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產懸疑片《失控謊言》因何票房失利?

台產懸疑片《失控謊言》因何票房失利?
Photo Credit: 威視股份有限公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改編自真實事件「萬華七彩藝苑命案」的《失控謊言》相當不錯,應該成為賣座片,但票房卻相當冷清。這得從兩個因素來說,一個是行銷沒做好,一個是觀眾的認同性。

本片出乎意料地好看。(以下無雷)

失控謊言》改編自真實事件「萬華七彩藝苑命案」,但時空背景全部替換。時間從1967年改到現代,地點從台北移到高雄,情節內容也幾乎不同。唯一相似的是女主角為愛出走。本片說是改編,其實是獨立故事。

從這個角度講,劇本可謂相當傑出。雖仍有不少漏洞,但情節編排上可說是台灣電影的傑作。這是一部完全合理的電影。從人物動機到情節發展,都相當真實。特別是對媒體與網路的描寫相當到位。台灣商業片向來有過於二元化的問題。好壞對立、善惡分明,相當公式化。很多時候看前面,就知道結尾會是什麼。雖說好萊塢商業片也大都如此,但在很多人性面與衝突面的處理,台灣電影相對來說,非常粗糙,通常只是求個爽感(但又弄不好)。

《失控謊言》的劇本在處理一個情境,在那個情境下,由逃亡中的情侶,與他們的記者同學,共同發展出兩段刑事案件的疑點。三個角色的個性與人性衝突,詮釋得相當出色。全片沒有真正的好人,也沒有真正的壞人。大家都在所處的情境下做出一個選擇。但也因為細節想得太周到,人物的每個行為都有合理解釋,導演也一一拍出來給觀眾看,人物過於扁平,失去一些難以言喻的幽微狀態,缺乏想像空間。

比起影史曾有過的懸疑片佳作,不管是《控制》(Gone Girl)、《火線追緝令》(Seven)或《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本片線索給得太明,以至於毫無懸念。而情節上的漏洞,也就更加明顯,讓人覺得有所缺憾。

即使如此,本片從演員、美術、敘事結構,到配樂,在製作方面都有相當水準,完全不輸給常見的好萊塢B級片。台灣電影近年來一直往類型片發展,本片拍出懸疑片該有的水準,就商業片來說,是相當難得的好作品。

特別是片中的選角。從所有的小演員到男女主角,甚至是影片當中的配角,演技都十分出色。演員的整體表現,不輸給去年的《醉生夢死》,令人驚艷。特別是許瑋甯的演技,是她從影以來最大突破,具有一流水準。她可憑一個眼神、一個表情,即可牽動人心,讓觀眾完全信服她就是劇中角色。如果不是劇本的過於扁平,故事缺乏更深的情境與內涵,許瑋甯的表現應該會更突出。她實在應該去演藝術片的。

Photo Credit: 威視股份有限公司

Photo Credit: 威視股份有限公司

在配角當中,飾演女主教家暴父親的溫吉興,演技可說出神入化。他是台灣小劇場出身的演員,在我心目中是台灣演技最好的演員。可惜受限於外型與業界的刻板印象,只能出演一些個性強烈的點綴性配角。但他的表現實在比王柏傑好太多了。

王柏傑在片中的表現,顯示他從《九降風》以來就沒多大進步,跟許瑋甯也激不出太多火花。如果男主角由溫吉興來演,本片可能可以成為台灣影史經典。非常可惜。

《失控謊言》相當不錯,應該成為賣座片,但票房卻相當冷清。這得從兩個因素來說,一個是行銷沒做好,一個是觀眾的認同性。

近年來,台灣商業片的行銷,除了主打民粹因素,例如魏德聖的民族情感或豬哥亮的光環外,有一些原本不被看好的電影,都由口碑帶動而賣座。例如《翻滾吧!阿信》或《女朋友。男朋友》,都是透過良好的先期宣傳,試片與議題的操作,在網路與社群媒體引起討論,獲得票房佳績。

但《失控謊言》在上映前卻沒有進行很多操作。雖然官方以「萬華七彩藝苑命案」的故事性,主角許瑋甯與名片《控制》的比較,作為宣傳賣點,卻沒有激起太多討論。這是否與社群的操作太少,或是實體行銷的規模有關?尚不得而知。

而4月15日電影上片後,首週票房失利,導演樓一安催票告急,社群媒體與PTT等社群上才看到相關討論。而隨著4月28日好萊塢鉅片《美國隊長3》上映,放映廳數將因而大幅衰減。使得首週失利的《失控謊言》票房可能難有起色,即使日後口碑直追而起,也難挽頹勢。在行銷策略上可說相當失敗。

Photo Credit: 威視股份有限公司

Photo Credit: 威視股份有限公司

而關係到票房的第二個因素,是台灣觀眾的選擇。除了固定賣座的因素,與電影催生的口碑,決定票房的因素還有一個,就是「生活經驗的認同」。

台灣即使在低迷的年代,軍教片都維持著一定的票房水準。那是因為觀眾會為了跟自己的生命經驗有關的議題花錢進戲院。從橫跨台、日回憶的《海角七號》開始,到走遍台灣角落,並以廟會文化為訴求的《陣頭》,擁有100萬戲迷的《聖石傳說》,到黑社會文化的《角頭》,以至於像《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等,人人皆經歷過的校園戀愛情境,全都是靠觀眾的生命認同,來獲得票房。

在不具備賣座條件,也失去口碑行銷所能帶來的利基,以懸疑片為主軸的《失控謊言》就很難激起熱情。畢竟這樣的類型片,在近年的台灣並不多見。即使《控制》的台灣票房因為口碑大賣,但失去天時、人和的《失控謊言》,卻很難藉著類型片題材來翻身。

但也不能說懸疑片在台灣就沒有市場。70年代末期,因為黨國時期的政策限制,台灣電影被千篇一律的「愛情文藝片」、「愛國政宣片」搞到沒落。在1979到1991年,社會寫實片異軍突起,曾創下佳績,並造就陸小芬、陸一蟬、萬梓良等巨星。從《錯誤的第一步》、《上海社會檔案》,到1987年改編自台灣中部黑道大哥吳進成故事的《大頭仔》,與社會脈動結合,暴力、嗜血的類型片,可說橫掃全台。被電影工作者推崇的台灣新電影,票房也遠不如同時期以槍戰暴力為主的港片。這都顯示了台灣觀眾對這類議題的喜愛。

《失控謊言》如果不是因為行銷策略與檔期限制,能否靠類型獲得佳績?相信是有機會的。不過《失控謊言》沒有像《控制》那樣直接純粹的暴力與邪惡,也沒有陸小芬在《上海社會檔案》那利刃刺胸自殘,與菜刀劈頭的猛烈場景。片中明明有做愛場景,許瑋甯甚至連露內衣的場面都付之闕如(身為粉絲,無限扼腕)。這點甚至比不上《醉生夢死》。那除了口耳相傳的好評之外,《失控謊言》不上不下,中規中矩的一般般的電影水準,很難換成票房。

但它是一部值得支持的電影。光是看許瑋甯與溫吉興的演技,就值回票價。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曾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