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致爹娘:當學運不酷之後、是我‧讓台灣走到這一步

懶人時報看什麼?致爹娘:當學運不酷之後、是我‧讓台灣走到這一步

【致爹娘:當學運不酷之後】

佔領立法院超過一星期,我知道,在許多人眼中,這場學運沒那麼酷了。

尤其許多像我一樣的中年爸媽,開始擔心,「究竟要亂到何時」、「快要期中考了呢」、「萬一又流血怎麼辦」,我知道,因為你們都在臉書上。

當佔領的新鮮感褪去,腎上腺素退潮,議場內充滿汗臭、哈欠與眼球血絲;是,學生運動並不那麼酷,它從來都是意志與肉身的對抗,對抗巨大百倍的權力機構,對抗鐵牆一樣冷硬的統治集團,對抗保守敵意的輿論氛圍。

無論如何,我並不悲觀。在三月十八日之前,我是悲觀的,國家出現治理危機、代議政治失靈、沒有連任壓力的總統獨攬黨政大權、行政權專擅橫行、民間普遍冷漠或充滿無力感。台灣空有民主外殼,卻坐在一輛沒有韁轡的失速馬車上;而我們束手無策,像是錯關冤判的囚徒,等著服完剩下兩年刑期。

三月十八日以後,我不那麼擔心了,因為看見深眠的民主肌理,一層一層醒轉。先講最表皮的第一層,以此照片為例,這是青島東路上的資源回收站,幾位年輕人不停整理可回收垃圾,幾乎無片刻休息。

我孤陋寡聞,有哪個大型群眾運動現場,不但垃圾集中不落地,而且詳細分類回收?

還有,哪個大型群眾運動現場,還未發生衝突,就有自發性醫療人員進駐?並寫下如此動人的現場觀察

再來,有哪個大型群眾運動現場,還沒有人被逮捕,就成立義務律師團,目擊並保護抗爭者,以免受到警察更殘酷的暴力?

除了這些保護者,你在現場會看到無數志工,管理物資、發放物資、輪值守夜、維持秩序,看到大學老師帶著學生席地上課,看到十數個共學家庭搭帳篷夜宿,看到學者主持的大型街頭講堂,自由聽講,免學分費。

他們讓人看見台灣社會的底氣,當國家有難,無數人願意挺身往前站,伸手張開一道看不見的結界,守護這株名為太陽花的奇花異卉。

他們都不是孩子,他們是具備自主意識的大學生,以及普通公民。頂多,你可以批評現場「太有秩序」了,不太像是抗爭。但是,請放心,現場一點都不亂,一點都不暴力,就算攻進立法院與行政院的學生,也都手無寸鐵,都未恣意破壞。

此刻,唯二值得擔憂的暴力,只有那些顯然有組織的飆車族,以及政府指揮的鎮暴警察。

第二個讓人樂觀的層次是,佔領立院後,「服貿協議」如此橫跨經貿、法律、政治、兩岸的艱澀議題,竟能引發廣大興趣,無論支持者或反對者,開始關注、主動搜尋並研讀資訊;即使訊息混亂,即使可能接收偏誤,至少我們重拾公民身分,將時間與精力花在公共事務上,舉證、論辯、傳散,而非含淚投票,射後不理。

驚喜的例子太多,有人根據官方資訊,製作「破解版投影片」,有人建立遊說立委的簡易標準程序,大學生逐字寫下經濟學教授的課堂講稿,社會學者以壯闊視角檢視我們的經濟生活(這幾個連結很有參考價值,都請看看)。

當然,在辯論過程中,難免友情受傷、親情緊張,但是,我們太少面對彼此的觀念歧異、價值落差,人權觀念的落差,民主價值的落差,國家願景的落差,發展取徑的落差;或許,這是一個理解與對話的起點。

第三個層次是,因為參與,因為理解與對話,我們的民主生活得以鞏固,得以在差異裡學習尊重,在交集裡尋找共識。即使過程痛苦,即使難免悲憤,我們誠實檢視民主的缺陷,認真思索共同的運命。

別忘了,就算我們解除臉書朋友,隔天醒來,仍然一起生活在這島嶼上,仍然有著難解的連結牽繫。

或許,這場學運不像第一天那麼酷了,但學生們開啓一道時代之窗,讓新鮮微風吹拂進來,歷史機遇在我們眼前展開。接下來,我們必須在日常生活中抵抗,在抵抗中學習,這從來不是風花雪月的輕鬆事。然而,我們重新承擔民主的後果,重新理解政治的真相,就像BBC這篇報導的結論:

