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禮夫人:大家都聽過的科學家,與她充滿波折的人生和感情路

居禮夫人:大家都聽過的科學家,與她充滿波折的人生和感情路
Photo Credit: thierry ehrman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瑪麗‧居禮是第一名獲頒諾貝爾獎的女性,也是第一名兩度榮獲諾貝爾獎的科學家。這名為科學界作出巨大貢獻的女性,卻在她有生之年因其性別、族籍和經濟地位而屢屢遭受歧視、排斥和打擊。

文:鍾武凌(出生於馬來西亞吉打亞羅士打市,霹靂怡保市長大,2014年考獲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學博士,現為馬來亞大學高級講師。她的畢業論文是關於華裔印尼人在後蘇哈多時代印尼的民主化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除了華人社會,其研究興趣也包括政治社會學、族群關係以及印尼和馬來西亞社會與政治。)

瑪麗‧居禮(Maria Skłodowska-Curie,人稱Marie Curie)或「居禮夫人」,是第一名獲頒諾貝爾獎的女性,她也是第一名兩度榮獲諾貝爾獎的科學家。瑪麗開創了放射性理論,發明分離放射性同位素的技術,以及發現兩種新元素,即釙(Polonium)和鐳(Radium)。可以說,如果沒有瑪麗的研究成果,就不會有目前用來治療癌症的放射性療法。

瑪麗也是一名看淡功名,從不為名利所腐蝕的科學家。她與同為科學家的丈夫皮耶‧居禮(Pierre Curie)在發現和提煉出鐳後,選擇毫無保留地公開研究成果,這包括製鐳的方法。鐳工業因而很快就在世界各地發展起來。

然而,這名為科學界作出巨大貢獻的女性,卻在她有生之年因其性別、族籍和經濟地位而屢屢遭受歧視、排斥和打擊。

瑪麗於1867年11月7日出生在波蘭華沙(Warsaw)一個書香世家,父親為一名中學老師兼副學監,母親原是一所女子學校的校長,但後來為全心照顧家庭而把工作辭掉。瑪麗在家中排行最小,她一共有3個姐姐和1個哥哥。

在瑪麗出生時,波蘭已被俄羅斯帝國佔領。在沙皇的霸權統治下,波蘭人淪為亡國奴,他們不被允許學習波蘭文和波蘭歷史,而只能學習俄羅斯文和俄羅斯歷史。但在瑪麗的學校,老師們經常偷偷私下教導學生波蘭文和波蘭歷史。

父親是名愛國者

瑪麗的父親是一名正直的愛國者,他曾因為本身的愛國精神而遭受俄羅斯人的無理迫害。有一次,俄羅斯督學無理指責瑪麗父親學校的一名學生,說他的作文中有「波蘭性語句」,瑪麗的父親看到了,就忍不住為學生辯護,督學因而深感不滿。之後,校方撤銷瑪麗的父親副學監一職,減少他的薪水,並要他與家人馬上從校內宿舍搬走。

瑪麗全家搬入一所廉價住所。為了養活全家,再加上瑪麗的母親不幸患上肺癆病,瑪麗的父親招收了10多名寄宿生。除了供他們食宿外,瑪麗的父親下班後還得為他們補習功課,以賺取更多收入。因此,瑪麗童年時的住所總是吵吵鬧鬧的,非常熱鬧。

然而,這個家庭仍屢遭厄運。在瑪麗8歲時,家中一名寄宿生得了斑疹傷寒(Typhus),並傳染給瑪麗的大姐和二姐。結果,二姐雖然後來病癒,但大姐卻不幸病逝。兩年後,瑪麗的母親也因肺癆病而離開人間。

瑪麗的父親是名無神論者,而母親則是虔誠的天主教徒,瑪麗童年時曾跟隨母親信仰天主教。在母親和大姐病重時,瑪麗常上教堂祈禱,祈求上帝治愈兩名至親,但在她們病逝後,瑪麗覺得上帝不公平地讓那些不幸的事情降臨在她身上,因此她對宗教已不再像之前那麼虔誠,在成年後也對宗教不太熱心。

自小聰穎和用功

瑪麗從小就是一名相當聰穎和用功的學生,她的數理科成績遠比其他同學優異。她在15歲時以第一名的成績高中畢業,並獲得一枚金質獎章。然而,當時的波蘭大學奉行性別歧視,拒絕招收女生。因此,瑪麗雖然成績優異,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她卻無緣在自己的家園繼續深造。當時的波蘭女子若要繼續升學,只能選擇出國,然而出國留學需要一大筆開銷,因此一般的家庭是難以負擔得起的。

