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優異才是「模範生」?好人緣的他選上全校第一的「優良學生」,竟被取消資格

成績優異才是「模範生」?好人緣的他選上全校第一的「優良學生」,竟被取消資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兩天,幾個國二的學生跟我說,他們學校選優良學生,結果第一名當選的同學因為成績的關係,被取消了資格。

國三的孩子快考試了,課上起來有點趕,本不應該再花時間談別的。

但今天上課時心情有點差,還是忍不住跟學生嘮叨了幾句。

事情是這樣的。

前兩天,幾個國二的學生跟我說,他們學校選優良學生,結果第一名當選的同學因為成績的關係,被取消了資格。

我追問為什麼,孩子跟我說,這個學生雖然拿了全校第一高票,但是因為成績平均不及格,不符合「優良學生」的規定,所以被取消資格。

我不打算去細查那些規定,想想當年的「優良學生」選舉,「成績及格」好像確實是一個資格標準。

學校依規定行事,倒也不能去怪責他們。我真正難過的是,我們的教育體制畢竟難以跳脫某些思維框架,給予成績不好的孩子更多的肯定。

我不清楚這個被取消資格的學生實際情況如何,但揣摩他的心理,應該不會太好受。

這件事情談起來複雜,也必然牽扯非常多教育現場的艱難。

我知道,有些孩子不只成績不好,可能在學校也不太守規矩,甚至可能違反校規,如果這類學生因為人緣好被選為「優良學生」,可能有許多老師會感到難以和其他學生解釋,更遑論以此做為榜樣要學生學習。

可是,學校讓學生有投票權,親自選出「優良學生」的目的,真的是要去標舉一個學生作為表率嗎?

有時候,我很擔心我們太習慣去製造一些「楷模」,卻忽略了每一個學生都有著該被肯定的價值。

當然,這件事可能沒有那麼嚴重,我非常希望是我多慮了。

我也希望那個被取消資格的學生,就此一笑置之,別把這事放心上,別受傷了。

我多希望只是這樣。

可是,當一個孩子在課業上不能得到肯定,好不容易靠自己的人脈,選上了全校第一的「優良學生」,難道我們的教育不能給予任何一絲肯定嗎?

一點點就好,真的只要一點點就好。

有時候,就是那麼一點點,可能就此改變了一個孩子的一生。

我想起一個年紀大我二十多歲的大哥,在我住的地方附近賣吃的,幾年前因緣際會下慢慢熟了起來。

偶有空閒,我都會跟他聊他的故事。

他年紀雖然比我大得多,但總是很熱情地和我們稱兄道弟。

他常說,你們讀書人都好厲害,我們沒念什麼書,什麼都不懂。

他跟我說了他年輕時的故事,我卻久久不能釋懷。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這個朋友是更生人,但對於他誤入歧途的那段過往,我很少過問。

他說那年,剛退伍,剛認識一個女生,急於要和人家進一步發展,就夜半闖入了女生住的社區。

這一場鬧劇在吵醒幾個住戶後結束。

當下他連聲道歉、落荒而逃,隔天警察循著線索找上門,卻說他犯了竊盜罪。

警察搜索他的車子,在車上找出一百多塊的零錢。

「欸,這是你偷的對不對?我告訴你,你最好乖乖承認,不然,這場官司告下來,你就算傾家蕩產,賣了房子也不會贏。」警察威脅他。

大哥告訴我,他當時什麼都不知道,怕了,乖乖俯首認罪。一審被判了七個月,就入監服了刑。

他跟我說,在那之前,他以為警察都是好人。

入了監獄之後,在裡頭認識一群犯罪份子,幾個月之後出獄,這位大哥卻開始鋌而走險,開起應召站。

每個夜晚,幾萬塊幾萬塊地賺,從此再也不愁吃穿。

江湖這條不歸路,走上了,也就難以再回頭。

那之後他前前後後進出監獄幾次,一關就是十年八年,最後一次出來時,已經三十八歲了。

「如果不是為了我女兒,我再撩落去哪有什麼差?」他跟我說。

我突然發現,讓他真正痛下決心回歸社會的,不是那幾十年監獄的感化,而是來自兒女身上切不斷的那份親情。

可是,那些社會上早已沒有人期待他們回來的人呢?

我一直以為人關一關是會怕的,會反省的,會被感化的。但他告訴我,在監獄裡面一切都好,吃好住好,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尊嚴而已。

對許多受刑人來說,回歸社會後巨大的冷漠,讓他們無法重返正常生活。

慾望的門一開,槍械毒品隨著大把鈔票再次堆在眼前,嘿,再幹一票吧,大不了被關一關,幾年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然後,我們把這些人取了一個名字,叫做社會問題。

關起來,關起來,關給他死吧,最好槍斃了,眼不見為淨。

我看見一個小小的岔路,漸漸燒成一把難以熄滅的惡火。

每次想起這些,我總難免天真地想:是不是可以回到那些人的小時候,真真切切地關心他們一次,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我嘆了一口很長的氣,要學生好好準備考試。然後,如果可以的話,請關心身邊的每一個人,哪怕關心被糟蹋也好。

我跟他們說,至少你們還有試要考,有書要念,你們都是幸福的。

這個世界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黑暗。

但不要氣餒,千萬不要。

我很希望孩子們能夠聽懂這些,聽懂這個長長的、不怎麼好聽的故事。

這些被我們遺棄的、排斥的、隔離的所謂罪惡,曾經都是你我身邊那個需要關心的小孩子。

給他一點點,不用多。就算那些關心被踐踏、被無視,就算我們會心灰氣沮,但是還是要不停去給。

只要我們還給得起,就意味著我們比他們幸福多了,只要我們還給得起,這個社會就還有希望,不是嗎?

我好希望這一切只是我想多了,這個社會真的沒有我想得那麼糟。

我好希望,有那麼一天世界是這個樣子。

沒有一個人會被放棄,沒有一個角落,活該被遺忘。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