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越南民眾抗議台塑鋼廠破壞海洋生態、人最大的貧窮是孤獨、百度害死了一個年輕人

懶人時報看什麼?越南民眾抗議台塑鋼廠破壞海洋生態、人最大的貧窮是孤獨、百度害死了一個年輕人
圖為5月1日在河內的抗爭。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死囚鄭性澤關14年 今獲釋

(十四年。轉自宋瑞文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犯下十三姨KTV殺警案的死囚鄭性澤,因台中高分檢認為兇手另有其人,而主動替他聲請再審,台中高分院裁准全案再審,今天下午提訊鄭性澤召開羈押庭,審視是否仍有羈押必要,合議庭庭訊後,裁定鄭性澤無羈押必要,僅將他限制出境。鄭性澤今將由檢方開釋票在看守所放人。

(中略)鄭性澤被這麼一問,當庭向審判長說:「我不會擔心別人眼光,我問心無愧,本來就是冤枉的,獲釋後會先幫家人務農。」他還說:「在裡面很多人幫我平反,我很感激,不會怨恨原審判我死。」但鄭性澤也說他拒絕具保,因為他在本案是被冤枉的。

檢方則說,本案應予鄭性澤無罪判決,所以無羈押必要。若要其他強制交保或責付,由法院審酌。

死刑定讞十年後 鄭性澤重回法庭:我沒殺人

鄭性澤母擺攤牽線 後悔介紹殺警犯給兒懶人時報

他勇揭林錫山涉貪 原因曝光

(官場現形記。轉自黃揚明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立法院前秘書長林錫山涉利用電腦採購案收賄近4千萬遭起訴,全案會被揭發,全因3年前資訊處分析師田志文一通檢舉電話,而談起這幾年工作被刁難、被整、最後被「冰」起來、考績還連續三年乙等,田志文兩度哽咽落淚說:「調查局終於還我清白,我孤軍奮戰,被資訊處集體制裁,沒人幫我講話。」

(中略)後來,他發現立法院預算比其他單位高很多,東西買的比人家貴、卻不比人家好,價格還都配合廠商,而且幾乎只有固定一家來標,其他廠商連報價都不來,「國家的錢,花得不痛不癢」。

這樣的情況讓田志文起疑,開始追查到底那個環節出問題,2012年10月,內部傳出要升任他擔任通訊系統科科長,他北調立法院資訊處先升任分析師,經手幾件招標案件,他習慣訪價擬出最有利的標案,卻不被長官接受。有一次再因招標價格、規格和當時的主管高振源起爭執,他質疑圖利廠商,主管嗆他:「你不一定會當科長、叫處長來、你去告呀…」,後來他才發現原來處長和高振源是同一夥,而他對是否升科長根本不在乎。

王金平說了這2字 意外揭林錫山藏2.5億懶人時報

越南民眾抗議台塑鋼廠破壞海洋生態

(牛牽到北京還是牛,台塑搬到越南還是台塑。轉自鐘聖雄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5月1日國際勞動節當天,越南首都河內及胡志民市發生民眾示威,抗議從4月初開始在河靜、廣平、廣治和承天順化四個沿海省份出現的大量海產異常死亡事件。示威者認為,海產死亡與台塑集團河靜鋼鐵興業公司(下稱「台塑河靜鋼鐵」)在當地排放廢水有關,並指責越南政府對事件反應遲緩。越南政府部門此前公布的調查結果稱,沒有證據顯示魚類死亡同台塑河靜鋼鐵或其他公司有關。

(中略)越南漁業協會主席阮越勝稱,大批魚類死亡現象對沿海地區水產資源和當地居民造成負面影響,當地居民不敢換水,而且遠洋捕撈水產品銷售緩慢。當地媒體表示:「旅遊業受到嚴重打擊,海灘滿是腐爛的死魚。海鮮餐館境況悲慘,商販擔心損失慘重。」

