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真是對北韓最嚴厲的制裁嗎? 以民生之名走私邊界,有「關係」就變「沒關係」了

當真是對北韓最嚴厲的制裁嗎? 以民生之名走私邊界,有「關係」就變「沒關係」了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準備 200美金左右,賄賂即可避免中國官員的監控,各式各樣禁運的物品都能自由穿越邊境。」

4月下旬,北韓內閣外務相(外交部長)李洙墉訪美,當時外界尤其關心他能否與美國國務院高層或聯合國秘書長會面,後來卻證實他在紐約的活動範圍被限縮在聯合國總部、北韓大使館、住宿飯店,遑論與美方高層會談。美國方面後來透露,限縮李洙墉活動範圍係針對北韓試射 SLBM(潛射彈道飛彈)的報復。

然而,北韓外相李洙墉在美停留時發佈有關核試與美韓軍演的發言,仍引起國際間的注意,表示「如果美韓率先停止在朝鮮半島的聯合軍演,北韓也就有可能中止核試」。李洙墉強調美方要先表示善意,但美國總統歐巴馬並不買帳。

對此,歐巴馬在漢諾威與德國總理梅克爾的聯合記者會上回應媒體時表示,北韓對於朝鮮半島非核化得先拿出認真態度,如此,美國會為了緩和緊張情勢,準備好對話。歐巴馬就李洙墉提出的要求回覆不具考慮的價值,此番話,等同重申除非北韓先做到朝鮮半島非核化,否則免談的強硬態度。

北韓一邊在海上試射飛彈,一邊要求對話並要美韓停止軍演,恐怕是因為國內處境不大理想。事實上,在聯合國的嚴厲制裁後,也沒有本錢繼續耗下去,五月的勞動黨大會將屆,北韓得想法子找台階下。而在遭受嚴重制裁打擊的兩個月中,北韓感受極大壓力,特別因老大哥中國的態度已不同以往。

稍早前,習近平3月31日赴美參加第四屆核安全高峰會期間,表示「各方都應該全面完整地履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決議」,對北韓確實履行制裁的決心十分明確,而中國黑龍江省委書記王憲魁 4月份訪韓期間,與南韓外交部長尹炳世會面時則表示:「黑龍江省在地方政府層面上,將積極為聯合國安理會制裁北韓的決議提供協助」。

相關報導:

AP/ 達志影像

AP/ 達志影像

因此,北韓在孤立無援下,便使出走私手段,偷渡物資穿越中朝邊界。北韓利用中朝邊境走私的管道大致可分類為:

與邊境海關人員及與國際線列車站務員間的關係施行賄賂、利用往返中朝的中籍人士走私禁運項目、針對制裁品項以偽造虛報方式進出口、利用緝查不易的時段進行海上交易、委託航空旅客托帶物品等多種方式。

這也顯示,國際間大聲說這次是最強、最嚴厲的制裁,卻沒有真正遏止北韓私下進行貿易。北韓總是能找到辦法,打點各種關卡、打通邊境,順利運送貨品。

根據美國之音與日本《每日新聞》4月上旬的有關報導:「安理會對北韓制裁內容中,禁止稀土類或黃金等的出口,但中國走私船仍然往返中朝之間,進行禁運項目的私運買賣」;「中國企業常藉民生目的,從北韓進口礦產,中朝兩國間的交易似乎沒有中斷。」

這是因中方把關不嚴還是無法可管?中國延邊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金強一所長,就多起疑似裝載礦產的大貨車通過海關的報導分析說,「裝載貨車上搬運的量並不大、交易金額也有限,那麼,視其為民生相關的物品,也無不可能」。

中朝邊境的消息人士則紛紛指出類似這樣以民生名義,借屍還魂進行部份項目的走私貿易情形,而南韓的文化日報、經濟新聞、公營 KBS電視台也都著力於北韓走私動向。

消息人士指出:

  • 「中國海關檢驗趨於嚴謹之後,利用往返北京與平壤間的國際列車走私,而這種私下貿易情形十分猖獗。」
  • 「甚至動員警備船到丹東港附近的碼頭,走私中國產的石油」。

足見北韓受制裁後,以「民生」名義進行礦產等限制物品的交易,所以,中朝邊境地區的走私情形,與之前相比卻是有增無減,甚或變本加厲。

如今,歸類於奢侈項目的高價電子產品與高級化妝品等商品,以及在市集中交易的大部分物資來源,主要是中朝邊境的走私。

何以如此?因為中朝之間的正常貿易,是透過設在邊境地區的幾個海關進行。但除了這幾個海關據點,邊境其餘地帶幾乎沒有設防,造成走私猖獗的後果。

有專家推估中朝之間近期走私規模,應該有正常貿易的三成以上,有時還會衝到與正常貿易規模相等。

安理會通過制裁北韓的決議,中國商務部也列出礦產禁運項目,北韓要賺取外匯難上加難。不過,對於從事非法貿易者而言,橫豎都是走私,實際上沒在怕禁運等制裁措施。

中國祭出多項限制,但從事走私的人總是能夠找到更多的生財方法,例如目前北韓多藉民生目的、生計型貿易名義從事交易。

至於走私的結帳方式為何?根據自由亞洲之聲(RFA)報導,為了不要受到任何限制,多半採取不透過銀行、或匯款到居住中國的北韓人民戶頭裡,或是直接「以物易物」,類似實物代金,用煤炭換取投資,而RFA則報導,中方會對搭乘往來中朝之間的國際列車乘客,以及托運貨物嚴格檢查,但若與海關人員或站務員等,有好的。因為「關係」與「賄賂」可讓非法貿易輕鬆過關。

北韓也常利用往返中朝之間的中國人走私禁運項目。農藥、化學肥料、加工服飾、水產品等,都可以藉中國人以夾帶方式偷運到中朝邊界。走私北韓的藥材到丹東地區、水產品換標(將北韓產改標為俄羅斯產)賣到中國。將非民生用的煤炭,技術性的換個用途為「民生目的」,據說就能無往不利。

由於中國對於個人之間的貿易,視為「生計型」而不加以特別限制。北韓貿易機構就利用這一點,假扮「個人」業者,與中國進行買賣。像是吉林省琿春市,現在有相當多的北韓貿易機關偽裝成個人貿易商聚集,交易情形十分活絡。

走私管道有陸路,也有海路和高空。中朝水上貿易船隻皆可在鴨綠江水域自由通行,所以走私業者近期利用日間來往水上,彼此以口頭約定交易品項,入夜後再在水上會合,進行走私交易。也有人經由搭乘高麗航空托運,夾帶所需物資,因為利用高麗航空託人帶貨的運送方式,幾乎不受限制。

相關評論:投資人到「機會沃土」北韓的大冒險:一張平壤邀請函就要5千美元,還得照顧地陪三餐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