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美豬是台灣加入TPP的入場券」?美豬與TPP議題討論的四大迷思與謬誤

「開放美豬是台灣加入TPP的入場券」?美豬與TPP議題討論的四大迷思與謬誤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市場與自由貿易的規則應該由99%來決定,而非由1%決定。台灣人民當然不應接受市場規則由1%決定,何況是由美國的1%決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盧倩儀(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

在「美豬該不該擋?是否擋得住?」的攻防過程裡,有些重大錯誤認知可能嚴重誤導了社會大眾:

一、「若拿不出科學證據,當然就得開放」

這個觀念不是上帝給的、不是市場機制的必然、不是WTO要求的、更不是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的。台灣大可仿傚歐盟採取謹慎預防(precautionary)原則,禁止有相當疑慮但尚舉不出確切科學證據的產品進口。台灣不必屈就美國政府,把舉證責任扛在自己肩上。

科學研究及科學發現需靠時間經驗累積,更需有充沛資金來源。最有可能已握瘦肉精相關科學證據的一方就是藥廠,但如同強生爽身粉、石棉、菸草、戴奧辛、DDT、生煤、化石燃料、以及默克等各大藥廠隱匿科學證據不勝枚舉的往例所顯示,當科學證據擁有者同時也是獲利者時,研究結果未必得見天日。只要成功隱匿一天,就多賺得一天暴利。直到關鍵文件曝光為止,廠商隱匿科學證據可能長達數十年之久,期間成千上萬無辜生命因而隕落。

企業追求的是健康風險及成本的公共化、利潤的私有化。台灣政府沒有必要隨企業起舞犧牲大家健康,用台灣健保來補貼美國廠商。依照上述石棉、菸草、DDT、化石燃料等經驗來看,即便今天台灣拿出了自己的科學證據證明瘦肉精危害健康,美國廠商依舊能透過研究經費之提供請御用學者製造出10篇、20篇科學論文提出反證(可參考Maomi Oreskes & Erik M. Conway, Merchants of Doubt一書)。

因此真正務實的作法還是依循歐盟謹慎預防原則,將國人健康置於美國企業利潤之上。以國民健康為考量禁止產品進口不是在定人死罪,無需待罪證確鑿才能理直氣壯,因為沒有人會因為這項禁令而死亡。反之,科學不僅難以亦步亦趨追上事實,更可能遭利潤污染。政府傻傻以缺乏科學證據為由開放有疑慮的產品,才將造成成千上萬民眾失去健康甚至生命。

科學證據根本不是重點的觀察,也可從美國對待中國禁止美國瘦肉精豬肉進口的態度獲得映證:美國豬肉公會明白鼓勵會員進行調整,轉型生產不含瘦肉精的豬肉以打入中國市場;美國農業部甚至已經建立了「從未餵食乙型受體素標章」(‘never fed beta agonists’ certification)。中國市場龐大當然是關鍵,但科學證據究竟「是」還是「不是」禁止進口的重要依據才是重點;總不能對大國一個標準/說辭、對小國另一個標準/說辭。而台灣正是因為市場小,因此含瘦肉精美豬就算進不來也並不會對美國造成太大損失,政府何須急著賠上國人健康?

二、「開放美豬是台灣加入TPP的入場券」

「TPP入場券」是極端矛盾、強烈違合的用詞。我們不會為了爭取被綁票的機會,犧牲一隻手,也不會為了爭取被砍傷的機會,奉獻一生積蓄。TPP是一個連美國總統候選人都不敢背書、爭議極高的協定,台灣政府卻要義無反顧為了「爭取」參與這樣一個對社會可能傷害極深的協定而乖乖開放美豬。政府(國民兩黨皆然)對於TPP產生經過及背後黑幕毫無警覺(或毫不在意),埋頭就朝技術層面鑽研;見樹不見林的理解方式將導致台灣主權流失,經濟、民主、法治、環境、健康、食安、消費者權益、勞工全盤皆輸。

美國右手在洽簽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同時,左手也正在洽簽跨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協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在面對公民社會發展較健全的歐洲夥伴時,美國顯得客氣許多。然而即便如此,遠較TPP要迎合公民團體主張的TTIP仍引發歐盟民眾的憤怒。

日前TTIP談判秘件遭洩露,映證此類新型貿易協定果然充斥「大企業點菜、政府負責上菜」特色。一如TPP,TTIP的談判過程同樣黑箱,保密對象同樣僅止於公民社會而不涵蓋大企業。有權影響(甚至主導)談判的含美國肉品業在內的大企業,因此戮力要透過TTIP扳倒歐盟在保護環境與公民健康時所採納的謹慎預防原則,而被隔絕在外的公民則只能被動等待談判代表與大企業的發落。

為了扳倒謹慎預防原則,美國一方面緊逼貿易夥伴以聯合國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作為藥品殘留依據,另一方面卻委派極具爭議飽受批評的雀巢、可口可樂等食品大廠擔任美國Codex代表,當中嚴重的利益衝突致使Codex各項決定充滿爭議,缺乏公信力。當日前曝光的文件已經顯現美國左手拿著的TTIP與右手拿著的TPP,同樣是其國內企業透過政治現金、遊說、旋轉門強力運作的結果,台灣真的還是要義無反顧獻上環境、健康、勞工來滿足美國大企業的貪婪?

