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與文化的政治正確 ─ 從碧昂絲及奧斯卡獎談起

種族與文化的政治正確 ─ 從碧昂絲及奧斯卡獎談起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文:徐升潔

種族之間的紛爭在美國早已不是新聞,雖然無論是政府或民眾大部分都學會以「政治正確」的態度看待或回應這類的議題,但社會上還是大小衝突不斷。

最近有兩件娛樂界的大事,再度突顯出這個問題的根深蒂固及無所不在:先是奧斯卡公布了全是白人的演員入圍名單,引起許多不滿的聲音,接著又是歌手碧昂絲無預警推出新歌〈Formation〉,並在隔天全國橄欖球冠軍賽的中場表演帶著舞群演出這首歌,她的音樂影片及服裝被批評散布反警想法、造成社會分裂。

自我身分的解放

「Formation」這個字在碧昂絲的歌裡帶有陣式、隊伍的意思,音樂影片充滿了颶風卡崔娜、警察暴力、南方黑人社會的意象,歌詞則提到了自己的南方根源(出生於德州、爸爸是阿拉巴馬洲的黑人、媽媽是路易斯安那洲的法、非、原住民混血)、她喜愛本身的黑人長相(典型的黑人鼻型及阿福羅頭),並說雖然現在賺了這麼多錢、穿了名牌,但自己的鄉下本質從未被帶走。

從傳統白人至上的眼光看來,這般出身及長相都不值得驕傲,甚至含有低社會階層、令人蔑視的意味。但是在碧昂絲的歌曲中,帶有貶意的詞彙被轉為自豪的宣示。若要從台灣語彙中舉出相似的例子,「很台」一詞應可做為一個類比,從早期完全負面的意涵到漸漸被運用於中性或正面之處。對於美國廣大的黑人社群而言,當知名度如此高的碧昂絲自信地唱出本身的種族特色時,是從與主流眼光不同的角度重新檢視他們的文化,也是一種解放。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既然這首歌曲看似傳遞了正面的訊息,又為什麼會引起批評?首先,音樂影片最後有一位黑人小男孩與一排警察對峙,接上牆壁塗鴉寫著「不要射殺我們」的畫面,很直接地反映了這兩年來興起的人權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另外,碧昂絲及舞群在橄欖球賽的表演服裝及舞蹈,似乎帶有1960年代黑豹黨的聯想。

這兩點會令警察支持者不滿,並批評她把政治帶到運動場合,還算是不難理解的(即使碧昂絲說明服裝是向麥可.傑克森致敬,況且早期的黑豹黨並不是一個種族主義╱種族歧視組織)。

然而,許多民眾憤怒的並不止於此,很大的原因,在於碧昂絲以往的形象與這首歌曲的訊息有所衝突。事實上,關於警察暴力、社會不公的描述,以及俚語的運用,在黑人饒舌或嘻哈歌曲中早已不稀奇了,但是那些歌手就算擁有廣大的黑人歌迷,也很少在主流白人樂壇中得到關注。

相對而言,碧昂絲的歌迷習慣於聽她演唱男女情愛、生活夢想等白人流行音樂中常見的主題,也是這類歌曲將她推向白人主流流行音樂的地位,因此當她突然跨出侷限,表現了所謂的黑人文化,就導致許多歌迷無法接受。也難怪有夜間節目推出了諷刺短劇「碧昂絲變為黑人的那一天」,諷刺白人突然發現他們的偶像是黑人、世界幾乎要崩壞的景象。

這個現象,可以顯示出美國種族的分隔有多麼深,即使多個人種都居住在這個所謂的「大熔爐」,但不同文化的融合仍是十分有限。有文化差異不是問題,可是碧昂絲的例子反映出在這個社會中要爬到高點,仍得在一定程度上符合白人社會的期待。

黑白文化的差異

這樣的文化差異,在今年的奧斯卡獎也一覽無遺。自從1月中旬公布了缺少有色人種的演員入圍名單後,去年已經流行過的網路標籤「奧斯卡太白」又再度流行起來,也讓主持人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在接下工作後備受矚目。相對於其他抵制奧斯卡的黑人演員,身為黑人的洛克反而從另一個角度討論這個問題:他點出黑白文化的不同,並強調整個事件的重點不在於有幾位黑人演員入圍,而是在於黑人需要擁有與白人同樣多的工作機會。