除了瑪麗,瑪麗的二姐布朗斯拉娃(Bronisława)也是一名成績優異的女生,她有志修讀醫學系,將來成為一名懸壺濟世的醫生,但她也同樣因波蘭大學的性別歧視而無法在自己的家園升學。布朗斯拉娃曾想過前往法國巴黎大學修讀醫學系,但卻因家中的經濟問題而遲遲無法如願以償。

瑪麗跟布朗斯拉娃的感情很要好,她也認為後者比自己年長,應該儘早升學,因此決定先擔任數年的家庭教師資助二姐的學費,待二姐畢業後,再來資助自己升學。在瑪麗的資助下,布朗斯拉娃終於得以前往巴黎大學一圓升學夢。

在家庭教師介紹所的安排下,瑪麗於1886年前往偏遠的鄉下,擔任當地糖廠老闆的家庭教師。糖廠老闆供她食宿,瑪麗除了負責為老闆的孩子補習功課外,平日也須幫忙處理一些家務。老闆全家對她很好,他們經常把她介紹給親友,並稱讚她有教養、有學問、得過金質獎章、父親是知識分子等等。老闆也允許她從糖廠借閱一些物理學、生理學和社會​​學的書籍。

長子對瑪麗一見鍾情

然而,這個善良的家庭骨子裡卻非常守舊,階級觀念尤其濃厚。當老闆的長子從外地返鄉休假時,他對瑪麗一見鍾情,深深愛上了她,而瑪麗也對這名年輕的大學生懷有好感,兩個人因而談起戀愛。然而,當長子對父母提出要跟瑪麗結婚時,兩名老人家卻暴跳如雷,氣得不得了。他們認為,瑪麗再怎麼好,也不過是一名在別人家幫傭的女子,他們認為長子應該尋找一名富有高貴的女子作為結婚對象。

由此可見,在這個家庭眼中,瑪麗就算是個聰穎盡責的家庭教師,她始終是個下等人,他們是絕對不會接受瑪麗成為家中的一分子。老闆的長子雖然深​​愛瑪麗,但他始終沒有勇氣反抗家庭、抗爭命運,兩個人的戀情因而無疾而終。

4年後,瑪麗擔任家庭教師的合約期滿,她終於得以從這噩夢般的生活中逃脫出來,回到華沙。不久後,遠在巴黎的布朗斯拉娃給瑪麗寫信,說她快要跟一名醫生結婚,並勸瑪麗隔年前往巴黎深造,她可以住在他們家中。瑪麗過後於1891年告別家園,前往巴黎大學修讀物理學,開始了她盼望多年的留學生涯。

付出比別人更大努力

瑪麗雖然之前曾學過法文,但在留學初期,她發現自己的法文程度並不如自己所想像中的那麼高,有時聽課時竟會連整個句子也聽不懂。她的物理和數學基礎也遠遠比不上其他同學,因此,她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大的努力。

為了能充分利用寶貴的時間溫習功課,瑪麗不久後說服了二姐和二姐夫,讓她在大學附近租一個小房間獨住,這樣她不但能專心讀書,也能節省搭車費和乘車時間。

瑪麗所付出的努力並沒白費,她在1893年7月以第一名的佳績考獲物理學碩士學位。瑪麗本想再考取一個數學碩士學位,但她的積蓄已全部用光,因此幾乎要放棄繼續深造的念頭。

然而,瑪麗在波蘭的一名友人相當熱心,他說服華沙當局給瑪麗頒發「亞歷山大獎學金」,讓她得以重返巴黎大學深造。瑪麗是一名知恩圖報的人,她在畢業數年後歸還獎學金予亞歷山大獎學金委員會,這令有關委員會的成員大吃一驚,因為從來不曾有一名學生歸還獎學金。

瑪麗在巴黎攻讀第二個學位時,與一名講師共同從事一項物理研究,但後來卻因實驗室的空間無法容納她所需的各種金屬樣品而出現困難。為了協助瑪麗尋找適合的研究場所,一名物理學家把她介紹給一名法國青年科學家皮耶‧居禮,也就是瑪麗後來的丈夫。

與皮耶‧居禮結連理

瑪麗和皮耶互相欣賞彼此的個性、價值觀與才華,因此在不久後成為情侶,並在1895年共結連理。兩人共育有兩個女兒。

兩夫婦專注於科研,從不與媒體有過多的交流。瑪麗婚後承擔所有家務,包括做飯燒菜。為了不耽誤科研工作,瑪麗經常只准備簡單的菜餚。所幸皮耶並不挑食,也不介意享用瑪麗所準備的簡便餐,兩夫婦才一直得以維持美滿的婚姻和密切的工作關係。

