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療法治癌害死人,你不用成為專家也能質疑

自然療法治癌害死人,你不用成為專家也能質疑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香港警方與衛生署聯合行動,調查香港銅鑼灣一家美容院及健康顧問中心,當中涉嫌以自然療法串謀行騙罪,行動目前拘捕了11人。此事令人深思,自然療法並不能說成是坊間「一種」無傷大雅的療法,也不能說它類似安慰劑的作用使輕輕帶過,假如療法面對的是癌症病患,後果可以不堪設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誤信「自然療法」治癌,後果不堪設想

近日香港警方與衛生署聯合行動,調查香港銅鑼灣一家美容院及健康顧問中心,當中涉嫌串謀行騙罪,行動目前拘捕了11人。警方收到7名市民報案,該中心據稱能為癌症病人提供「自然療法」,而且需簽署承諾書不接受其他療法,收費由20萬至120萬港元不等,涉嫌行騙總金額達500萬。

社會每逢出現有關「自然療法」(Naturopathic Therapy)的爭論,不論站在支持或反對的人,雙方拋出許多理據和術語辯論混戰以後,抱持旁觀心態的大眾多會不了了之,不少人認為這些療法成效難以分辨真假,亦無傷大雅,人們大可自決採用。可是,一種療法若出現問題會否有嚴重影響,也在乎甚麼病患與案例。

許多問題的爭論似乎人言人殊,大眾常常感覺自己不是那方面的專家,所以無法作出任何質疑。然而,就「自然療法」治療癌症的爭論,即使你認為難以全盤否定,我們也可按照基本的分析方法,作出合理懷疑,同時無須事前成為專家學者、長年研究學術論文。以下是介紹一套基本分析方法。

第一步︰查考「癌症」基本是甚麼

根據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的說明,細胞正常情況也會出現分裂,舊有的細胞會自然老死,新細胞會取替舊細胞。但癌症是身體某處細胞出現異常情況, 細胞不停分裂並擴散至其他身體組織,這些不停分裂的癌細胞構成腫瘤,對病患者的性命構成嚴重威脅。(有興趣可以進一步了解「致癌基因」(oncogene)的研究報導:〈科學人雜誌:單元三:終結疾病〉

第二步︰知道所謂「自然療法」葫蘆裡究竟賣甚麼藥

坊間說明自然療法的資料,不外乎強調它「使用天然的方法,例如生活型態、情緒和飲食的改善、營養的補充,或者透過天然物質或非侵入性手法的輔助,以達到疾病預防和治療的目的,這種與生活結合在一起的自我療癒方式,就稱為『自然療法』(Naturopathic Therapy),與現代預防醫學在理念上是不謀而合的。」

自然療法所根據的療效準則不是科學方法,不是嚴謹的臨床實證,而是諸如美國自然醫學學院協會 (Association of Accredited Naturopathic Medical College)所指:「自然醫學是以原則為準,而非方法或者手段。所有原則的準則就是,我們尊重人體會有自我修復及重生的智慧。」值得強調的是,「預防醫學的理念不謀而合」並不是一種「治療方法」。

第三步︰將不同的了解連結,發現「自然療法」跟「治癌」毫不相關

所以,一切「芳香療法、水療法、冷熱療法、音樂療法、按摩療法、反射療法、色彩療法、身心療法、呼吸療法、同類(順勢)療法、巴赫(花精)療法、草本療法、營養療法、傳統療法、脊骨平衡療法」等等,便是建基於上述原則施於人體。

這次香港美容及健康中心的做法,則是加入了「照燈、配戴磁石、水光槍和食療」等方式,那麼,假如這些療法聲稱能夠治癌,它們如何可以對針對癌症的成因,治療由細胞變異造成的癌症?有任何嚴謹的相關醫學報告供世界各地的醫學專家和學者逐一驗證嗎?坊間聲稱有效的治癌證據在那裡?那些所謂證據又合理嗎?

