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個小爵士酒吧 就可以讓台灣音樂學生大開眼界

日本一個小爵士酒吧 就可以讓台灣音樂學生大開眼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正在東京三鷹的Una Mas,聆聽著爵士鋼琴家好友蟻正行義(Yuki Arimasa)三重奏的小pub演出。

這也是帶TISJA傑出學員來東京參訪的行程,我想同學們一定不敢相信,我們昨天才到日本,感覺卻像是過了很久,做了很多事,聽了很多,學了很多。所以這也是一種昇華?是的,因為眼界變得不一樣,耳朵也是,腦袋也是,心也是。

台上演奏的,是真正的爵士樂,爵士鋼琴三重奏,而觀眾,加我們在內只有七個人。

而三重奏的互動,就是這樣,鋼琴手丟過來,鼓手丟過去,貝斯手承接,有時候跟著一起Swing Hard,有時候在同樣的呼吸中,帶向音樂的高潮與低迴。

那種快樂,很難跟別人形容,只能自己去體驗,不是指在台下聽而已,而是在台上「聽」與「做」的過程。

是啊!他們很厲害,超強,成長於台灣的你,可能會覺得這種等級的爵士樂,應該是天天接不完的case,天天做場,天天電話接不完,天天跟大咖樂手去巡迴或是演唱會,而這,就是他們的「練習」,這,就是爵士樂。

爵士樂不是一種功利的音樂,你不會因為爵士樂而賺更多的錢。甚至像這樣的演出,在念企管的人看來,簡直就是不符合投資報酬率,但是,藝術的東西,你要怎麼「計算」投資報酬率?連投籃都只能算機率不能算投資報酬率,你也只能藉由把自己變強,來增加自己命中的機率。

有的人很強,在做藝術,但是不一定有名有錢;有的人不強,不是在做藝術,但是會有名有錢;因為他們選擇了以有名有錢為前提,而非藝術。而這樣的「操作法」,就不同,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分法。要變強,要做好,這都是「基本功」,但是別忘記什麼是好的音樂,什麼是心靈的交流。

同學們忙著照相、錄影,想要全部帶走,不敢置信,並直說無法相信這樣的音樂就在眼前。身為資深一點的老師,還是要說,這,真的在日本,存在著。

不為功利而做的音樂,但是是互相對話與相互提攜的音樂,這也會影響,你選擇變成什麼樣的人,而不是,回到台灣後,因為別人說、因為大環境如何、因為…然後就放棄努力,或以為自己在努力卻原地打轉了。

他們可以在小舞台演成這樣,當然也可以在大舞台演成這樣,我一點也不意外,答案很簡單,這也沒有什麼好臭屁的。因為,我們也是一樣,小舞台演得好,大舞台自然功力加倍,而不是小舞台就是隨便亂Jam,或是不知道曲子或是不知格式,或是吐舌頭摸摸頭,或是裝傻好天真……

這些或許很萌,但是很抱歉,萌跟美不一樣,萌也跟厲害不一樣,萌更跟專業不一樣,甚至萌久了就叫白目而已。至於「技巧」,就是為更好音樂服務的「工具」。

不要覺得不可能,至少,同樣坐在台下,我的感覺是不同的,我很enjoy,但是我也要說,當你上到那個舞台上時,你也可以發光嗎?你也可以令人感動嗎?不管舞台的大小,只要管聚焦的強度,舞台,一樣無限大。

我已經跟不少觀眾與學生,講過很多次這個故事,但這是我第一次用文字記載下來:

五年前,我們首度跟日本東京的洗足學園音樂大學牽上線,而其實,這是出自於我習慣跟外國音樂家共事的膽量。只是因為一位身在九州的好友知道我對爵士樂教育很有想法,跟我建議應該跟這所學校聯絡,我就一封信殺過去了。但是這中間石沈大海了一段時間,我不斷寄爵士原力與自己的相關資料過去,希望能取得聯繫,傳說中很難打入的日本爵士樂壇,果真很難攻破。

後來終於在一次啟彬與凱雅爵士樂的日本巡迴中,我們安排了福岡、沖繩,就直接也把東京排下去,然後告訴他們我們要過去了!也終於收到了回信,我猜可能是對方想說,台灣人能來日本表演應該還算個咖吧?

萬里迢迢提著大包小包樂器與行李,我們跟系主任約好在學校見面,他們好像有讀過我們的資料與履歷了,所以對方派出秘書溝通,到了學校後,沒想到洗足派出學務長、課務長等之類的高階主管,一起來開會,討論合作的可能性,也相談甚歡,慢慢激盪出火花。

這也開展了爵士原力跟洗足學園音樂大學爵士音樂系的五年合作,我們持續帶學生來參訪,也來演出,來客座,他們也到台北來演出,大家都變成好朋友,尤其是爵士樂手們都很快會臭味相投。但是我們還是永遠無法忘記,五年前第一次在開完正式會議後,校方安排我們去聆聽爵士音樂系學生的上課與演奏情景。

那種感覺…最簡單的比喻,就是人家在上太空,我們還在殺豬公。當我們看到同樣十幾歲二十幾歲的年輕音樂家,認真在演奏,在台灣可以說是完全沒被聽過,沒被介紹過的多元風格,然後每個人的程度,在台灣可以都說已經是職業老師等級的了,卻又比這些人多了更多的青春朝氣,一副未來無可限量的樣子。你就知道,很多事情,在日本,都是玩真的,在台灣,很多卻是假的。

當日拜訪結束之後,我跟凱雅在寒冷的雨中,徒步從學校走回旅館,心裡非常地沈重。日本的音樂這麼發達,跟他們從小培養起的態度有關,不是天生就很強,而是那個認真的態度,十足驚人。尤其我們又是台灣老師,習於勸說與引導,諄諄善誘大家來學好音樂。

我們不是輸在起點,我們輸的是態度。

我們得先勸大家來跑,人家是自己知道跑步是健康的,我們還得維持跑道順暢,因為常有人跑著跑著不跑了還會拐到人,而人家是團隊精神,一起努力跑好,落後的盡力跟上,在前的跑對方向。

沈重的感覺不是因為我們自己,我們有專業有態度。沈重的感覺只是,台灣的許多年輕人,好像沒有個方向,又加上不知道的事情很多,甚至不覺得很多事物其實是真實存在著的,然後長輩前輩自己也幾乎都不知道「還有這些可能」,就一整個瀰漫著偏見與隨意,或是消極與悲觀,甚至是無知的感覺。

這在當下,真的很沈重,邊下著冷冰冰的雨,我們邊走著邊想。

今晚,只想分享這種當時的感覺,而五年下來,我們走過了,也持續在走。當初打不開的現在打開了,當初不可能的現在可能了,當初小小的種子現在長高變成小樹了,而且還開始結果。即便是冬天,即便有冷冰冰的雨,即便旅途顛頗,即便五年來的種種,我們堅持走著,而今晚,是個美妙的段落。

你們也可以的,路是人走出來的,走吧。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於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謝啟彬』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