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Randy Rhoads:在沒有音樂辨識軟體的年代,我為了找一首歌而一頭栽進搖滾樂的世界

緬懷Randy Rhoads:在沒有音樂辨識軟體的年代,我為了找一首歌而一頭栽進搖滾樂的世界
Photo Credit: 擷自Youtu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RR,我開始進入金屬與搖滾的世界;因為RR,我明白身體的遺憾能讓人內心更加堅強偉大。

最近部落格不知道要寫什麼,想說不然來介紹幾位影響我至深的樂手好了。今天我想談談Randy Rhoads,是我最尊敬的一位傳奇吉他手。

我與RR之間的淵源得從還是個小屁孩時開始說起。距今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我在家裡亂轉電視看到那時候很紅的一部韓劇,也就是堪稱台灣的韓劇鼻祖《順風婦產科》。那時候看完只覺得是很好笑的一部電視劇,結果片尾曲一出來,我馬上被歌曲中的節奏與吉他solo部分簡單明確但撼動人心的音符所征服。那是我與RR,與Ozzy的第一次邂逅。

在那個連網路都還不發達,沒有SoundHound、Shazam、TrackID等音樂辨識App的年代,我瘋狂地想找出這首片尾曲的來歷,在周遭所有人都無解之後,我想到一個人。他是住在我家附近的一位鄰居的兒子,是一位寒暑假才會回家的大學生,那時候我對他的印象只停留在抽菸、長髮、玩樂器,以及其他鄰居對他的諸多負面評語「沒出息」「半夜彈吉他吵鬧的惡劣鄰居」等等。

有一天他在巷口聽著CD隨身聽,抽著菸,我鼓起勇氣與他攀談並且請求他的幫助,他先是不屑地笑了一下,說:「隨便吧,你放放看,說不定我也不知道。」於是我就拿出卡帶錄音機按下播放鍵,當〈Crazy Train〉的前奏一流洩出來,我看到他整個臉色都變了,馬上正色地熄了手上的菸,眼中充滿熱忱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

他丟下一句話:「你等我一下。」然後就走進他們家,過幾分鐘後拿了一張CD出來,對我說:「你想要知道的東西都在這裡面,你拿回去聽吧。」那張專輯,正是《Blizzard of Ozz》,一張打開我音樂之路的專輯。

回家之後,我整晚就是躺在床上聽著隨身聽,從〈I Don’t Know〉〈Crazy Train〉〈Dee〉到〈Goodbye to Romance〉〈Mr Crowley〉,一遍又一遍,那一晚的心情激動的難以言喻:原來這叫做搖滾樂!

之後的日子,我跑遍高雄各大唱片行尋找Ozzy的所有專輯,《Diary Of A Madman》《Bark At The Moon》等等,連帶的也愛屋及烏地接觸了1960年代末70年代初以降的金屬狂潮,如Black Sabbath、Quiet Riot、led zeppelin、Blue Cheer、Deep Purple、Iron Maiden、Helloween、Guns N’ Roses、Def Leppard等等,完全把整個人沉浸在金屬與搖滾的世界中,直到這時候,我都還不知道Randy Rhoads這位我所仰慕並且偷偷幻想長相的吉他手早已經離開人世20多年。

直到不久後網路開始比較發達,我開始上網閱讀有關RR的所有資料,就在我看到「1982年3月19日AM9:00,佛羅里達州Leesburg,一架載著搖滾界著名的Ozzy樂隊的吉他手Randy Rhoads的飛機,因駕駛員操縱失誤,撞向一棟房屋後發生爆炸。 Randy Rhoads成為了這場悲劇的犧牲者。年僅25歲就匆匆結束了華麗而短暫的一生!」我整個人傻了,腦袋完全呈現空白狀態。

看著網頁封面RR拿著他那把點點Karl Sandoval Flying V穿著黑色絲綢襯衫叼著菸的畫面,我不知道受哪來的力量驅使,強打著精神走到巷口雜貨店買了人生第一包菸,聽著〈Dee〉,留著眼淚,看著網路上所有有關RR的資料與故事,菸一根接著一根地抽。

從童年時期,小兒麻痺病史,到長大後只彈了一個riff就被Ozzy選中。RR巡迴時總是翻電話簿找當地的吉他老師學琴,到後來卻變成他在教那些老師卻還是照樣付學費給那些人。或者當時金屬界充斥著藥物與酒精時,他卻只是抽菸鑽研著他一心嚮往的古典樂。與Ozzy在巡演休息時四處泡妞嗑藥相反,他一如往常只是在飯店安靜的抽菸練琴,甚至在飛機失事前已經連續彈了4天4夜吉他的執著。

看著這些故事與資料,我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當下那天才真正認識RR但感覺我好像已經認識他很久了。縱使他過世的時候我連個細胞都不是,但感覺卻好像他陪伴著我一路成長一樣。

因為RR,我開始抽菸(但幾年後又戒掉了);因為RR,我開始進入金屬與搖滾的世界;因為RR,我明白身體的遺憾能讓人內心更加堅強偉大。因為RR,我對自己一心想要做的事情總是異常瘋狂地執著。因為RR,而形塑今天的我,這句話真的一點也不誇張。就算事隔多年以後,夜深人靜時,有時候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想到RR,還是會沉浸在他的音樂與無限緬懷中。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