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連聖母瑪利亞都頭疼過的事──澳洲代理孕母的道德與法律進行式

那些連聖母瑪利亞都頭疼過的事──澳洲代理孕母的道德與法律進行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代理孕母,目前除了無法可管的北領地以外,澳洲境內全面禁止商業性的僱傭關係。

文:Zoe Hu

故事從平行時空裡,兩宗非自然受孕的案例說起:

天使加百利對瑪莉亞說:「聖靈將降臨於妳,願至高的存在庇蔭妳。妳生的嬰孩,必為上帝之子。看啊!妳的長輩伊莉莎白年紀老邁,一生不孕,現已懷男胎六月,至高的存在無所不能。」瑪莉亞回答:「我是上帝的信徒,願妳的話在我身上成就。」加百利轉身離去⋯⋯

澳大利亞試管嬰兒醫療機構IVF Australia是提供借精、借卵、借胚胎、代理孕母等各類人工授孕(artificial fertilisation/in vitro fertilisation)的指標品牌,雪梨一名女子在其引介下,於2014年底獲得Natalie Parker及其夫婿贈與的胚胎。對Parker夫婦來說,這個是艱難的決定。他們曾透過人工授孕生下Angus與Hugo二子,剩餘的三個胚胎,現在可以成就這位雪梨女子的心願,並為自己的兒子們創造手足。

多年來,精、卵和胚胎受贈者的年紀、宗教與文化背景、性向、教育方式,以及贈與者在嬰兒出生後,對其成長的參與程度,一直都是輿論關注的焦點。Parker夫婦主動與受贈者聯繫,電子郵件往返中,雙方同意保持聯絡,以便子嗣追本溯源。

耶穌出世後,約瑟和瑪莉亞每年都定期帶他去耶路撒冷的聖殿過節,使祂能與天上的父親更加接近。

《生育與嬰兒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Reproductive and Infant Psychology)的研究論文顯示,儘管試管嬰兒年紀尚小,無法完全了解人工受孕的概念,受贈父母仍應及早向子女解釋血脈源頭,以對其心理發展產生正面影響。然而,對不同背景的受贈者來說,就算都受過人工生殖診所的諮商及心理建設,個案向子女坦誠的難易度仍有甚大差距。基於實際考量,部份家長傾向隱瞞實情,或編造故事,以預防衍伸問題。

耶穌12歲那年,節期末了,約瑟和瑪莉亞從耶路撒冷啟程回家。走了一天才察覺他沒隨行,於是折返。

2014年11月,Parker夫婦難掩興奮,透過電子郵件告知受贈女子,胚胎已在前往雪梨的路上,卻遲遲等不到回信。一年後,IVF Australia診所突然通知Parker夫婦,他們所捐贈的胚胎有兩個移植不成功,並詢問是否要繼續保存最後一個。Parker夫婦無所適從。

三天後,約瑟和瑪莉亞在耶路撒冷的聖殿找到耶穌。

2016年初,Natalie Parker發現受贈胚胎的雪梨女子,於1月20日發布一則慶祝兒子五個月大的臉書貼文。貼文附照上的男童,恰似Parker夫婦的兒子。Natalie嘗試與該女子連絡,多日後收到一封言不及義的電子郵件。又隔一日,臉書貼文便遭刪除。

瑪莉亞泣訴:「兒子,你為何這般對待父母?我們急得四處找你!」耶穌對他們說:「何必尋我?難道我不該待在天父家裡嗎?」但他們不明白祂在講什麼。於是,耶穌隨父母回家,並順從他們。瑪莉亞把這事牢記在心。

Natalie崩潰之餘,去函IVF Australia,於2月25日得到該診所風險經理(risk manager)回覆:「針對此事,我們正為您進行更進一步的調查。」隨後,新南威爾斯州衛生局(NSW Health)也介入了解該名雪梨女子是否佯裝流產,以欺騙診所與捐贈家庭,進而向兒子隱瞞身世。

耶穌漸漸長大,智慧與日俱增,愈來愈受天父和人們的喜愛。

無論是任何形式的自然或非自然受孕,新生命總給父母和周遭的人帶來無限喜悅。在生殖醫療愈加成熟的今日,非自然受孕的問題已不僅限技術,其所衍生的道德爭議常使故事結局不如《聖經》圓滿。除了Parker夫婦的遭遇,目前澳洲還有下列知名案例:

2012年,一對新南威爾斯州的夫婦透過印度商業性代理孕母(commercial surrogate)生下龍鳳胎,卻以經濟困難為由,拒帶男嬰返澳。事後經人介紹,將男嬰交給一個在印度的家庭領養,但被懷疑實為人口販賣。

2013年,無法與妻子生育的澳洲男子David Farnell,使用自己的精子與匿名者捐贈的卵子結合,透過泰國代理孕母Pattaramon Chanbua產下雙胞胎:患唐氏症的Gammy和健康的Pipah。2014年,Pipah隨Farnell夫婦返澳,留下Gammy由代理孕母撫養。泰國自此禁止商業性代理孕母。近日,西澳家事法庭(WA Family Court)宣判Pipah的監護權歸屬澳洲家庭,但有性侵女童前科的David Farnell不得與Pipah獨處。

2014年,墨爾本男子使用烏克蘭代理孕母的卵子,在亞洲產下雙胞胎女嬰。2016年,該男子遭控38項,包括傷害此對雙胞胎、兒童走私、兒童色情影片等的罪刑。國家黨議員George Christensen藉此提議,禁止發放澳洲國籍給印度、泰國、尼泊爾以及烏克蘭代理孕母所生的小孩,以將市場導向有完善法規的國家。

2015年,雪梨女子Natalie Lovett為了讓她當時一歲半的女兒Lexie,擁有血緣接近的手足,決定將她在美國砸重金客製化女兒時沒用完的胚胎,捐贈給其他人。前提是所有受贈者都必須同意每年至少團聚一次,並加入非公開的臉書社團以保持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