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交長表態北宜直鐵「不要了」?賀陳旦澄清:不是我的意見

準交長表態北宜直鐵「不要了」?賀陳旦澄清:不是我的意見
Photo Credit: 台北捷運公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媒體刊出賀陳旦斬釘截鐵反對北宜直鐵,賀陳旦簡訊澄清,是該媒體「自己下的結論當標題,我不對個別案件下評論,該報引述的不是我的意見」。

聯合報導,66歲的準交通部長賀陳旦,具備交通專業、政務歷練及人脈,更重視人文關懷、尊重環境土地,讓外界深信他在開發與環境間能找到一條不同的出路。曾在過陳水扁總統時代擔任過交通部政務次長的賀陳旦,如今再回到交通部執掌「大當家」一職,將面對機場捷運、北宜直鐵、松山機場遷建、國道費率等燙手山芋,雖然官方民間都看好他,但如何抵擋地方開發的壓力,將是他上任後即將面對最困難的挑戰。

新內閣第五波人事公布:葉俊榮掌內政部、賀陳旦接交通部

談交通建設

自由報導,不是給錢造路,才算是照顧地方!有「生態部長」之稱的賀陳旦強調「不必要的建設不用再做」,不如把花在水泥建設上的經費,用來補助地方公共運輸與觀光產業,讓資源的運用更加精準。賀陳旦指出,交通工程經費有七成用來徵收用地,且徵收土地之後地價往往變高,後續成本也會堆疊,並不合理。「建設越多,維護經費也多,1公里捷運要耗資50~60億,這筆錢夠讓地方開無數的免費接駁車。」

賀陳旦指出,過去的公路規劃思維,其實是排擠公共運輸發展,例如轉乘路線應該是樹枝狀的,但地方規劃的生活圈道路卻是格子狀的,越多的道路建設,誘使民眾去使用私人交通工具;公共運輸不可能是專車送到門口的「及門服務」,應該是共享與合作。

賀陳旦重視「使用者付費」,也將影響未來國道收費政策。過去連假高公局都會祭出國道夜間免收費手段分散車潮,賀陳旦主張應以調高尖峰時段國道費率等差別費率手段來進行調控,他再次強調「免費代表政府單位自廢武功」。此外,高速公路局擬將橫向國道納入收費、取消免費里程。賀陳旦提出,「真正該思考的是,若國道是使用者付費,為何東西向快速道路不用收費?」若要落實使用者付費,就不應該只收通行費,汽燃費隨油徵收才更該做。

交通元素包含了人、車、路,台灣多年來道路建設已飽和,過去交通部組織預算偏重道路建設,繞著道路、機場、海港打轉,卻沒有長期思維,「建了鐵路、捷運誰來營運?」他說,現已是數位化時代,可更精準掌握使用者需求,台灣需要的是「做好公共運輸管理」,在資訊、車班、票價上,設法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搞不好建設經費的零頭就可負擔。」

聯合報導,他以東部為例指出,無論北宜直鐵、蘇花改、花東快速公路,動輒就是上百億,「不是說這些建設完全沒價值,但在未經多元想法與需求評估前,這些錢花下去,對地方幫助是有疑問的。」賀陳旦不諱言,「一句話,你認為對地方繁榮有幫助嗎?」也許反而會帶來更多負擔和付出更多環境成本。並說「還沒有工程合約的案子,會審慎評估。」

至於花東普悠瑪一票難求,賀陳旦認為應透過實名登記讓花東返鄉客有購票的優先與折扣優惠,並在花東推行全民電子票券,透過實際數據了解民眾真正需求。而機場捷運通車遙遙無期,賀陳旦說,他會讓機場捷運朝「成事」方向前進,但並非盲目通車,必須優先考慮社會期待。

賀陳旦也認為Uber的問題值得深思,不能因為它不合法就不去面對。紐約計程車平均500人才有1輛,台灣計程車滿街跑,平均100人就有1輛,車多看似方便,卻對環境不好,對司機也不好。Uber來了也可以輔導既有業者轉型,提升競爭力。

