一個道理,這些英雄飛得愈高就摔得愈重,每一種超能力都會有它各自的代價。

「超級英雄」這個類型和「傻人有傻福」有些相似,兩者的主角都有異於常人之處,所以會給人相似感也不奇怪。其中一個共同點是,主角都會在故事中獲得一個新身分或新名字。「傻人有傻福」的主角以此當作偽裝,偷偷進入第二幕「反命題」的世界;相反的,「超級英雄」的主角則是將新名字公諸於世,就好比《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中彼得・奧圖(Peter O’Toole)接受了「阿拉伯的勞倫斯」這個暱稱,或是《神鬼戰士》中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對皇帝自稱「角鬥士」。這項傳統可以追溯到聖經,亞伯蘭和掃羅在成為上帝的選民之後,分別改名為亞伯拉罕和保羅。

「超級英雄」和「傻人有傻福」還有另一項差異,那就是英雄都知道自己的超能力是有代價的,但是傻人對此卻毫無所知,有時候連遇到阻礙都不自覺。

不過,超級英雄和傻人之間最大的差異,在於前者會碰到能力不相上下的「死對頭」。我在《先讓英雄救貓咪》裡提過,詹姆士・龐德之所以成為超級間諜,並不是因為那些酷炫的配備或是美麗的龐德女郎,而是布洛菲、諾博士和金手指等強大的對手。

想要成為超級英雄,你絕對少不了勁敵,就像超人有雷克斯・路瑟、福爾摩斯有莫里亞蒂教授、麥希穆斯有康莫德斯,以及《王牌大間諜》的奧斯汀有邪惡博士一樣。這些都是令人回味無窮的正邪配對,告訴我們善與惡其實只有一線之隔。這樣說來,英雄和「死對頭」到底差在哪裡?

答案很簡單,就是「信念」。

超級英雄不需要懷疑自己是否與眾不同,他非常清楚事實就是如此,但是對故事中的反派而言,他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和詭計來塑造出「救世主」的假象。死對頭通常都是一群超級天才,聰明才智就是他們最強大的力量,卻也是自我意識過剩的象徵,因此他們經常聰明反被聰明誤。

即使死對頭比超級英雄還要優秀,在缺乏信念的情況下,他們必須靠著剷除真正的救世主,才有辦法贏得自己想 要的勝利。如果他們真的與眾不同,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基於這個道理,故事常會安排超級英雄獨自與敵人對決,並遭受折磨或歷 經死亡(耶穌的故事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