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祭是策展團隊對理想世界的實踐」──Doris的大港記後記

「音樂祭是策展團隊對理想世界的實踐」──Doris的大港記後記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音樂祭裡的一切和你的內心展開對話,圍繞著我們的音樂、人物、景象、喧嘩、汗水、淚水,此時眼前所有發生的一切,接下來的日子裡都將會點滴改變著我們,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文:葉湘怡(Doris)

熬過了一個禮拜的陰雨綿綿,天空終於在禮拜六放晴了。鯉魚旗隨風飄著,人潮湧現,低沈的鳴笛聲響起。2016年的大港開唱開始了。歡呼、屏息、期待和興奮,在人群中像病毒般漫延流竄。這是觀眾及樂團們回憶的起點。對今年大港工作團隊而言,這則是在籌備數個月之後,令人最緊繃、但也是屏息以待的結局。

雖然多項前置作業在去年就已開始,但因應社會對總統大選的關注,我們捨棄了早鳥票和宣傳行銷上多段式的鋪陳,讓宣傳和售票作業在1月中旬才開始全面啟動,傾巢而出,雖然過程驚險,但最後仍達成了完售的歷史紀錄。

駁二是高雄非常具有指標性,也經營得相當好的文化園區,這幾年也不斷增建相關的建設以完善場域規劃;但拿來做為音樂祭的場地,就需要更多的想像力來構思各個舞台場景。德國Wacken Open Air,英國的Reading、Glastonbury或是日本的Fuji Rock、Rising Sun Rock等知名戶外音樂祭,都擁有完整大片空曠的腹地可以規劃;而日本的Summer Sonic則是由多個功能建全的綜合型場館、大型露天體育館搭配小型戶外場地建構而成。大港所在的駁二雖然不是為了辦音樂祭而醞生的場地,但換個思維,也許我們可以利用這樣的場域設計出意想不到的音樂祭舞台。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2015年的大港,我們首度推出了「屋頂上的舞台—出頭天」,觀眾的視野中除了眼前這些曲風溫和的樂團演出外,還能在微風吹拂下瞭望高雄港的景緻和遠方的八五大樓,我覺得這是在大港裡面「最幸福溫柔」的舞台。2016年,大港策展團隊利用港邊的地利優勢,加碼推出一個夢想了很久的舞台,一個「離開陸地的舞台-大雄丸」,兩天共6個班次,在DJ Mykal a.k.a. 林哲儀的操刀下,推出大港限定藝人組合(Rinn+黃小禎、推機+小民、阿山+虎神等等等),讓大海幫我們沿伸音樂祭的場域,創造一種全新層次的大港體驗。

雖仍一直擔心安全問題(船公司說包船趴體時有人曾嗨到跳海),但也因此把每班安全搭載人數、安全救護、措施、設備和保險等事項做了更謹慎的規劃。這次自己無暇登船,但聽到上船樂迷傳回來的反應都是「超好玩的」,在陸地上的團隊們聽了也相當振奮(比起完售,這大概才是辦活動的人最開心的時刻吧)。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我想,至今為止,大港應該是台灣擁有最多不同舞台地景的的音樂祭了(當然以前的野台也是)。一個音樂祭的樣貌,除了舞台上的國內外卡司以外,音樂祭的內在、傳達的故事,能夠聚集三五好友,在我們創建出的場景中,再堆疊出他們自己和樂團互動過程中專屬的回憶。這些獨一無二的經驗不斷加乘,創造出音樂祭在觀眾心中的位置。

經過這些年,以Line up為主要訴求來參與或舉辦活動,對我來說不再是唯一首選。自己在國外音樂祭演出時經歷的許多特別回憶,不單是看到了哪些樂團演出,更多是音樂祭裡呈現出的主題和氛圍。其中,各種小型主題攤位和村落最能吸引我的注意,例如世界最小夜店(跟一個流動廁所一樣小,一次僅能一人進入)、書法家的攤位(在音樂祭裡拿毛筆寫漢字賣字賺錢),還有音樂祭主辦人親設的音樂祭狗狗樂園(鼓勵搖滾客不只帶小孩,也可以帶寵物出來玩)。而我們自己也曾經在野台開唱推出過好幾年的「摔角台」,也曾跑去Jimmy & Wade的春天吶喊裡弄一個「全世界最小的鬼屋」(出來後外面還有道士可以幫你收驚)。

如果音樂祭只是搭好舞台、找藝人填滿時間,安排一些攤位,並不一定能夠成就出音樂祭的經典。從觀眾入場到出場過程中,不斷製造出充滿創意和精心設計的環節,我認為才是成就每個觀眾參與了一個所謂「好玩的音樂祭」的關鍵因素。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去年大港搞了一個傷心酒店(原本可能還想弄個大港檳榔攤,但後來因故沒完成),今年找來老朋友小白兔音樂來合作「小農合作社」,推出硬斗影展、路邊攤劇場(這劇場的劇碼真的讓人看得笑到哭);也找來當初拍阿桃神算的鬼才導演劉才煒,推出一個「湯牡雄」攤位,除了有台灣人最愛的夾娃娃(裡面有虎航的老虎娃娃,還有大港官方和演出藝人的週邊商品),也推出吃豆干配松茸藥酒來「向沈文程致敬」的比賽。