「如果學生勝利了,這將意味著台灣進一步民主化,提供一個額外保障,讓人民而不是任何政黨,決定這個島嶼的命運。」

【補記:黃哲斌】
改寫自今日刊出的「天下獨立評論」,特別給那些擔心學運變質,社會動盪的爹娘們。

三月三十日星期日,島嶼的命運在街頭。「捍衛民主 退回服貿 3/30人民站出來!」。

Kemy Su是我‧讓台灣走到這一步

(很動人的告白,服貿議題讓人看到,台灣社會必須誠懇面對的世代心境。以下引述內文)
我今年三十歲,這是我第一次走上街頭,這是我對這個世代的虧欠,也是我對我國家的虧欠,我超過六十歲,也曾滿腔熱血的父母很擔心我,但這是我該走,卻遲了很多年的路,因為我害怕有一天,我的下一代會問我:民主危機的那一年,你在幹什麼?而我更害怕,我只能告訴她:
我在家裡狂按讚。(懶人時報

網路及廣告從業人員兩百人連署名單

(來自廣告界的聲援。以下引述內文)
文化廣告從業人員帶著近兩百人連署名單來到立院現場,表示兩岸服貿協議是他們應該面對與關心的,所以決定站出來表達他們的立場與態度。約兩百人的媒體廣告人連署名單包含雅虎奇摩、奧美廣告、國華電通、DDB廣告、JWT智威湯遜、不來梅網路、網路基因、奇禾互動等知名廣告總監、創辦人、企劃等相關人士。
五點聲明如下:
1.我們要向學生抱歉,也向學生道謝。對不起我們來晚了!
2.我們支持學生訴求: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
3.我們堅定相信,一個公民與政府所組成的國家可以包容不同的聲音
4.對於任何涉及兩岸的議題,我們希望表達台灣主體性價值』
5.一個國家的核心價值不光只有經濟(懶人時報

這樣看新聞,讓你成為媒體無法洗腦的人

(很棒的媒體識讀,而且商周網頁終於開放複製內文了,按一個讚。以下引述內文)
對日常生活中的新聞媒體產物,必須審慎以對。小心研究新聞報紙,注意報紙會怎麼去正面呈現某個國家的「朋友」,並且負面呈現該國的「敵人」。注意對比那些不怎麼重要的頭版新聞,和塞在內版的重要新聞。注意報紙如何忽視、或簡單處理那些重大的世界問題,卻特別強調腥羶色的新聞。
想像一下,如果是你的話,會怎麼改寫這些新聞報導,以求能拓展角度,或更公平地陳述議題呢? 把批判性閱讀新聞當成一個習慣,不要只是偶一為之。注意電視新聞節目會如何過度簡化一個複雜的問題,如何鎖定每一個可以煽情炒作的議題,並花費極大資源與版面處理那些能夠造成轟動的新聞(而非聚焦於有重要性或有深度的新聞)。注意它們通常是怎麼經由性與犯罪行為等訴求,創造及豢養出整個社會的歇斯底里。(懶人時報

拍攝孤獨死去的人所留下的房子

(有點陰森的照片,背後卻是重要的社會議題,也是台灣必須面對的。以下引述內文)
這些相片看似平平無奇,但多少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日文裡有一個字叫做Kodokushi,中譯為孤獨死,意旨一些人在家中遇上意外或某種病發,但因不能,或者沒有通知他人幫助而失救而死。攝影師Soichiro Koriyam所拍下的,就是這些孤獨死去的人所留下的房子。(懶人時報

我在這裡 共筆歷史

(想理解這場運動的朋友,請務必讀此文,驅動這群學生的,從來不是民進黨,而是國民黨。以下引述內文)
有媒體問我,這是不是台灣版的茉莉花革命。我不認同,這次行動,不該是任何的翻版對比,這是屬於台灣的學生運動。你開始回視,從2008年野草莓學運遍地開花的那一刻起,是這個世代台灣民主運動第一章第一頁第一個句點。這些年,苗栗大埔事件、王家都更事件、反美麗灣、年年的反核、反媒體壟斷……學生都不曾缺席,在數個行動中人際磨合,凝結默契,深根組織。因為野草莓,有了魏揚、林飛帆、陳為廷,有了目前組織核心的大家。然後另一邊,野草莓後的轉戰校園深根,有了頭前溪,有了激進筆記,有了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有了這場運動的核心組織。
有人又問,如何那麼快速的佔據立院後,能快速的組織秩序?但那不是偶然,是因為這個國家給了這個世代青年太多的機會,一起在街頭上一夜長大。學運發展的快速,少去了組織磨合時間,多了彼此默契和信任。你終於懂了,原來這就是「組織」。是生活的。(懶人時報

管碧玲公布影片 破壞行政院公物的是警察

【憤怒與究責】
我曾忝為社會記者,跑過三年中正一分局,自以為看過許多黑暗世界,看到文中這段影片,還是氣得發抖。
行政院當晚,擺明了是警方想栽贓給學生,同時預謀痛毆手無寸鐵的抗爭者。這是非法執法,暴力傷害,必須追究下令者、指揮官與施暴者的刑責,以及行政責任。
警察是國家的警察,不是行政院的警察,不是江宜樺的警察,警察的首要責任是保護人民,而非蓄意傷害沒有明顯危害的人民。
此事無關服貿議題,而是人權議題。
若你認為還不夠,這裡有現場學生中斷錄影之後,場外警察打人的影片
義務律師的目擊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