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聯準會主席世紀大對談:美國沒有泡沫經濟、人民幣不會威脅美元

四位聯準會主席世紀大對談:美國沒有泡沫經濟、人民幣不會威脅美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美國聯準會發言時,全世界都在聆聽。那麼,當四位聯準會主席同時發言呢?你更不能不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敏靜|財訊雙週刊 第501期

4月7日,現存的四位美國聯準會主席(央行總裁)首度同台座談。這4人在過去37年來主宰著美國貨幣政策。這項空前(也可能是絕後)的公開活動,讓這個嚴肅、神祕的機構多了幾分人味。現任主席葉倫(Janet Yellen)負責解釋美國經濟與利率決策,柏南克(Ben Bernanke)、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與伏克爾(Paul Volcker)三名卸任主席則吐露掌握全球財金大權的甘苦談。

促成這場盛會的機緣是非營利組織紐約國際學舍(簡稱I-House),為了推出「伏克爾傑出演講人計畫」首場演說,而邀請這四位主席與年輕學人座談。國際學舍面子這麼大,是因為伏克爾曾任該董事會主席長達14年,目前為名譽董事。座談主持人扎卡利亞(Fareed Zakaria)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知名國際新聞節目《Fareed Zakaria GPS》主持人,也是國際學舍董事。

甫慶祝90大壽的葛林斯班並未親自到場,而是透過講台右側的大螢幕,在華府現場連線。

葉倫:美國沒有泡沫經濟

這四位主席任內所經歷的美國經濟狀況極為不同。伏克爾於1979年上任時,美國面臨兩位數通膨;葛林斯班1987年接棒,美國經濟繁榮,美股在九○年代享受超級牛市;柏南克上任兩年便遭逢金融海嘯及大衰退,開啟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時代;葉倫如今則要解決讓QE退場的難題。

在這場一小時的座談,主席們對美國升息決策、退場機制、政治獨立性及美國貨幣政策的全球影響,做了深入淺出的說明。前任主席並暢談當年承受市場批評的心境,刻畫出美國央行總裁人性化的一面。

座談一開始,葉倫首先回答美國經濟是否如某些總統參選人所說的面臨泡沫?她表示,美國經濟已從金融海嘯復甦,勞動市場穩定恢復,過去1年多來、每月平均增加22.5萬份工作,失業率目前為5%。通膨率這幾年雖然低於2%的理想水準,但聯準會正在努力。她指出,油價下跌與美元走強,造成低通膨的原因是暫時的。

聯準會也密切觀察任何金融不穩定的徵兆,像是資產價格偏高,財務槓桿升高與信用快速成長。儘管低利率可能助長追求收益,她並不認為美國存在泡沫經濟。

談到升息,包括前財長桑默斯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及《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家沃夫,都認為聯準會去年12月開始調升利率是一項錯誤。但葉倫指出,當時升息決策係依據兩項標準,第一是勞動市場顯著進步;第二是他們合理相信通膨率將在中期回升至2%;去年12月,聯準會認為這兩點均符合,因此決定升息。

葉倫說,貨幣政策沒有預設劇本。聯準會各決策官員每3個月提出經濟預測及合適的政策方針,但升息絕對沒有設定好路線。在美國經濟持續成長下,未來進一步升息是合理的。可是,她強調,由於金融危機後遺症,全球成長疲軟和強勢美元等原因,未來將走向所謂「中立利率」,亦即不過於刺激也不過於壓抑經濟的短期利率,將是相當低的水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柏南克:聯準會救市還有招

接下來,主持人向柏南克提問,全球每隔7、8年就會出現經濟衰退,而美國這波復甦已持續7年,就統計上來看,可能將發生衰退。以往當美國衰退時,聯準會大致降息3個百分點做因應;但現在沒有了降息空間,若是經濟衰退怎麼辦?

柏南克表示,每年發生衰退的機率都約10%或15%,復甦持續7年並不表示一定會陷入衰退,他看不出任何理由讓今年的衰退機率會高於前1、2年。

柏南克不否認,若是明後年美國發生衰退,聯準會的降息空間確實不多。但他補充兩點,第一是過去10年,央行除了降息,還有其他工具,像是和市場溝通及前瞻指引,對寬鬆政策很有幫助,所以,聯準會並沒有耗盡彈藥。第二是不能光依賴央行與貨幣政策,當央行被逼到極限,即需要財政政策等配套方案。他認為,大家都有錯誤印象,以為只有央行才能挽救不景氣。

接著,葛林斯班就政府是否應撒錢對抗不景氣發表評論。他認為,現在的大問題是,過去5年來主要國家的生產成長率每年都不到1%,經濟合作開發組織(OECD)、歐盟和美國都是如此。如果沒有解決生產力問題,就不會有重大進步。而生產力下降是因為世界各地的資本投資大幅減少,占經濟成長率(GDP)的比率已遠低於長期水準。

因此,他也同意,不能依靠貨幣政策來解決這種現象,這基本上是財政問題。他還表示,泡沫或衰退都不是美國的大問題,主要還是長期經濟成長的問題。

在問到QE退場時,柏南克笑著回答說幸好他不必做。葉倫笑著接話說,「他都推給我了。」柏南克正色說,退場應該不會造成問題,因為聯準會不打算拋售先前購入的債券,而是會等到債券自然到期。

葛林斯班:問題在生產力

接下來,主席們被問到大權在握的感想。葛林斯班任內美股牛氣沖天,被稱為「好日子的上帝」,華爾街在他生日時還會吃蛋糕慶祝。他笑著回答,他很難為情,但也很感謝。

伏克爾則不同,八○年代初期,他大幅升息以阻止通膨激增,被怪罪讓美國陷入衰退。主持人問他是否擔心時間流逝,人們對他的決策失去耐心?伏克爾坦白回答,他當時真的很煩惱,辦公室地板有一塊地毯,留下他來回踱步的痕跡,他笑著問,那塊地毯還在嗎?

柏南克則是實施QE後,上自總統、下至議員等共和黨黨內同志紛紛抨擊他,甚至德州州長還罵他叛國,柏南克說,他當時很不開心。他表示,掌握權力也要承擔更大的責任,該做的事就一定要做。

談到溝通問題,最有名的當然是葛林斯班高深莫測的談話,主持人問他是否刻意這麼做,好給自己留點餘地?他回答,重點在於貨幣政策很大程度依賴經濟預測,而人們預測的能力卻有限。「我們談話的框架必須符合我們理解的框架。」

最後,在開放提問時間,有人問到聯準會對於國際經濟的責任。葛林斯班回答,雖然就法律上,聯準會只須為美國貨幣政策負責,但若有人認為聯準會可以不顧全球局勢那就太傻了,因為這是不可能,尤其是近年全球整合異常密切。

伏克爾:人民幣不會威脅美元

葉倫補充說,聯準會一直極為謹慎,希望把美國政策的衝擊降到最低,作法之一是盡量說明決策背景,並定期會晤他國央行總裁溝通政策想法。

最後,4位主席分別表達對人民幣的展望。葛林斯班說,現階段人民幣確實很接近流通貨幣,但不會對美元構成重大威脅,除非改變整體結構。伏克爾亦認為人民幣不會威脅美元,理由是人民幣若成為國際貨幣,是反映中國經濟開放,對全世界都有利。柏南克表示,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的一籃子貨幣,是重要象徵,中國因而開放市場、改革金融市場,都是好事,美國不必擔心。被問到有沒有補充時,葉倫笑著說,他們全都說完了。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林佳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