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約翰卡佐爾(二):《越戰獵鹿人》的無價保險金

【電影冷知識】約翰卡佐爾(二):《越戰獵鹿人》的無價保險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藝術家總是來自於受苦的孩子。」劇作家霍羅維茨(Israel Horovitz)用這句話來形容他一起長大的好友約翰卡佐爾。

以《教父》(The Godfather)中弗雷多(Fredo)角色成名的演員約翰卡佐爾(John Cazale)一生只演過五部電影,這五部電影全部都是經典,而約翰卡佐爾在這五部電影中的角色都有一個明顯的特質:深不見底的悲傷。

「找他演戲對我來說最令人著迷的部分,就是他身上總有一種無比巨大的悲傷。而且這種悲傷的來源完全是個謎。我不是那種堅信要侵入演員的隱私才能進入演員內在的導演。但我的天啊,那種悲傷真的無所不在,每一個鏡頭都是!」已故的《熱天午後》(Dog Day Afternoon)導演薛尼盧梅(Sidney Lumet)說。

《熱天午後》中的約翰卡佐爾:

《教父》中的兄弟同時也是現實生活中的哥兒們艾爾帕西諾(Al Pacino)眼中,約翰卡佐爾是個慢條斯理、若有所思的人。

曾當過室友的他這麼形容跟約翰卡佐爾吃一頓晚餐的節奏:「很可能你早已經吃完、洗完碗盤,準備上床睡覺了,他的晚餐才吃不到一半。接著他不疾不徐地拿出一根雪茄,看一看、聞一聞、點燃它,然後好不容易才吸一口。」

菸不離身的他在接演最後一部電影《越戰獵鹿人》(The Deer Hunter)的時候被診斷出肺癌末期,合併骨轉移。

約翰卡佐爾對帶他到處看病的女友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和艾爾帕西諾堅稱病情好多了,他想要演戲。梅莉史翠普勉為其難答應,甚至自己也接演了同一部電影以便就近照顧。

但投資拍攝《越戰獵鹿人》的EMI發現了他的病況,立刻要求導演麥可西米諾(Michael Cimino)開除他。EMI的理由是一個隨時可能過世的重病演員,會讓電影投保完工保險的保費變成難以負擔的天文數字。

「我被告知除非我擺脫掉約翰卡佐爾,否則電影就得停拍。狀況糟透了,我花了數個小時在電話中咆嘯大吼,跟他們理論。」導演麥可西米諾說。

結果,有個神秘好心人默默替約翰卡佐爾付掉了保險金,讓電影順利開拍。

《越戰獵鹿人》男主角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付了這筆EMI不肯負擔的保險金,但他沒有告訴任何人。梅莉史翠普在30年後回憶道:「他從來沒有當面跟我提過這件事,因為他就是個大方的好人。但我很肯定就是他搞定了約翰卡佐爾的工作。」

這筆好心的保費創造了約翰卡佐爾最後一次也是最成熟的演出。

《越戰獵鹿人》中的約翰卡佐爾:

《越戰獵鹿人》中的史丹(Stan)角色幾乎是《教父》弗雷多的反面,在同樣的悲傷之中史丹充滿活力而甚至有侵略性。看著他的演出畫面你根本不可能相信,他其實已經重病到有時候連說台詞都有困難(骨轉移的病人會有難以忍受的巨大疼痛)。

在搶拍完他的所有戲份後不久,約翰卡佐爾隨即以42歲的年紀英年早逝。

「我認為藝術家總是來自於受苦的孩子(I think the artist is born in the suffering child)。」劇作家霍羅維茨(Israel Horovitz)用這句話來形容他一起長大的好友約翰卡佐爾。

【電影冷知識】約翰卡佐爾(一):他早該列入《教父》表演名人堂
【電影冷知識】約翰卡佐爾(三):另一個《遠離非洲》的旅程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