越南民間此前有輿論猜測,海產大量死亡與台塑河靜鋼鐵排放的廢水有關。但在4月25日,台塑河靜鋼鐵駐河內辦事處幹部朱春帆發表言論,稱越南應該「在捕魚與現代鋼鐵工業發展兩者中選擇其一」,這一言論引發輿論斥責。台塑河靜鋼鐵在26日緊急道歉,稱朱春帆的發言不代表公司立場。

築牆、積糧 越南台塑鋼廠氣氛緊張懶人時報

來表決要不要表決!挾「民意」 北市府再推新北投車站遷移

(有種預感,柯市長似乎打算只做一任。轉自孫窮理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5月2日,新北投火車站重組案再度舉行公聽會。會議中各方對車站重組於近原址處或七星公園中並未達成共識,雖數度交鋒,但交集不大。發言結束後,公聽會主席、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忽然表示將進行「表決」,但因文資團體議抗議,陳景峻在表決前先進行「是否贊成表決的表決」。最後,陳景峻表示現場贊成放置於七星公園中的人較多,會依此結果送市府文化局、都發局做考量。

(中略)2日的公聽會,北投幾乎所有里的里長都動員參加。里長們不斷強調交通改變造成的影響與危險性,建議新北投車站應重組於七星公園中;文資團體則強調文資的原址精神,並表示車站要擺在原址微調案的位置,才有可能重建鐵軌,取得文資身分。關於交通,文資團體表示應以車就人,從整體交通規劃來做考量。

發言結束後,陳景峻忽然表示「議程結束不代表這個案子就這樣結束」,接著將進行表決。文資團體抗議不符議程,陳景峻說,「這是行政裁量權」、「我要拿回去做建議不行嗎?」,並要「想要表決的請舉手」。但贊成表決的人數尚未清點出來,陳景峻看很多人舉手,就說「有贊成嘛」,直接針對新北投車站重組位置進行表決。(懶人時報

資源集中頂大 卻喊公平競爭

(轉自Hermes Hua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針對一○五高教危機,台大校長提出「大學存亡交給市場機制」、「讓大學教師可以開公司」的論調,令人遺憾。

這幾年國家對高教的預算有增無減,但所增之處大部分流至所謂頂大的學校中,其目的只在於去衝所謂的國際排名,這五年五百億的經費實際直接用於學生身上,讓學生提高其學習效益與能力者少之又少,若有者也不過其所謂領導培訓花錢讓學生去登山罷了。

大學市場機制在國外,原本是就是一個自由競爭生存規則,但國內長期保護幾個頂大的機制下,已讓整個高教資源過度集中於少數國立大學,這完全扭曲高等教育的發展,更失去自由公平競爭的機制。歐美的頂尖大學,並不依靠國家來扶植,哈佛、牛津等世界名校,無不是依自己學校經費來經營,靠的自己學校的校友回饋,或企業界的贊助,讓學校得以競爭生存。(懶人時報

斯米回不去(陳秀蓮)

(補休的勞動節,沒有假期的移工。轉自Ngo Tong-Bok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她不太談論在雇主家的遭遇,只說沒關係沒關係,我現在很好,我要找工作。找工作的過程起起伏伏,斯米總是開心的去面試,面帶愁容的回來。農曆過年後,她連續三天不吃不喝不睡,一心等著出國的社工姐姐回來,她說她的身體裡有一個姐姐,姐姐說有人要害她,不能睡著喔,睡著會死掉。姐姐就像一根浮木,可以拯救她脫離這個混亂。社工回來後,斯米進入沈睡,2016年2月21日住院,插著尿管每日靠點滴補充營養,失去了行動能力。她在病床上微笑著、搖手晃腦地說話。前後在精神病房睡了十天。

