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澳新聞週報】另一種更真的澳洲精神:風靡百年的紐澳軍團節傳統遊戲「Two-Up」

【紐澳新聞週報】另一種更真的澳洲精神:風靡百年的紐澳軍團節傳統遊戲「Two-Up」

本週編譯:Dennis Peng, 林柏華, Oddis Tsai, Zoe Hu
Blog Editor: Rick Liao
漫話紐澳 Credit: Zoe Hu

1. 收購澳洲大型農地的中資商人被中國視作「國家英雄」

本週一,《澳洲金融時報》報導,中資大康澳洲控股有限公司(Dakang Australia Holding Pty Ltd.)以澳幣3.71億元買下澳洲最大的土地所有者S. Kidman & Co,是中國欲獲得更多農業用地以養活本國人口的野心計畫的開端。

去年,中國是澳洲農業的最大外國投資來源地,豪擲澳幣25億元在澳洲的農場和食品工廠上,這個數字甚至比美國投資數額的兩倍還要多。

當許多澳洲人,包括政治人物和商人,將中國的投資視為趁機獲取土地的投機行為時;很多中國人卻將中資企業高額收購澳洲農地視為「國家英雄」為祖國向外開拓的展現。

「那些成功投資澳洲農業,以協助中國達成『走出去』展略的中國民營企業經營者,能得意地帶著『面子』回到中國,而這個『面子』又能協助其打開中國的市場大門,同時也能鞏固其在中國的商業機會。」「中國的野心是將尋找獲利機會的商業目標,與實現中國食品保障的目標結合在一起。」Holding Redlich的合夥人兼中國業務負責人Carl Hinze表示。他在中國居住了10年,並在過去25年內的大部分時間在中國談生意。

去年,中國億萬富翁馬興法以4,700萬元的價格搶購北領地卡奔塔利亞灣(Gulf of Carpentaria)海岸上Wollogorang和Wentworth兩座養牛場。這次上海鵬欣集團旗下的湖南大康牧業(Hunan Dakang Farming Pasture)則是以澳幣3.71億元收購散布在澳洲中部超過1000萬公頃的土地。

參考資料: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25/04/2016, “China’s hunger for Australian agricultural land only the beginning"

後續報導:「有違國家利益!」中資收購澳洲牧場地王,財長急喊停

2. 毛利黨呼籲國會尊重原民自主權,改革地方議會「毛利選區」假平等制度

由於去年新普利貿斯(New Plymouth)市長朱德(Andrew Judd),主張在其城市開放毛利選區卻被公投駁回,毛利黨共同領導人夫拉佛(Te Ururoa Flavell)如今將直接向國會提出「在每個地方議會中開放毛利選區」的訴求、修改制礙難行的現有制度。

(編按:紐西蘭社會的轉型正義,已經來到國家主權與原民自主權的融合階段,開始探討行政區原住民代表權問題,因此原民領袖希望讓每個行政區在避免多數暴力的情況下,產生一定比例的原民民意代表性,即本文中的「毛利代表」。與臺灣情況不同,紐國原住民有自己的政黨,並不全依附在白人為主的大黨底下,因此也產生爭議的地方不單只有比例分配等民主赤字、憲政結構問題,在意識形態上也多有衝撞。現行「毛利選區」相關的法律機制仍停留在書面自由、假平等的狀態,幾乎派不上用場。)

紐西蘭自前次國會大選後,各黨對該議題呈現兩種截然不同的立場。「毛利自主權的地方代表」議題多次引起國會熱議。

右派政黨「紐西蘭優先」(New Zealand First)黨魁彼得斯(Winston Peters)直接抨擊允許毛利選區的設立根本等同於鼓吹國家分離主義,而部分保守派政黨也支持這類論調。然而,紐西蘭國家黨(中間偏右)、工黨(左派)等主要政黨則不反對將決定權交由地方議會依法辦理。

