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業要精緻化、小農化,只有政府的全面介入或全面開放市場

台灣農業要精緻化、小農化,只有政府的全面介入或全面開放市場
Photo Credit: Coben liao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台灣要走小農、精緻化農業,或者是談更大層面的食安問題,我覺得從市場的角度看,是很悲觀的。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Chipotle餐廳最近頭很大。Chipotle賣的是fresh Mex,新鮮、現做的墨西哥菜,加上搭上fast casual流行風,一種比速食店高級,但又比高級餐廳平易近人的概念,生意很好,很受年輕人歡迎。但因為食品衛生控管出問題,爆發大腸桿菌流行,從去年十月爆發一直到今年二月才被宣告沒有問題,股價因而從高點腰斬。

Chipotle是一個整套的概念,乾淨、新鮮,加上時髦的裝潢,雖然比麥當勞貴,但年輕人就是愛。餐廳本身追求的理念,也是和年輕人的理想想符合,健康當然是一大訴求,而且所謂的減碳訴求,也符合年輕人的想像。這裡所說的「減碳」,指的就是台灣說的從產地到餐桌的訴求,精緻生產的本地小農直接供應到餐廳,沒有過多的包裝和運送,不但減碳,還支持本地小農,跳過中間商的「剝削」,一舉多得。

但這「一舉多得」出了問題,小農的直供、衛生安全控管能力都不如大公司,因為沒有足夠的資源,大腸桿菌就是這樣污染進食材,加上fresh Mex強調的現做風格,食材一出問題,不但影響層面大,要追查污染源也不易,這也是出問題後找到問題根源,Chipotle要花這麼久的原因。

搭配這新聞,再看台灣最近的小農化趨勢,我覺得台灣可能會出現比Chipotle還嚴重的污染爆發。我可以理解台灣農業的轉型為什麼會走向精緻化、小農化,但我覺得主事者可能沒想過這背後的經濟原理和後果。

農業經濟規模化,當然給消費者許多好處,價格降低是一定的,而且更多的企業資源可以進行食安管控,做到小農做不到的事情,當然要鼓勵農業規模化。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一般人沒想過的道理,大公司賺得錢多,一個閃失造成的損失很大,所以反而會更小心。而小農利潤不高,加上閃失的後果也不大,就「爛命一條,不然要怎樣」,反而挺而走險、出問題的機會大。

只有價格賣得高,才有辦法支應這許多大公司才做得到的品管費用。但台灣願意付,又有能力付高價、衛生又有機的族群就這麼多人,所以精緻小農化只撐得起少少、最頂尖的農家。其它東施效顰的小農,則是完全符合許多台灣人「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想像,要什麼有什麼,拿出又便宜、又精緻、又有機的農產品有什麼困難,但你真得要小心吃下肚子裡的東西是什麼。

中國黑心食品的問題不小於台灣,但中國有一個台灣沒有的東西,就是巨大的市場。巨大的市場代表的就是高額的利益,代表的就是會有人進去用創新的方法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以肉品供應為例,中國之前的小農問題不亞於台灣,分散的小農造成食安問題層出,但現在不見得是這樣了。

美國的Tyson Foods,專供肉品給餐廰,也賣在超市、大賣場,但在美國Tyson是和農民簽契約,Tyson只管收貨,不管養殖,但東西品管嚴格,出問題就退回給農民,完全照契約來。美國做得到這樣,因為美國的農民也不是小農,但Tyson進到中國,變成泰森,就不能這樣。泰森在中國做的是一條龍的服務,從飼料到養殖,到宰殺,到包裝,全部自己來。因為市場大,所以值得泰森這麼做。

而且中國政府也很聰明,直接引進外資,強迫農業規模經濟化,從根本解決食安問題,比什麼嚴刑峻罰來得有用,所謂的「殺頭生意有人做,虧本買賣無人做」,就是這道理。

不要和我講頂新。頂新就是因為台灣市場太小,只容得下一家賣高價的義美,所以才讓奸商走偏鋒。

所以現在台灣要走小農、精緻化農業,或者是談更大層面的食安問題,我覺得從市場的角度看,是很悲觀的。我認為要做好只有兩個方向走。第一是政府的全面介入,從生產的每一個環節,政府都直接下手監管,把市場本來自己可以做的事,全部都納入政府管理。

政府的全面監管,衍生出來的像是官員的人謀不臧問題,像是消費者警戒心下降問題,像是成本增加問題,都不是小事,但這是小市場的悲哀,小市場的宿命。身為自由主義者,我當然不喜歡這種結果,但這反而是台灣人可以接受的方法,因為另外一途,我想台灣可以接受的人更少。

全面開放市場,就是這比較好的第二種方法。

台灣可以全面把農業都轉型為精緻小農,只要中國市場對台灣開放。把台灣變成農業有機島,品牌建立起來後,只需要拿中國最頂端消費者的市場,就夠了。另一方面,其它台灣人的食品、農產品來源,對全世界開放,美國的米、牛、豬,東南亞的魚、菜,日本的高級水果都可以來,而且直接引進國外大品牌,用人家的監管系統,可能還比自己官員的監管來得便宜、有效。

當然現在的台灣是接受不了這樣的開放政策,這還是一個老喜歡講以農立國的國家,還是一個左派知識份子抗拒開放、厭惡市場的國家,所以我知道這提議只是對牛彈琴而已。但我還是要說,一百年前,美國有超過一半的人以農為生,現在可能只有1%不到,但美國人有沒有餓死?當然沒有,人家可是繁榮得很。可以想想為什麼,再想想我們要怎麼樣的國家,希望你們有點接受,開始思考我建議的這方向。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