(中略)TIWA組織志工,聘用看護24小時的照護她,斯米的情況時好時壞,在跟不同人的對談裡,我們進一步拼湊出她發瘋前的處境,阿公會詢問她要不要跟他睡覺,雇主發脾氣的時候會抓她去撞牆,吃飯只有白飯配鹽。為什麼那麼喜歡姐姐?因為姐姐是帶她離開雇主家的人,只要跟著姐姐,就不會有壞事發生。

(中略)斯米是眾多發瘋的看護工之一,在大部分的雇主跟仲介眼中,這些發病的女工不是中邪就是在演戲,她們是沒辦法工作的累贅,很快就會因「無法勝任工作」遭到解約遣返。台灣的社福制度將最重殘病人的照顧責任轉嫁到移工身上,在沒有法令保障的狀況下,普遍長工時,承受照顧壓力及雇主壓力,導致工人出現精神異常的現象。台灣像斯米一樣的外籍看護工目前有229,629人,其中一半以上,來台三年沒有休假,每日工時十七小時。雇主要求勞工不能休假、不能外出、不能使用手機是合法行為。這是2016年的台灣。

五一勞動節:亞洲多個地區勞工舉行示威懶人時報

百度害死了一個年輕人:魏則西事件始末

(商業利益,企業倫理,網路識讀,捲動了一起令人深思的悲劇。轉自林雨蒼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今天中國的媒體為了一個年輕人的死亡而普遍哀悼。然而這名年輕人之所以過世,是因為他用了百度的搜尋,找到了排名第一的一間醫院去接受化療。問題是,這間醫院使用的療法還是已經被醫界淘汰的方式,而它之所以排名第一是因為投放了廣告。

雖然說商業公司拿錢接受廣告本來就是天經地義,不過根據中國的醫療法規,公立醫院是不允許投放廣告的。此外,這件事更彰顯了一個搜尋引擎、一個入口網站的商業利益底線問題。

(中略)魏則西是誰?魏則西是一個正值青春年少的大學生,身患滑膜肉瘤。他本應該在世間多生存些時日,享受這世間的快樂,但卻因為使用了百度搜索去尋找醫院,接受了百度競價排名第一位的醫院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的完全錯誤被淘汰的治療方法,並被保證至少可以多活二十年,但在花光了二十萬之後,病情迅速惡化,離開了世界。(懶人時報

不談「分擔」的分享經濟是耍流氓

(為何我拒搭Uber。轉自施典志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日前,香港歌手何韻詩在芬蘭旅遊時於分享型租房平台AirBnb上預定了一間用戶評價優秀的房間。不幸,何在留宿期間遭到男屋主的性騷擾,只能半夜獨自逃離並報案。AirBnb迅速回應,安排專門安全部門(Trust and safety department )進行調查並永久剔除當事屋主。盡管如此,這一事件再次曝露了分享型經濟的缺陷和尷尬。除了對用戶隱私、安全的保障力度有待提升,諸如AirBnb和Uber這樣的分享經濟平台,正越來越偏離其初衷——通過提升資源利用率而創造顯著的社會效益,而面臨著無視勞動者權益、逃避社會責任等「指控」。

(中略)在逃避社會責任的同時,對應的超額利潤卻並非總是——像這些企業宣傳的那樣——被「分享」給真正提供服務的勞動者。以互聯網租車的領導者優步為例,盡管優步一直宣稱其業務模式能提高勞動者的收入水平,然而真實的數據卻並不樂觀。有研究者指出,盡管優步司機得到的收入普遍高於出租車司機,但一旦算進用車養車成本,優步司機的實際收入很可能還不如出租車司機,且安全條件更差。更甚一步,優步在快速占領市場、形成實際上的壟斷之後,就開始單方面修改與司機之間的協議。例如一位西雅圖的司機透露,優步最初以每小時25美元收入吸引他加盟,最後他的收入卻一路降低到了每小時2.64美元。正如一位來自伯克利的研究者所說,臨時性、非全職的工作、通過中介雇傭或根本沒有雇傭關係,這些工作形式會嚴重損害勞動者在企業面前的議價權,從而導致勞動環境惡化:收入被壓低,勞動者不得不工作更長的時間。

