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職工協會計劃罷工? 媒體工業行動香港罕見 世界多的是  

明報職工協會計劃罷工? 媒體工業行動香港罕見 世界多的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報》執行總編安裕突然被解僱,員工自願放棄福利、專欄作家連日「開天窗」也未能令高層收回決定,職工協會宣布啟動工業行動準備。在香港,傳媒業的工業行動並不常見,但外國例子則不少,而且往往同裁員節流有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宇恒

明報管理層表明不會收回解僱前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安裕)的決定,明報職工協會表示將籌備工業行動,不排除會罷工,但未公布具體計劃。其實,香港的傳媒業極少採取工業行動,外國媒體則較多,較為矚目的有法國《世界報》分別在2008年的罷工事件和2014年的集體辭職。

經典例子:《世界報》罷工、7總編集體辭職

法國《世界報》(Le Monde)於1944年創立,曾被法國前總統戴高樂形容為「國家的良心」,以深度報道和評論見稱,不單是法國的報業龍頭,在國際傳媒都具權威和參考價值。不過,它仍然逃不過全球傳統報業在新時代中衰落的命運,2001年銷量開始走下坡,廣告收入減少。試過改版面,減文字增圖片,增加軟性新聞、文化、體育消息以吸引年輕讀者,仍然未能挽回頹勢,裁員節流當然少不了。

2004年《世界報》裁員100人,2008年又宣布裁減130個職位,當中編輯部佔了近90個,即是要减少約四分之一的人力,同時要結束集團旗下不賺錢的雜誌。當時的工會批評管理層令到《世界報》名譽掃地,於4月14日發動罷工抗議,令《世界報》歷史性停刊一天。

Photo Credit: Philippe Wojaz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4年5月,當時上任只有15個月的社長Nathalie Nougayrede提出改革方案,包括合併印刷版和網絡版,50名員工要調職,以節省資源。這方案得不到她手下的支持,7名總編輯提出集體辭職。結果Nougayrede戲劇性主動下台,辭職的7名總編輯反而復職。Nougayrede是《世界報》的首名女社長,她是接替突然在辦公室心臟病發死亡的前社長Erik Izraelewicz。

這次事件可以說是報業在電子化衝擊下,管理層與編採部不協調的經典例子。前者急於擁抱新時代,擺脫燒錢跌紙的惡夢,但卻缺乏疏通員工情緒的溝通技巧,造成編採人員與管理層及投資者之間極不信任。7名總編輯的辭職信中批評Nougayrede獨斷專行,什麼新改革都是她一人說了算,毫不通融。

其實Nougayrede也不是沒有試過反擊,但在編採部完全找不到朋友,連她兩名手下副社長也在她請辭前一個星期落馬。當時有消息指,在總編集體辭職後,為了擺平事件,管理層與編輯部曾表示,希望她滿足於做一個橡皮圖章,但她拒絕了。在一封公開信中她表示,已經失去作為社長的權力,不能接受做一個有名無實的社長。

外國媒體的工業行動

在外國,媒體工業行動不算罕見,有時是為了爭取加薪,但往往是與節省資源、削福利及裁員有關。

2012年路透在英國的員工不滿資方提出加薪1.75%,聯同英國記者工會要求同資方商討,並提出罷工48小時抗議,雙方終於在罷工限期前達成協議,同意加薪幅度提升至2.5%。

2016年1月,英國《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員工計劃進行30年來規模最大長達24小時的罷工。事源日經新聞社收購該報後,提出一個新的退休金方案,被員工形容為「打劫退休金」,後來資方提出新的退休金方案,才得以取消罷工行動。

2016年3月,澳洲最大的媒體集團Fairfax Media於電子郵件宣布將解僱120名員工,而且將降低編輯預算。為反對高層決定,員工決定罷工3天,嚴重影響了網上及報章出版工作。

香港媒體工業行動極罕見

香港媒體絕少採取工業行動,但有一宗相信很多媒體人仍會記得,就是《成報》的罷工事件。2006年,《成報》過百名員工被拖欠薪金多時,該報23名編採員工於報慶當天集體請假,罷工一天以表示對管理層的不滿。

明報職員協會日前表示,不滿管理層就炒姜國元一事的回覆,啟動工業行動準備,但要與同事仔細分析各行動的好處及壞處,又說工會有誠意與公司商討,希望找到一個方案能令報館暢順運作。

工業行動不一定是罷工,亦包括按章工作、刻意減慢工作進度等,主要目的是影響生產力,引起社會關注,以增加同老闆談判的籌碼。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