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約翰卡佐爾(一):他早該列入《教父》表演名人堂

【電影冷知識】約翰卡佐爾(一):他早該列入《教父》表演名人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表演,我從卡佐爾身上學到的遠勝過其他人」因為麥可一角立足表演名人堂(如果有的話)的艾爾帕西諾說。

他短暫的電影生涯中拍過五部電影,這五部電影每一部都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其中三部得到最佳影片。這五部電影總計入圍40項奧斯卡獎項,卻沒有一項足以榮耀他的傑出成就。他是約翰卡佐爾(John Cazale)。

或者對於記得他的臉卻無法記住他名字的人,他是弗雷多(Fredo)。

幾年前一個美國導演理查謝帕德(Richard Shepard)開始追蹤這個被遺忘的演員的故事,拍成了一部紀錄片,片名就叫《我知道是你》(I Knew It Was You)。

七O年代被稱作好萊塢文藝復興。這部紀錄片訪到了這個年代四個最好的演員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金哈克曼(Gene Hackman)、艾爾帕西諾(Al Pacino)和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他們全在七O年代與約翰卡佐爾合作過,並且在跟他合作過程中找到了自己職業生涯最突破的演出(有人戲稱這四位站一排根本是好萊塢拉什莫爾山總統雕像)。

其中被認為是不可能的任務的部分就是訪問梅莉史翠普。過去30年她從不在公開場合談任何有關約翰卡佐爾的話題,因為她正是陪著約翰卡佐爾走向生命盡頭的親密夥伴。

出乎意料的是,經過整整一年的遊說,梅莉史翠普終於同意談約翰卡佐爾。

「以前導演替他取了個綽號叫做『20個問題(20 Questions)』,因為他從來不會滿足於對角色的認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絕對不會只照人家告訴他的內容去演出角色」,梅莉史翠普這樣形容約翰卡佐爾。

和約翰卡佐爾在標準石油公司打工送信時認識並變成哥兒們的艾爾帕西諾,也有類似的說法:「他表演的時候能完全變成任何角色,而他的技巧就是問問題。他教我要不斷問問題但不必有答案,這就是這個表演方法的美妙之處。」

約翰卡佐爾是艾爾帕西諾表演生涯每一次突破點的見證人。

艾爾帕西諾在外百老匯拿到奧比獎的時候,約翰卡佐爾是同台的演員。《教父》(The Godfather)、《教父第二集》(The Godfather Part II)時,兩人扮演兄弟。接下來的《熱天午後》(Dog Day Afternoon)同樣也是同台演出。

有趣的是約翰卡佐爾拿到弗雷多這個角色來得比艾爾帕西諾順利許多。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Coppola)必須跟投資人大戰三百回合來力保艾爾帕西諾的麥可(Michael)角色,但約翰卡佐爾幾乎是一瞬間就無異議通過得到弗雷多的角色。

弗雷多在電影開場乍看完全不起眼,卻在真正關鍵時刻立刻讓觀眾感受他的明確存在感。在爸爸柯里昂大爺被街頭狙殺的瞬間,他那恐慌的雙眼讓角色性格瞬間大量爆發。據說向來難搞的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對他的演出印象深刻,甚至自願繼續躺在攝影機拍不到的水溝邊扮演屍體,以便讓攝影師拍攝弗雷多的特寫反應。

讓馬龍白蘭度寧願躺水溝邊的特寫:

最後證明了這個反應鏡頭確實無比珍貴。

柯波拉在《教父第二集》給了弗雷多更重的戲份。一場麥可和弗雷多的對手戲成為整個「教父三部曲」最重要也最動人的時刻——弗雷多絕望地癱在躺椅上和他的弟弟麥可對話。

「我記得拍那場戲的時候我扎扎實實地感覺到我們正在紀錄無比真實、非凡的時刻。關鍵就在約翰卡佐爾運用那張躺椅的絕妙方式。當然那張躺椅就在現場,你肯定是要躺下去,可是約翰卡佐爾卻用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方式利用那張躺椅,精準地表達整場戲的精髓。」柯波拉說。

那張神乎其技的躺椅:

就像約翰卡佐爾總是讓與他同台的演員翻過另一個表演生涯的山頭,弗雷多的角色成功之處就在於:因為有弗雷多在場,麥可才會加倍令人同情、加倍令人痛惡。

「關於表演,我從卡佐爾身上學到的遠勝過其他人」因為麥可一角立足表演名人堂(如果有的話)的艾爾帕西諾說。

如果電影是一場棒球比賽,約翰卡佐爾毫無疑問就是《教父》、《教父第二集》的MVP,也早該為他的表演貢獻入列表演名人堂。

“I know it was you, Fredo."

【電影冷知識】約翰卡佐爾(二):《越戰獵鹿人》的無價保險金
【電影冷知識】約翰卡佐爾(三):另一個《遠離非洲》的旅程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