自然療法經常提及「預防疾病、促進健康」,這些在身體沒有患病時對健康同樣有幫助的做法,並不能因此證明跟治療不同病症相關,更加不能證明跟「治療癌症」相關。換句話說,任何自然療法聲稱能夠治療癌症,或協助治療癌症等含混不清、欠缺證據的說法與做法,均可視為社會謠傳的一種醫療騙術。

第四步︰延伸認識經已證實無效的(自然)療法,相關理據是又甚麼

反之,2015年3月香港《立場新聞》專欄作者撰文引述可靠研究顯示,目前醫學證據顯示自然療法之一的「順勢療法」(Homeopathy) 被證實無效,即不會比安慰劑(placebo) 更有效用,意思就是,你大可用任何方式使病患者「深信」療法可以治病則可,絕不是順勢療法本身對治病有幫助。澳洲國立衛生和醫學研究理事會 (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NHMRC) 評估了 1800 份研究後得出上述結論

順勢療法源出於德國一位叫Samuel Hahnemann的醫師,在18世紀初以「金雞納」(Cinchona)樹皮醫治瘧疾成功。雖然事實上是金雞納內含化學成分奎寧(Quinine)能殺死導致瘧疾的瘧原蟲,但他誤以為由於服用金雞納後引起的病徵與瘧疾相似而成功,推出「以同治同」(like cures like)治病原則。於是這種故弄虛弄被說成神乎其神的「順勢療法」,就這樣傳播開去,導人迷信。(建議讀完該文章:〈順勢療法有效嗎?〉

自然療法「充其量」像安慰劑,但稱得上是騙術

所謂自然療法的本質,一如艾瑞克.米德(Eric Mead)在TED的一場演講〈安慰劑魔法〉中,示範以魔術比喻「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這種效應正是指它「充其量」只是一種心理安慰,並不像其他有藥物療效的治療方法,就像魔術一樣造就心理把戲,但心理感受也對病情好轉稍有幫助。

艾瑞克在演講中表示,醫學界使用的安慰劑,主要借無害的「假藥」欺騙病患治療有效,以幫助病情好轉,但心理幫助並不是基於藥物本身的化學成分有實際藥效。艾瑞克引述有關研究指,假如你透過安慰劑治療病人,給他一顆普通的白色藥丸,會有一點點的心理效用;假如你轉一顆藍色藥丸再印上一個字母,測試的效用會高一點;又假如你改為黃白雙色膠囊效用又再提升,到你給他注射一支無藥效成分的針劑,他得到被治療的心理效果經測驗是最高了。

答案顯然易見,人們身體會受一些藥物的化學成分實在影響,同時略施小技,以安慰劑的方式雖然不是正式的治療,也有一點點主觀的心理效應,有可能使病情好轉一些,不竟心情沉重、憂鬱也影響內分泌及生理反應等等,可是嚴格來說,這並不是一種真正療法,只是一些心理技巧,醫學界也承認這一點。

常存合理懷疑的態度,質疑問題的標準盡量一致

問題也在於,醫學界即使使用安慰劑,他們實在知道那些藥物本身的用途,並不會像坊間自然療法「宣傳」是治療的藥物或飾物本身有真實功效,也不會創作一些疑幻似真的科學解說與報告,謊稱那些療法得到科學家證實果效,以及胡扯在量子層面激發自癒反應等等。是故自然療法絕不能「當作」醫學界安慰劑用心良苦的做法,聲稱失實的根據和說法,謀取私利,確實屬於醫學騙術。而且,現在新藥管制,藥物必須通過「安慰劑對照」(placebo-controlled)測試,就是必須證明該藥物對病人的效用,比起只服用安慰劑的病人更為有效。

最後,王偉雄教授在一篇名為〈懷疑者與懷疑論者〉的文章,總括了人們理應對欠缺理據的事情抱有「一致」的懷疑態度,這並非要人簡單否定任何不確實的事「沒有可能」,而是知道肯定真假的分寸在那裡,基本的思維方式和態度應該如何,他在文章如此寫道:

「懷疑論者」的「論」,不是指態度,而是指一種方法論或思考的方式(可稱為「懷疑論」):沒有理據支持(而非不證自明)的說法,都應該懷疑;理據越少,應該懷疑越大;此外,越異乎尋常的說法,便需要越強的理據來支持(extraordinary claims require extraordinary evidence)。一個懷疑論者對某事物有懷疑,只是運用這種思考方式的結果,而不是因為他針對這一特定的事物;如果另一事物情況相若,他知道之後,會同樣懷疑。

可見,一門專業可以透過時間查考和認識,對影響健康和性命安全的醫學,理應常抱審慎的態度,多作查考,比照理據,不應不辨真偽地信託權威,甚至信託與問題無關的假權威,身份名銜方便我們簡單判辨專業,但它並不是我們了解真假對錯的確切標準。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