然而,致力於國民智識的提昇也是近年辦大港的理想之一,大港不只藉由節目場景讓觀眾找回人生樂趣,也同時讓觀眾認真面對人生議題。所以這兩年除了原來就有規劃的NGO議題村外,去年起增加了「大是非講座」,找來林飛帆、黃之鋒和何韻詩就前幾年風起雲湧的民主運動和同志議題深入探討。今年則是邀請了洪慈庸、林生祥等人,就台灣日益嚴重的空污和環境問題交換意見。議題村方面,去年以「人權」為主題,邀來司改會、AI國際特赦組織等,今年則以環保議題為主要策展內容。

愛因斯坦說:「一個人的價值不在於你獲得了什麼,而在於你貢獻了什麼。」金錢、享受和快樂,是一種獲得,但如果我們以人類歷史的視角來觀看現在的自己,會發現我們現在擁有的一切,從來就不可能憑空而來,它的存在挾帶著歷史長河裡前人後人的創造、犠牲與付出。大港開唱長期都在關注社會議題,議題村以及大是非講座裡談論的這些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情,正是構成我們思想和身而為人的一部份。我們在意、我們參與,當我們在音樂祭的每個場景裡放肆吶喊時,才能夠用盡全力感受生命的重量與美好。

然而,要稱作一個具有經典地位的搖滾音樂祭,很少能夠沒有戶外大型舞台的。無遮蔽的與天地自然接通,似乎最能觸動搖滾樂迷需要被解放的神經,因此今年我們在緊臨駁二的空地打造了一個久違的大港「大型戶外舞台-南霸天」,《人生》和《音樂》兩個大字輸出,一左一右霸氣的掛在舞台兩邊,直白甘脆。這是我們長年合作的美術總監張大師的點子。音樂因為自由而獨立,人生因為音樂而自由。

「人生」-這兩年來大港主打的標題,誠如大港的成長過程一樣,至今11個年頭共舉辦了8屆。如同任何一個生命會有的起伏,大港帶著自己的際遇,再度回到大家面前。和我們每個人一樣,即使每天披著同樣的姓名、綽號,但組成所謂「我」的細胞卻必然地持續在改變,每個消失的我和消失的昨天,成為我們繼續向前的養份。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這樣的體悟反映在我們這兩年規劃演出藝人的方向上。包括當年的謝金燕,這兩年的賀一航、沈文程還有徐懷鈺,他們演藝生涯經歷過的起伏,比起他們唱紅的歌曲,那深沈的人生意味讓我們更珍惜此時此刻所見。他們的名曲成為一個度量,藉由這些名曲,我們跨越了他們這些年的人生歷練,直到遇見了今年舞台上的他們。在面對彼此的時刻,也見到了他們賦予自己名號一個新的生命和定義。

新生命的開展不僅於此。閃靈從今年大港演出起,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滅火器今年回歸連唱兩天,在大港展現重生;新生代樂團中的草東沒有派對、血肉果汁機、巨大的轟鳴……等帶來亮眼的表現,召告新的時代到來。然而,即便是資深樂團,我也認為要用新的角度來領會其中的奧義了。

和一些人的解讀不同,我認為濁水溪公社不臭不髒,反而宅心仁厚,甚至是飽餐一頓後的一定要吃的甜點,非常療癒。還沒玩夠、還沒想透的,這一刻將成就你最後的滿足。感性時刻,小柯曾說到:「濁水溪永遠和弱勢貧窮和奮力打拚的底層台灣工作者站在一起。」或許,音樂的深度來自於人心的厚度,他們建立了台灣音樂史上最荒誕不羈的演出風格,攪翻既有秩序後,讓人看清問題的核心。

在《晚安台灣》一曲結束時,總是激起我更加期盼這個國家有一天能夠正視這片土地的根本問題,伸張更多公平正義,然後不分民族、階級地為所有人民帶來真正安穩的生活。

音樂祭是策展團隊對於心中理想世界的實踐,對我來說,它更像是創造一個世界、一種社會、一種境界;以音樂人來說,它如同寫歌一樣,是一個「創作」。在創作中,靈魂和精神是不可少的元素,它提供足夠空間讓參與者在裡面再創作,加寬、加深了音樂祭可能的意義和樣貌,如此循環,則我們開啟了讓音樂祭和參與者在生命頻譜上相互共振、共舞的某段時空。

當音樂祭裡的一切和你的內心展開對話,圍繞著我們的音樂、人物、景象、喧嘩、汗水、淚水,此時眼前所有發生的一切,接下來的日子裡都將會點滴改變著我們,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也期待未來台灣這個國家,無論是音樂祭或是樂團,能夠持續出現更多更好的作品,建立起更多讓台灣人引以為傲的音樂文化。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