壟斷企業拒絕分享的不僅是利潤,還有保護勞動者及消費者安全的責任。據美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的統計,出租車司機比從事其他職業的勞動者被謀殺的幾率高20倍以上。然而Uber和Lyft等提供分享租車服務的公司卻拒絕為司機提供任何保障。另一方面,當司機對乘客施以暴力、甚至當街開槍殺人,優步只是堅稱其針對司機的背景調查「非常可靠」,同樣拒不承擔任何責任。當越來越多的聲音開始質疑優步宣稱的安全性,優步的反應只是去掉了諸如「最安全的乘車方式」等宣傳詞,並將每次乘車時收取的1美元「安全乘車費」改為「叫車費」。風險仍然全在司機與乘客身上。(懶人時報

對於張景森貼文引發都更爭辯的一點想法‬

(都更與社會公義的詰問。轉自許哲韡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近年來,從土地徵收、區段徵收、都市更新、歷史保存、違建聚落..等一系列事件抗爭,起因當然是政府淪為政商金權門神胡搞亂搞,但其代價與造成的危機,不僅只是該個別計畫的抗爭衝突,更要命的是造成所有權制對整個空間規劃國家高權的挑戰、乃至否定!換言之,國家機器於空間規劃介入的必要性、正當性完全破產,公共性退場,所有權成為土地最高律令,市場與利潤成了唯一可信賴的信條。

(中略)對自詡為關注都更正義議題的個人或團體,我們必須誠實面對以下的立場與路徑選擇。是主張應結構性翻轉國家機器、資本主義生產體制方能讓都更取得真正救贖?亦或是承認要在「動態力量與對比」體制實現中尋求可實現的改良方法?如傾向後者(包括我),要省思的是,文林苑的教訓與代價,為何僅換來「官商勾結炒地皮」V.S「民粹都更推不動」這種缺乏同一語境的無效對詰?我的看法是,在利害/價值不同甚至南轅北徹的現實下,應設法讓都更爭辯從「何者是正義的方案」回到「怎樣是合宜的程序」。因應當前對峙,積極建構一個在資訊公開、參與討論、協商斡旋、乃至於強制發動等相對合宜的程序,才是各方要優先坐下來解決的要害所在。就高舉「公辦都更」大旗的小英總統與「柯比意(Le Corbusier)英雄夢」附身的柯P市府來說,更當如此,沒有「合宜的程序」,誰說政府就必然是公共利益的捍衛者!(懶人時報

穆希卡:物質不會帶來愛 人最大的貧窮是孤獨

(歐吉桑的忠告。轉自吳琬瑜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我們身上帶著各種問題。我們住在極度全球化的世界裡,我發現有兩個基本的問題。

第一是金融資本的爆發,「以貨幣為本」的生活方式正在大幅轉變。人們為了賺錢忙碌奔走。投機的模式帶來財富,不再是過去單純的生產模式。

第二則是更嚴重的問題。我們的文明世界缺乏統治能力。世界大幅改變,但是該怎麼解決呢?

各位年輕人必須和各種狀況搏鬥。重點不是沒有人能解決困境。人類只要團結,有組織,就能戰鬥,這就是合作、團結的意義。(懶人時報

模糊的面目(黃哲斌)

跑過幾年社會新聞,沒跑出什麼了不起的獨家,唯一收獲是,看見人性的複雜,以及善惡的模糊界限。

尤其是極大的惡,有時,你能輕易舉手指認;有時,你無法以言語描述,無法簡單二分。最可怕的是,有時,你發現它是你的一部分。

我最喜愛的小說家之一,格雷安葛林,他的墓誌銘引用布朗寧的詩句,在特定時刻,這些句子會自動浮現:

「我愛看的是,事物危險的邊緣。誠實的小偷,軟心腸的刺客,疑懼天道的無神論者。」(Our interest’s on the dangerous edge of things. The honest thief, the tender murderer, the superstitious atheist. )