典禮一開始的獨白中,洛克半開玩笑地說,若每年都要有黑人演員或電影入圍,不如設立一個「黑人類別」,就好像行之多年的將男演員及女演員分為不同的類別一般。將兩種性別分開評選,無關兩者的能力高低,純粹因為兩者不同,而這樣的分別也從未被批評為性別主義。典禮中的一段串場短片(及後來傳至網路上的更多片段),也再度顯示出黑白文化的隔離。短片中,洛克位於距離好萊塢不遠的黑人區的電影院,訪問路人對於「奧斯卡太白」的想法,受訪者中除了一位白人,其餘都是有色人種。

克里斯.洛克主持2016年的奧斯卡獎,Photo Credit:藝術家雜誌

克里斯.洛克主持2016年的奧斯卡獎,Photo Credit:藝術家雜誌

所有的受訪者都對奧斯卡只提名白人感到不滿,不過,很有趣地,這些受訪者幾乎都未看過或聽過任何一部受到奧斯卡提名的電影,一位常去電影院的受訪者甚至以為洛克隨便編了電影名稱來開他玩笑。被問及湯姆.漢克、梅莉.史翠普、史蒂芬.史匹柏等幾位知名好萊塢人士,只有那位白人受訪者熟悉這些人物及他們的作品。

而當洛克提及一部在白人社會中或許名不見經傳的黑人電影時,那些受訪者則都表示看過並讚譽有加。如此看來,好萊塢電影及奧斯卡獎雖然被視為美國電影產業的龍頭,但是嚴格說來,這個圈子無論是工作者或觀眾群,都還是有所侷限的。

換句話說,好萊塢及奧斯卡反映的僅是白人社會的選擇及喜好,只是這個圈子擁有龐大的財力及權力關係,因而成為主流。也因為如此,若要在好萊塢得到工作,有色人種常需要扮演符合刻板印象的角色,若要在奧斯卡得到青睞,則需要以白人社會的角度來述說故事。

如洛克在開場獨白所說,好萊塢的種族歧視並非三K黨般的歧視,也非把黑人視為奴隸般的歧視,而是「你不符合我要的」這樣的歧視。有色人種基本上在好萊塢很難找到演出工作,就更別提得奧斯卡獎了。因此,在「奧斯卡太白」這個爭議上,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工作機會的差異。

多元價值的思考

這麼說來,在如此的現況下,有色人種是否要為了在好萊塢闖出名聲,而屈就於扮演刻板印象的角色?洛克在這次奧斯卡的舞台上開了一個亞洲人的玩笑,他請了三位亞洲孩子穿著西裝、拿著公事包,扮演會計師上台,符合刻板印象中亞洲人數學都很好的情況,他更接著說,如果你們對這個笑話不滿,可以用手機上網抱怨——你們的手機也是這些孩子製作的。

可想而知,他的這個玩笑引起了很多批評。美國的種族議題討論通常圍繞在黑白兩個人種,而亞洲人大多時候就有如不存在一般,如今以刻板印象出現在奧斯卡舞台上,自然令人憤怒。不過,也有評論指出洛克是在諷刺好萊塢的現況,一不做二不休,以最極端的方式促成網路上的討論。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無論洛克的用意為何,也無論造成的餘波大小,身為所謂「有色人種」的我們都可以思考一個問題:白人的價值觀是否就等於最高的價值觀?在多元的社會中,文化差異無可避免,事實上,擁有文化差異是值得慶祝的,只是當某個文化被認為比另一個文化優秀時,問題就出現了。

很多時候,「刻板印象」是將「文化特色」過分簡單化及誇張化,但是「文化特色」本身是中性的,可以是好,也可以是壞,端看我們從什麼角度檢視。因此,當我們認為要進入好萊塢、要獲得奧斯卡獎,才是電影界的最高認證時,是否也落入了以美國白人社會的眼光評估自身文化的景況?

本文由《藝術家》雜誌授權,未經同意禁止轉載,原文請見《藝術家》雜誌 491期「國際傳真」單元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曾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