談北宜直鐵、蘇花改

中時報導,蘇花公路車禍頻傳,希望蘇花改工程可納入東澳到南澳段,蓋直線、建隧道以降低車禍數;交通部也規劃用北宜直鐵縮短台北到花蓮的行車時間。賀陳旦29日首度對花東運輸瓶頸改善計畫表態,「北宜直鐵不要了!」他也不贊同蘇花改東澳到南澳段蓋隧道,賀陳旦說,砂石車才是蘇花公路行車安全的元凶,應檢討東部水泥產業存廢,而非花百億元蓋新道路。

賀陳旦說,東部貨運需求與水泥產業有關,蘇花公路一半以上都是砂石車,時常發生車禍,讓外界以為蘇花公路不安全,他認為東部水泥產業已供過於求,在台灣本地產值不高,大家應討論水泥產業是否要繼續做下去,而不是只單向思考認為,東澳到南澳段蓋隧道就能改善安全;他說:「正在興建的蘇花改工程繼續做,但納入東澳到南澳段,要認真檢討。」

自由報導,賀陳旦昨接受各報採訪時,雖闡明環保意識及對重大建設的看法,都先敘明「我不對任何個別案件表達意見」,今有媒體刊出賀陳旦斬釘截鐵反對北宜直鐵,賀陳旦一個早上都不接電話,深思熟慮後下午傳出簡訊澄清,是該媒體「自己下的結論當標題,我不對個別案件下評論,該報引述的不是我的意見,賀陳旦」。

蘋果報導,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午出席生態博覽會後受訪表示,北宜直鐵一事他和賀陳旦有很多討論,目前從台北南港到基隆七堵有大概48%運輸量是為了到東部,如果南港到基隆捷運線又從那邊再分出去的話,那台鐵應該可以變成捷運化。但這樣的做法有個併發症,那就是雙溪城市會變得很沒落,因為運量都不走那邊,暗指未來趨勢會直接從南港接基隆轉到東部。

談觀光

聯合報導,台灣去年突破千萬觀光人次,但幾個月來陸客人數不斷縮減,觀光恐面臨負成長,賀陳旦強調「交通部不需要再將千萬人次當成十字架掛在身上」,觀光旅遊業持續將團客成長當成唯一指標「太單方面」,留住偏鄉還存在的一點風光特色和純樸的人情味,才是台灣的本錢。

對於陸客縮減,他說,就像每個產業都會遇到風險一樣,「這不是誰的錯,這是一個大環境,甚至是政治環境,大家要共同面對」。但若中國連自由行的門也關閉呢?賀陳旦回答「這不一定要當成災難」,他說,過去當西班牙、法國的國外觀光人數5000~6000萬時,日本才800萬人次,但日本追求休閒生活的紀律、有良好產業支撐,「他們讓旅遊成為有品質的產業」。

賀陳旦表示,若千萬人次帶來的是削價競爭,或一條龍讓留在國內的產業成長有限,甚至人多導致景點擁擠、品質下降,追求觀光數字沒意義。台灣面臨全球化、產業快速轉型與人口外流,偏鄉必須設法讓在地跟特色、旅遊與產業結合。但這些地方不會自動吸引人,「假如不要動輒用水泥擴建道路,就能拿部分的錢來幫助地方交通、文史工作、經營網站、發展行銷。」

蘋果報導,賀陳旦強調,建設應該就事論事,必須檢視是否需要建設,因為大的工程建設很快就把財務消耗掉,假如把這些錢用來輔導觀光產業分配到地方,這才是交通部應該要看待的。網路的時代改變旅遊型態,人們出國都即早規畫,衡量便宜的機票、住宿或跟著節慶去旅行,更大膽追求深刻體驗,也因此偏鄉風光、純樸人情成為本錢,在小村裡吃在地食材、體驗旅遊,可更細水長流幫助在地經濟。

但目前國內生態旅遊等各觀光形式分散在觀光局、農委會、原民會等各部會,賀陳旦說,交通部要扮演核心串聯,前提是「不要當成追求人數的成長」。他說,「我們不能把陸客變回來」,但可以吸引更多元的族群」。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