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由社會,我該有權力選擇自己是否要「拋頭露面」

在自由社會,我該有權力選擇自己是否要「拋頭露面」
Photo Credit: David Dennis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這項法案的通過,是否為了選舉討好右派黨民。不得不說,「臉」是人類重要的表徵之一,在信仰與現實的衝突上,該怎麼做到最好的平衡與配套措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奇慈飛

那天要去家裡附近的店家換錢;平常一個櫃台一個人,但今天三個男子擠在角落,眉頭深鎖,八成在商量什麼事。當我走進去時,他們不約而同地抬著頭看我,瞬間想通什麼似的。

「妳,來!來來來!」其中一個男子指著我說到。

「啊?我?」我一臉困惑。

這才發現椅子上坐了一個蒙面女,傳統地緊緊包著,只露出雙眼,觀察我們。

那個男子過去和蒙面女說了些話,並指指我。蒙面女轉頭過來盯著我,打量了一下,才點點頭。我又被推到小樓梯間,男子放我們兩人獨處,轉身離去。

蒙面女先是左右觀察了一下,再三確定沒人後,緩緩拿出護照給我,並且掀起她的頭巾。

我懂了!原來是要我當證人,核對此人身分正確,她才可以換支票。說實在,那時候有點被嚇壞了,何況他們濃眉大眼的,對我來講和照片長得差不多,隱約嘴邊有顆痣,我就草草點頭說是了!

不到三十秒的時間,這重責大任卻讓我覺得度秒如年。我點頭完後,蒙面女趕緊把頭巾蓋回去,我們這才走出去。外面的男子趕忙過來問我是否為同一個人嗎?我點點頭。他們好像鬆了一口氣,這才繼續去幫那蒙面女換支票。

儘管在中東有些日子,蒙面女孩的出現仍是會讓我留心多看一眼。

Photo Credit:  David Denni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David Dennis CC BY SA 2.0

那種全罩頭巾,只露出眼睛的,我們稱之為「Niqab」。自己和蒙面女孩談話時,整個談話我覺得很不舒服;談話的過程中,無法直視對方,不知對方的臉上表情、喜怒哀樂;一部分覺得敵暗我明,一部分覺得不被尊重。

曾經因為好奇而嘗試傳統黑長袍「Abiya」,黑色的大衣,寬鬆的將整個身體的曲線蓋住後,最後戴上「Niqab」 。看著鏡子中的成像,自己覺得害怕和彆扭;明明知道那個成像是自己,卻認不出來;自己在動作的時候,鏡子中有個蒙面女孩一起動著,怪有趣的。

訪問過幾位蒙面女孩,有些是因為家庭壓力,而將自己罩住;有些則是因為個人信仰和選擇,她願意將自己遮住。她認為,在自由開放的社會,她也有權力選擇她是否要拋頭露面。

蒙面女時常都是備受矚目,也有常見的誤解。

1. 他們這樣全部遮住,看得到東西嗎?

事實上「Niqab」是由兩塊薄布所組成;有點像是新娘的頭紗,若蒙面女想要將眼睛一起遮住,她就會把其中一塊往後撥,讓它可以遮住眼睛。薄布多是尼龍,所以都可透光看得過去。

2. 他們如何在公共場合吃東西?

他們會背向人群,然後將面紗微微地掀開,再從面紗下面將食物放進口中。之前看一家子在外面吃冰淇淋,炎熱的夏天看著蒙面女把面紗掀開又放下,一口一口地吃著冰淇淋。

3. 他們學校考試怎麼辦?老師怎麼知道誰是誰?

在突尼西亞,曾經因為學校禁止蒙面上課,而引發一場校園抗爭。而在約旦大學,蒙面女孩仍舊可以蒙面上課,但考試的時候,會請一位女老師專門檢查蒙面女孩,核對身分。

穆斯林女孩的頭巾,一直受到不少關注和紛爭。並非所有穆斯林女孩都圍著頭巾,而頭巾也非代表觀念保守,更不是所有穆斯林女性都將自己罩得緊緊,黑烏烏的四處移動。很多穆斯林對於蒙面也不盡是推崇,甚至覺得過於偏激。

這讓我想到三年前,法國吵得沸沸揚揚的議題「禁止任何人在公共場所蒙面」;這包含面罩、頭盔、安全帽、伊斯蘭蒙面(Niqab)等。當初這法條的用意,是為了便於在公共場辨別身分,達成公共安全保安之目的,但明顯的侵犯到人身自由。不論這項法案的通過,是否為了選舉討好右派黨民。不得不說,「臉」是人類重要的表徵之一,在信仰與現實的衝突上,該怎麼做到最好的平衡與配套措施?

若這情形在台灣呢?台灣人民會是什麼反應,政府又會怎麼做呢?

歡迎加入我的臉書粉絲專頁:蹲點阿拉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