下雨天的週日,推薦幾篇文章,以及一本書。

血是怎麼冷卻的: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

在台灣,隨機殺人的事件越來越頻繁,發生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儘管恐懼和焦慮感與日俱增,但對於加害者卻少有深度的描寫和探索。為此,端傳媒針對2012年12月在台南發生的「湯姆熊隨機殺人案」,進入看守所面對面訪問嫌犯曾文欽,同時走訪他的表姐、父親,爬梳判決書和精神病學文獻,希望從「人魔」這種平板印象裏,建構一個立體的曾文欽。希望在「他為什麼會變成一個隨機殺人嫌犯」這個巨大的問題上,給出一部分切中的答案。

自己的祖父母怎麼殺的下手? 日本記者與少年殺人犯通信 揭露問題家庭困境

《每日新聞》稱,據調查指出,少年長期遭受母親及繼父身體上的虐待,從小五到國二期間,每天都住在愛情旅館(ラブホテル)或露宿在外,住處不定,而後才搬到繼父公司宿舍。當地的管理員說:「他(少年)是個很有禮貌的孩子」少年曾就讀的免費學校工作人員則說:「他雖然不多話,但看得出來他很渴望與人交談。」

《每日新聞》記者於2014年年底一審判決後,開始與少年通信、會面。少年在今年2月下旬的信裡提到,他看了許多在一審判決時登出的報導,內容多敘述他坎坷的成長經歷。他說:「我想讓大家知道,社會上有許多像他這樣的出身貧困家庭,甚至是那些沒有上學、政府也無法掌握實際狀況與確定居所(居所不明児)的孩子。希望大家在日常生活遇到這些小朋友時,能多注意他們。」

你還記得15年前的「玫瑰少年」葉永鋕,是怎麼死的嗎?

例如有些人會告訴你,葉永鋕是因為「跌倒後後腦撞擊地面致顱內出血」而死亡,但如果你問我,我會跟你說,跌倒撞到頭是葉永鋕死亡的「過程」,而不是死亡的原因。葉永鋕的「死因」,是因為他不敢在下課人多的時候去上廁所,因為他害怕那些上廁所時可能會遇到的人。

葉永鋕死後第十一年,第九屆(2011年)的同志大遊行上來了超過五萬人,那個十月的週六下午台北市揚起了一道一道的彩虹旗,光彩奪目。

隔天,就讀新北市鷺江國中的楊姓男孩跳樓自殺。

男孩的遺書裡寫著,「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然後我們聽說,男孩疑似長期在學校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而遭到嘲笑,所以才選擇結束生命。

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

本書要探討的題目不只是犯罪與自殺,還想談已經瀰漫在當代文化中的無政府主義與自殺動機,以及一種因焦慮與攻擊性而導致的暴力現象。我在檢視大眾殺人事件的觀點,將特別聚焦在殺人行為中引人注目的意涵,以及其自殺的面向。

我在意的不是傳統的連續殺人犯,這些人是殘酷成性卻掩飾得很好的精神病,樂於看到別人受苦而死。我關心的是內心正在受苦而變成殺人犯的人,因為殺人對他們有雙重意義:一是表達他們想曝光的變態需求x二是尋找一個自我毀滅的出口,以逃離目前身處的地獄。我寫了趙承熙、哈里斯(Eric Harris)、克萊柏德(Dylan Klebold)與奧維寧(Pekka-Erik Auvinen)這幾個年輕人的故事,他們都是為了得到全世界的注意而殺害無辜大眾,然後自殺身亡。我也寫了霍姆斯的故事,只是自殺未果。

====================

抱歉分享這些沈重的文章,如果你對人性的苦難複雜毫無興趣,可以直接跳過,我完全理解。

無論如何,但願你不會想要戰廢死,那是屬於宅神級的膝蓋反應。(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