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就不科學嗎?淺介中西醫體系的互動與療法新嘗試

中醫就不科學嗎?淺介中西醫體系的互動與療法新嘗試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醫者仁心,中西不變,中國醫藥大學陳立夫先生曾言:「不管中醫或西醫,救人的方法,越多越好。」好比《大醫精誠》中符合傳統道德規範的中醫師,與醫界《希波克拉底誓詞》中的仁心仁術精神,都是一樣的。

文:林芳宇(中國醫藥大學中醫系肄業,現就讀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課餘專注於醫學教育之發展與學生權益之推動。)

筆者目前就讀於高雄醫學大學,僅對在學期間所見所聞與思考中西醫兩種不同體系的發展歷程和互動模式,以學生的角度撰文。

一、基本理論的差異

中醫基礎理論源自陰陽五行臟腑氣血外邪⋯⋯等,把人視為天地間的有機體,追求自然合一的完人狀態,如果以調氣、養生概念思考相對容易理解。診斷則是透過四診八綱,之後根據基礎理論進行辨症,再用中藥治療。

西方醫學由解剖、生理、病理、藥理⋯⋯組成,思考導向通常較直接(比如頭痛就使用acetaminophen,ZES就使用cimitidine,見註一),具有明確的病因、病位,然後進行治療,包含手術或直接投予化學合成藥物。比較少站在整體性的角度,好比中醫常藉由提升個體的整體免疫力,再來對抗病原,通常這也是西醫感覺比較容易見效的原因。

二、站在西醫的角度,為甚麼會有中醫不科學的說法?

1. 運作機轉

中藥的運作大都是依據經驗法則,甚麼方劑適合用在甚麼症狀,藥效作用的機轉並不十分明確;但西藥卻可以用受體、運輸蛋白、抗體等生理機轉明確解釋。當然,就筆者所知,目前還有西藥尚待深入探討,比如有時候從機轉理論上來看,完全相反的藥居然也會有效果,或是某些免疫制劑也是經驗用藥。

2. 理論本質

氣、經絡、脈象等這些感覺很玄的觀念,在古書中查閱或上課聽老師講解,筆者其實看不太懂,也沒辦法想像。通常透過跟診,實際接觸病人脈象的方式會比較能理解。沒錯,難以想像,沒辦法像solid tumor(實質固態瘤)或其他人體構造那樣,解剖刀劃下去就能看得到、摸得到了。甚麼樣的脈叫滑脈,查閱古書,「盤走珠」、「珠滾盤」、「荷葉承露」這些形容詞確實沒辦法清楚量化成刻度。比起西醫的診斷數據,中醫辨證的方式感覺可能就沒那麼科學化了。

三、近年來中醫在科學化上的努力與成就

1. 草藥

國內外很多研究是藉由萃取中草藥的成分,進行單獨試驗,找到單個有效成分作用的機轉,試圖解釋臨床用藥的經驗法則。

2. 建立診斷標準燈箱

關於這方面的努力,中醫界已努力很久。脈診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把脈象用由數學函數為基礎的儀器記錄,再進行分析。國內已有教授透過研究證實經絡的存在,而用WHO也有建立類似中醫資料庫的系統,譬如中醫術語的中英轉換翻譯標準。

四、現行中西醫結合治療的疾病

比較有名的大概就是SLE、AS等自體免疫疾病。個人觀察的結果是,西藥的副作用範圍滿大也滿廣的。就拿NSAID為例好了,抑制COX基因表現,不只免疫反應,消化道、腎、血液循環都會受到影響(註二)。

副作用不是反作用,只是符合作用機轉,但卻是我們不想要的作用罷了。當身體無法承受這些副作用的時候,也許副作用較少的另類療法就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說到替代療法,重病病患家屬又何嘗會放棄選擇可能的機會呢?

另一方面,有些天生體弱多病的人,經中醫診斷後進行體質調養,再搭配正常的生活作息,當事人覺得健康狀況改善很多的例子也不罕見。而中醫在重症治療中延長壽命甚至治癒的例子,在國內外其實也屢見不鮮。中醫在其他疾病的治療也正蓬勃發展中。

美國針灸與中醫基金會(AFAOM)就曾成功地與Montrose Clinic共同對愛滋病患者進行試探性的治療,貝勒醫學院用也曾用中醫在高血壓和B性肝炎進行試探性治療。而中國醫藥大學為全國第一所、亦是唯一的中西醫結合研究所,以發揚中醫學之精義並融合西方醫學為己任,建立中西醫結合的新醫學體系。

另一個特別想提出的是四診八綱的診斷方式。個人覺得望聞問切,特別是望診(就是看)和切診(把脈),用在西醫的診間會是很不錯的另類理學檢查的方式。同時中醫也很生活化,胃痛的時候推壓一下膀胱經,經痛的時候也有子宮穴,這些也都是很方便的方法。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五、選擇與時機

說到跌打損傷,筆者覺得這時候大家應該會去中醫診所推拿吧,然後再拿片草藥膏敷上去治療。但各位可曾仔細思考過,為何不去西醫診所?有可能覺得小題大作或不想接受西藥的副作用,當然也有可能覺得跌打損傷是中醫的專長,但實際情況有可能骨折了。

這只是一個比較誇張的例子,但當時的確有個中醫師跟筆者說過,西醫的物理或生化診斷有時是無法替代的。意思就是說,一位優秀的中醫師,必須有能力判斷病患的情況,遇到中醫較為棘手的問題時,該轉診的時候就要轉診。好比某些疾病,一邊使用另類療法,同時藉由西醫的檢測方式追蹤病程與藥物的效果,筆者覺得這是不錯的做法。

而在中西醫合併治療的重症中,以癌症為例,若中醫師能清楚理解西醫的治療歷程,適時在治療過程中發揮中醫特色,緩和副作用甚至達到治療的效果,對病患、家屬或醫師而言,都是令人欣慰的結果。

六、結語

醫者仁心,中西不變,中國醫藥大學陳立夫先生曾言:「不管中醫或西醫,救人的方法,越多越好。」好比《大醫精誠》中符合傳統道德規範的中醫師,與醫界《希波克拉底誓詞》中的仁心仁術精神,都是一樣的。


註解

1. Acetaminophen就是普拿疼(止痛藥),ZES是一種胃泌素瘤,是胰腺的非β細胞瘤,可分泌大量的胃泌素刺激壁細胞增生,而引起大量的胃酸分泌。cimetidine是一種抗胃酸的藥物。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