問題是根據既定法律,雖然地方議會有權開放毛利選區,但若有5%的反對者共同簽署了請願書,依照法定程序,人民便要再進行公投。

夫拉佛表示,若法律能保障每個地方議會為毛利人保留選區,毛利人在地方政府中將獲得更多發聲機會,間接地,對於社區營造也將有所幫助。

「大家都明白毛利人在地方政府中相對弱勢,而現行的法律明顯是不適當的。」他說:「這場改革來得太晚了。單單5%的投票人便能挑戰攸關毛利代表的各種決策,實在令人沮喪。在這樣的程序下,我們幾乎不可能成功。這樣的機制似乎並不公平。」

此次請願的主要訴求是,希望國會能參考設立其他地方選區的模式,更改法律,保障毛利選區的開放。在2001地方選舉法(Electoral Act 2001)制定後,沒有一個地方議會曾經成功開放毛利選區。

參考資料:New Zealand Herald, 10/04/2016, “Maori Party calls for law change"

3. 風靡百年的紐澳軍團節傳統遊戲「Two-Up」

每年4月25日的紐澳軍團節意義相當於臺灣的軍人節,用來紀念紐澳聯軍在一次世界大戰中為前宗主國大英帝國所做的犧牲,尤其在1915年4月25日進攻土耳其的「加里波底戰役」(Gallipoli campaign)因為帝國聯軍指揮失當,導致該年12月全面撤退,傷亡慘重,幾近全滅;當時遠渡半個地球的許多紐澳青年命喪於此。

根據澳洲戰爭紀念博物館的官方數字,單單因為該場戰役死亡的澳洲軍人就有8709名,這還不包含一次大戰中其他戰役死亡人數,而1915年澳洲全境人口還不到500萬,這也就是說於當時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被派去打仗的親友,因此也在澳洲人的民族記憶烙下了深刻的痕跡。

比起每年紐澳軍團節清晨的全國默哀致意、莊嚴的紀念活動,隨之而來的酒吧活動「Two-Up」倒也凸顯了澳洲樂天派的民族性。

「Two-Up」可直譯為「雙開」,是澳洲退役軍人從一次世界戰場上帶回國的一種簡易賭博遊戲。由公正人持一木板,木板上放置兩枚硬幣,周圍的人開始下注,賭人頭或字,而且通常直接找站在自己附近的人對賭,例如賭人頭的就直接舉起自己想賭的金額鈔票,然後大喊人頭,想賭字、同樣額度的玩家就會自動過來配對。等場邊觀眾配對得差不多了,公正人就會用木板將硬幣拋向空中,賭注結果一翻兩瞪眼,兩個硬幣開出同一面,賭該面的人就贏。

通常這種遊戲都在酒吧進行,許多酒吧樂見消費者遊樂之餘多喝幾杯啤酒,年年都會舉辦這項傳統活動。

雪梨北海岸的Harbord Diggers’ Club酒吧所舉辦的「Two-Up」據說是全澳最大,整場超過萬人參加。SBS新聞記者訪問了現場一位澳洲軍人坎特雷拉(Paolo Cantarella)對於該活動的想法。來自澳洲第七軍團的坎特雷拉表示:「這項活動代表了所有的前輩,與我們站在同樣崗位的那些先烈」。

擁有該場地的茅地斯集團(Mounties Group)於1920年由加里波底退役老兵們所成立的,現任總裁歐康納 (Larissa O’Connor)告訴記者,其實去年「Two-Up」參加人數就曾達到單日1萬4千人之譜,該酒吧一年之中最忙的一天。

「在(紐澳軍團日)下午時分,另一種更真的澳洲精神,就是能讓你放鬆、喝杯小酒然後跟你的同胞們賭一把。」歐康納道出了紐澳軍團日的另一種團結意義。

參考資料:SBS News, 25/04/2016, “Two-up still an Anzac Day feature after 101 years"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Australian fatalities at Gallipoli"

4. 漫話紐澳 26:澳洲,出售中

若通過澳洲外國投資審議委員會的審核,中國大康澳大利亞控股有限公司與澳洲農業資本有限公司,將以3億7000萬澳幣(新臺幣94億零170萬),買下澳洲Kidman牛肉公司,及其相當於百分之一澳洲國土的土地。

「報紙的標題是『出賣他們的國家』。掮客們全都被請來評論此項控訴,每一個卻都謝絕邀約。」-史迪格・拉森《龍紋身的女孩》

漫話紐澳 26:澳洲,出售中

原文出處:INA 島國連線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