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華手稿:教育是「知的權力」,我們不樂見「由誰執政誰就能表述歷史」

林冠華手稿:教育是「知的權力」,我們不樂見「由誰執政誰就能表述歷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不會因為那些作惡多端的人而毀滅,而是冷言旁觀、選擇緘默的人」

立法院今日通過表決,要求教育部撤回爭議許久的高中國文、社會科課綱微調案,教育部次長林騰蛟對此指出,會尊重國會的表決結果,之後的事情就讓新政府決定。

ETtoday報導,教育部次長林騰蛟今天表示,尊重立院撤銷103年微調課綱的結果,但仍要移送至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會審議,由課審會做出最終決議,「一切尊重新政府的決議」。

林騰蛟也表示,12年國教日前已宣佈暫緩,目前教育部在準備在22個縣市辦說明會,搜集各界聲音,彙整完後會交給新政府來修改辦法,用更公開的方式啟動課審會會議。

三立報導,針對立院今日通過撤銷103微調課綱的決議,教育部發布聲明表示:

依據行政程序法規定及法制作業實務,無法以撤銷方式使新課綱失效,若修正或廢止新課綱,也無法讓已失效的101舊課綱自動恢復,更會讓104學年度已選用新版教科書師生權益受影響。

教育部強調,尊重立院表決結果及新任任內閣的決定,待收到院會正式決議文書後,將會提送審議,秉持「完備行政程序、尊重教育專業自主」的原則辦理。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自由報導,去年死諫反對黑箱課綱的學生林冠華,其母親今在臉書貼出林冠華的手稿,表示希望放到教育部,警惕官員們身為學者,身為教育家,要有學者和教育家的風範,以守護學生的安全和受教權,維護學生的獨立思考和教育的真實性為己任。

林冠華的的手稿如下:

究竟什麼是「獨立思考」的能力?

我們因為新聞報章、因為閱覽時事、甚至因為媒體灌輸,至多至少都產生了個人的思想或是政治立場。

而關於反對課綱微調這件事,有人問我們「究竟用的是何種心態、什麼思維來反對?」有人說我們有「對於特定政黨的針對心態」又或是受同儕效應的影響跟風、盲目反對,但究竟有沒有這些成分存在?

歷史告訴我們,我們從哪裡來、現在在哪裏、該往哪裡去。

它是我們的借鏡,使我們知道我們曾在何時何地跌過跤,所以歷史教育是不能經過有意篩選、不能有美化包裝的,在政治立場上並不能偏向任何一方,這才是教育的道德。

傾中也罷、傾日也罷、傾美也罷,獨立也好、統一也好,我們都因為鄭南榕先烈追求100%言論自由的奉獻,得以自由的表述自己的見解和喜好。

但在教育中,我們需要的是「知的權力」、「知道真相的權利」,所以我們站出來爭取,而不是選擇漠視,任由教育成為政治的工具,我們並不樂見「由誰執政誰就能表述歷史」這樣的狀況。

所以,我們需要的是一個道德高尚、立場純淨的教育環境。「台灣史」便是「真實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歷史」,無論由誰掌握大局,皆不能抹滅任何一件曾經發生的事。

「世界不會因為那些作惡多端的人而毀滅,而是冷言旁觀、選擇緘默的人」

我很喜歡現任台北市長柯先生的一句話「心存善念,盡力而為」,然而觀點的不同、視角的不同,造就價值觀、道德的不同。

我想我們學生能做的,僅是在不停的反覆思辨之下,貫徹本身的價值觀,並且黯黯祈禱著我所做的事情,能較為接近真理。

對於懷疑我們反對動機的大人們,我想告訴他們:我們不斷的質疑自己,又不停的用思考說服自己,這是我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