正如前述,瑪麗與皮耶於1902年發現及提煉出鐳,一種能夠治療狼瘡和某些癌症的化學元素。兩人是足足花了3年9個月的時間才成功提煉出鐳。由於兩夫婦認為他們不能因為金錢而違反科學精神,因此從未申請提煉鐳的專利。此舉深深體現出兩人看淡名利以及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崇高精神。

瑪麗在獲得諾貝爾獎後再次體現其知恩圖報的精神,她除了把部分獎金贈予二姐夫婦以及給親友購買一批禮物外,也資助一名曾在波蘭幫過她的法國女老師重遊法國。這名昔日的老師對此深感受寵若驚,激動得不曉得該如何感謝瑪麗。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居禮夫婦。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獲巴黎大學博士學位

1903年6月,瑪麗通過了其博士論文,考獲巴黎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同年12月,兩夫婦由於發現和提煉鐳而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次年,皮耶被巴黎大學聘為物理學教授,而瑪麗​​則被聘為實驗室主任。

然而,天有不測之風雲,皮耶於1906年的一個雨天中因在馬路上滑倒,而不幸被一輛馬車的的輪子輾碎頭顱而逝世,遺下瑪麗和兩名年幼的女兒。

喪偶的瑪麗悲痛欲絕,這個打擊對她實在是太沉重了。但瑪麗並未因而沮喪,相反的,她應巴黎大學的聘請,代替皮耶擔任物理學教授,繼續完成丈夫未盡的事業。

瑪麗的生活負擔變得更沉重了,她不但得養育兩名年幼的女兒,還得在科研上孤軍作戰。在皮耶去世4年後,瑪麗跟一名比自己年輕5歲的同行保羅‧朗之萬(Paul Langevin)日久生情,兩人曾同居一段時期。保羅也是皮耶以前所教過的一名學生。然而很不幸的,保羅當時已是有婦之夫,但因跟妻子的感情欠佳而暫時分居。

保羅的妻子雖然當時已跟丈夫分居,但她仍然無法容忍別的女人介入他們的婚姻。她甚至將瑪麗給保羅寫的情書交給報館,結果這段婚外情就被媒體揭發開來。

被暴民襲擊其住家

瑪麗被一些憤怒的法國人標籤為「波蘭蕩婦」,一群暴民也襲擊其住家,並向其住家扔石頭。瑪麗不得不和女兒避居朋友家中。保羅之後也跟瑪麗分手,並回到妻子身邊。

在1911年,瑪麗因在化學方面所作出的貢獻而獲頒諾貝爾化學獎,她也是第一名兩度榮獲諾貝爾獎的科學家。據悉,在頒獎前夕,有人曾給她寫信,勸她謝絕這個獎項,但後者卻斷然拒絕這種無理要求。有關瑪麗的流言蜚語在她第二次獲得諾貝爾獎後才逐漸平息下來。

我無意為瑪麗介入別人婚姻之舉辯護,只想指出當時不少譴責瑪麗的人在這件事上持雙重標準,他們一味指責瑪麗破壞別人婚姻,卻沒對這段婚外情的另一名主角保羅作出同樣嚴厲的指責。

此外,另一同時期的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風流成性,結過兩次婚,並在婚後繼續跟多名女人交往,當時不少歐洲人都知道這件事,但他們都不曾對愛因斯坦作出嚴厲的譴責。而瑪麗之所以遭到如此嚴厲的譴責與攻擊,只因為她是女性。正如瑪麗的一名學生所言:「如果瑪麗‧居禮是個男人,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居禮夫人與女兒艾琳(Irene),1927年,巴黎。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祖國波蘭終獲獨立

堅強的意志力使瑪麗最終振作起來,她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在靠近前線之處設立X光檢查站為士兵服務,並培訓100多名專業人員。戰爭結束後,瑪麗最熱愛的祖國──波蘭獲得了獨立。

由於長年研究放射性物質,瑪麗的身體受到了侵害,她在晚年罹患惡性貧血症,最終於1934年7月4日與世長辭,享年67歲。

為了紀念瑪麗和皮耶在科研上所作出的貢獻,科學界以兩人的名字為3種放射性礦物質命名,即矽鎂鈾礦(Sklodowskite)、板鉛鈾礦(Curite)和矽銅鈾礦(Cuprosklodowskite),而法國和波蘭則宣布2011年為「居禮夫人年」。

總而言之,雖然瑪麗生前曾涉及桃色糾紛,但她的確是一名不可忽視的科學家。這名一生中不斷遭遇種種挫折與打擊的女子能夠排除萬難,為科研作出巨大貢獻,誠屬難得。瑪麗‧居禮的確是值得人們景仰的楷模。

本文獲當今大馬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林佳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