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界大賊抑或羅賓漢? 追求全人類共享知識的艾爾巴金

學術界大賊抑或羅賓漢? 追求全人類共享知識的艾爾巴金
Photo Credit: Apneet Jolly,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天才黑客之死,一個盜版網站的誕生,背後的故事同樣跟知識傳播、共享的理念有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生於1988年、來自哈薩克的艾爾巴金(Alexandra Elbakyan)自幼已對科學有興趣,著迷於閱讀關於恐龍或演化等題目的書籍。她憶述︰「我還記得在讀蘇聯的科學書,為一些以往認為由神明、魔術引起的現象提供科學解釋。」

根據其LinkedIn頁面,她在哈薩克薩特帕耶夫國立技術大學(Satbayev Kazakh National Technical University)取得電腦工程學位。2010年她在德國協助一項計劃,研究如何把大腦跟電腦連接,起初她認為這個意念很吸引,但很快便感到實驗並非追求更高的目標。

其後她的興趣轉至「超人類主義」(transhumanism)——研究如何以技術協助轉化人類的思潮——並發現美國有一場相關的學術會議。然而她被拒發簽證,後來才勉強趕得及會議,並在夏天餘下的時間於佐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實習。

一個盜版網站的誕生

回到哈薩克後,辦簽證帶來的沮喪經驗讓她創立了Sci-Hub——目前為止最大型的學術論文盜版網站。

出版商設立的付費限制阻擋了學生及科學家接觸論文,而在Sci-Hub出現之前,要取得這些被阻擋的論文非常麻煩︰在Twiiter上貼出所需要的論文及電郵地址,並加上標籤 #ICanHazPDF,等待某家訂閱了相關期刊的大學有研究人員下載論文再傳回去。

她決定需要設立一個讓所有人分享論文的系統。她運用其電腦技術,以及聯絡其他盜版網站,Sci-Hub就此誕生。艾爾巴金希望能協助人們分享意念,她視Sci-Hub為這個夢想的延伸。她表示︰「期刊付費牆是完全相反的東西——令溝通更不開放和缺乏效率。」

在自由軟件、共享創意以至開放獲取論文均佔一席位的今天,艾爾巴金自然並非唯一一個想到這意念的人。

一位黑客行動者之死

參與開發RSS、Creative Commons以至Reddit的黑客行動者舒華斯(Aaron Swartz),2008年時曾經在PACER——美國聯邦法院的文件庫——大量下載文件,並將之公開。雖然這些文件不受版權保護,但一般民眾要取得文件,仍須付每頁8美仙的費用,而據報此系統盈餘高返1億5千萬美元。

技術專家Carl Malamud認為文件應該免費,呼籲民眾在圖書館免費從PACER下載法律文件,再傳到其網站Public.Resource.Org。為響應這個呼籲,舒華斯寫了一段程式碼,在圖書館下載了270萬份文件,再傳給Malamud。

其後聯邦調查局(FBI)就此事調查舒華斯,兩個月後結束調查,未有落案起訴。

Photo Credit: CNEX紀錄片影展

在2010年底至2011年初,舒華斯利用麻省理工學院的電腦網絡,大量從學術論文庫JSTOR處下載論文。沒有人知道他為何下載這些論文,他亦沒有把這些論文公開。以往舒華斯也曾下載一整個法律數據庫,然後分析法律研究結果及其贊助者之間的關係。

然而美國司法部不願意放過他,以電腦欺詐、非法從受保護電腦取得資訊等罪名控告。檢控方更刻意以多項罪名檢控,舒華斯面臨入獄、巨額訟費及罰款等壓力,拒絕認罪換取較輕刑期,最終在2013年1月11日自殺,終年26歲。

無法回頭

去年6月,全球最大學術出版商愛思唯爾(Elsevier)在美國入稟控告Sci-Hub,要求艾爾巴金關閉Sci-Hub並賠償損失。

對於愛思唯爾的訴訟,艾爾巴金表示︰「我已經無法回頭了。現在我要麼證明我們完全有權這樣做(分享學術論文),或者面對如其他『海盜』般被處決的風險」,她以舒華斯為例。

「如果愛思唯爾最終能中止我們的計劃,把它們迫進暗網,便說明了一個重要立場︰大眾無權獲得知識。我們需要勝過這些出版商,顯示這些商業機構正在做的事,從根本上是錯誤的。」

她並不接受商業機構可以利用研究人員的成果牟利——這些研究者通常沒有就其貢獻收到任何金錢,而成果卻被收起來,使學術界中不少人無法看到。「無論其收入地位,每個人都應該能獲得知識,而且完全合法。」艾爾巴金更指,知識能夠成為某些公司的私人財產這回事,對她來說「絕對奇怪」。

艾爾巴金寫了一封公開信給負責該案的法官,信中引用數學家高華斯(Timothy Gowers)在2012年前呼籲杯葛愛思唯爾的聯署,說明該公司以至整個行業的營運模式不為學界接受。在公開信的結尾,艾爾巴金提到他們不曾收到任何作者、研究人員的投訴,只有愛思唯爾不滿Sci-Hub免費散佈知識。

自2012年起,艾爾巴金在俄羅斯的國立經濟高等研究大學就讀。但據她透露,其神經科學的研究暫時中止,她獲得一所小型私立大學取錄,正攻讀一個科學史的碩士課程。她的論文題目關於科學傳播,更視Sci-Hub為研究的一部份。

舒華斯的《游擊開放存取宣言》最後提到︰

我們要搶回被收藏起來的資訊,無謂儲存在哪兒,我們都要複製、傳播。我們要搜集已脫離版權限制的資訊,也要將收費資料庫的資訊在網絡上公開。我們要下載科學期刊,再放到分享網絡。我們要以游擊的方式,爭取資訊開放。

唯有更多人加入,我們不只能宣揚反對知識私有化的訊息,更能使知識私有化成為過去。你會加入我們嗎?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