Photo Credit: 陳彥霖

Photo Credit: 陳彥霖

三、「自由貿易有得有失」

「台灣不可能整碗捧去」、「簽自由貿易協定總會有些產業贏、有些產業輸」、「產業要升級」⋯⋯。如果TPP只是造成A產業得、B產業失(甚至台灣養豬業垮掉),但國人整體福祉卻能夠提升的結果,那麼著實並無反對它的必要。然諾貝爾獎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明白點破:現今自由貿易體系所造成的得與失並非發生在不同產業之間,而是發生在1%與99%之間。

台灣貧富差距每況愈下,勞工生產力持續上升,薪資持續停滯,頂端人口稅賦負擔輕、逃稅容易,中低層人口反成撐起國庫的中堅。與美國政府一樣,台灣政府(國民兩黨皆然)篤信「下滲經濟學」(trickle-down economics):悉心呵護好企業、減輕其投資障礙、減輕其稅賦負擔、滿足其要求,自然會創造出工作機會、提升國人整體經濟水準。TPP在這樣的信仰背景下出現,國民兩黨不經思考討論就認定TPP必然帶來福而不是禍。

只不過「下滲」非但沒發生,從過去四十年的經濟數據來看,實際上真正在發生的反而是「上滲」(trickle-up);亦即底層人口努力的果實靜悄悄跑進了頂端人口口袋裡。Stiglitz認為這是經濟學家及政府未能將「財富」(wealth)與「資金」(capital)做區分的結果:企業因政府獎勵、減稅、各式優惠所省下的錢只有在用於創造更多產能的投資時,才是真正值得政府獎勵的「資金」(capital)。

當所省下的錢只不過造成了企業高層「財富」的累積(包含無法創造更多產能的金融商品投資),那麼政府種種呵護企業的政策不過成了財富重分配(窮人補貼富人)的工具(Joseph Stiglitz, Rewriting the Rules of The American Economy)。除了排山倒海的反證之外沒有與其預測吻合的證據支撐,「下滲經濟學」只能算是信仰而非理論。

TPP所依據的,正是這套信仰。表面上這套信仰膜拜的是不受操弄的供需機制,但一如Stiglitz在其書中所闡述,如今黑幕重重、資訊嚴重不對等的市場與自由貿易早已不再是由「供」「需」決定,而是由「規則」與「權力」決定。其堅決反對TPP與TTIP的原因就在於其認為在民主國家,市場與自由貿易的規則應該由99%來決定,而非由1%決定。台灣人民當然不應接受市場規則由1%決定,何況是由美國的1%決定。

四、「開放美豬不是當前執政者的錯,要怪就怪當初開放美牛」

美牛到美豬,可能存在著滑坡效應;美牛的開放使得阻擋美豬難度更高。這不僅不意味台灣就應該兩手一攤繳械投降,反而代表台灣對於1%所鍾愛的滑坡效應要有高度警覺。TPP支持者始終標榜該協議是「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協定,但「爭取市佔」與「提高標準」兩者間邏輯上根本的矛盾,在美豬爭議中一覽無遺:如同水往低處流,在唯價格是問的市場戰裡,低標準必然輕而易舉打敗高標準,此即所謂的「逐底競爭」(race to the bottom)。

早年的自由貿易協定尚不存在逐底競爭問題,因為當時所謂的貿易障礙主要是指關稅。當關稅降到近乎觸底之後,跨國企業便試圖將手伸進他國民主政治,以「非關稅障礙」為理由來影響民主國家立法。以自由貿易之名,各國競相將法規標準壓到最低,是人民的不幸,也是逐底競爭一詞的意義,這在美牛美豬爭議中展現得淋漓盡致。如果美牛到美豬存在著滑坡效應、今日的自由貿易又明顯具備逐底競爭特質,那麼即將上任的新政府就應該記取這些教訓並且提高警覺,避免為台灣的未來啟動更多的滑坡。

在怪罪前朝開放美牛的同時,民進黨內部出現「美豬可以開放但要明確標示」的聲音,殊不知在當前大企業主導貿易規則的情況下,一旦開放美豬,未來極可能連肉品來源標示都被指為歧視,這其實正是美國自身的慘痛經驗:經美國消費者運動奮鬥五十年後所贏得的肉品來源國標示(Country of Origin Labelling; Cool)規定,因遭WTO認定違法而廢除,致使美國消費者失去了得知所購肉品來源的權利。

美豬的開放會是一個明顯的滑坡,而TPP本身更是一個無底洞般的巨型滑坡。想像當台灣立法提高最低工資卻遭外資提告,只好撤法否則賠錢(埃及的例子);當台灣立法通過非核卻遭外資提告,只能摸摸鼻子擁核否則賠錢(德國的例子);當台灣立法加強煙害防制卻遭外資提告,只好作罷否則賠錢(烏拉圭的例子)⋯⋯這真的是台灣透過TPP所要追求的境界嗎?

TPP提供外資的投資爭端解決機制,正是上述案例中外資興訟索賠的管道。這套投資爭端解決機制對食髓知味的大企業而言是一塊新大陸,使用頻率屢創新高,政府可曾仔細評估,台灣一旦簽訂TPP,這套投資爭端解決機制將對台灣主權造成何等程度的侵蝕?

「擋不住」是失敗主義者(defeatism)的心態。無論是全球化、經濟活動的金融化、貧富懸殊的持續惡化、失去自由貿易原貌的掠奪式雙邊/多邊協定…,失敗主義者都可以用「擋不住」一語帶過。但Stiglitz認為,既然這一切都是人為蓄意造成而非自然定律,那麼這就是好消息,帶來希望,因為這正代表靠眾人的努力,99%必然能夠反轉由1%隻手遮天創造的不公不義遊戲規則。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