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第一次在凱道或全世界上街參與遊行的朋友們

給我第一次在凱道或全世界上街參與遊行的朋友們
Photo Credit: othre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othree  CC BY 2.0

Photo Credit: othree CC BY 2.0

作者:王宏恩(美國杜克大學政治所博士生)

給我第一次在凱道或全世界上街參與遊行的朋友們:

美國的選舉追蹤研究中發現,人們假如早年培養了投票的習慣、或者早年對特定公共議題表示立場,接下來一輩子投票率會高很多,原因在於人們沒真的投入關心政治之前,並不知道要付多少成本,又能獲得些什麼。一但真的嘗試過了,知道門檻的高度、破除心中的小警總,就知道參與政治並不是也不該是件昂貴或麻煩的事,而會一輩子繼續下去。今天也許你是一時衝動或理性思考過走上街頭,但出門上路這件事已經在你心中留下了什麼。

然而,在發現柏油路很難坐的隔天,你看到了政府一動也不動,請千萬不要氣餒。野草莓抗爭餘月、幾年後才換到了大法官解釋;洪仲丘案的立法改革不斷拖延;蘭嶼核廢料更抗爭二十幾年,現在桶子破了也還不遷。改革的過程是慢長的,而政府就等著你們的氣餒,公共行政學中甚至有BOHICA效應(官員躲一下風頭就過了理論)。

請相信今天你的上街發聲是有用的。50萬人不是小數字,每人說服1個上次投KMT的人下次轉向(689-50:609+50)、或說服2個藍軍不投票,就能讓執政黨下台了。在國際談判理論中,國內抗議聲越大,越能爭取到官員談判的籌碼。在政治傳播的研究中,激烈的抗爭會使該國平均政治知識上升。黨內不可能無視這個數字,而你們走出來也等於向一直在街頭努力的人揮手致意,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是孤軍奮戰,彰顯台灣公民社會有多大的能動性,有多少潛力還沒發揮或被刻意壓抑。

但千萬別忘了,上街遊行不是目的,達到訴求目標才是。請準備隨時再上街頭,立法院的朋友們還需要持續聲援關注(有專用APP直播)也還會有其它抗爭、幾個罷免立委運動已蘊釀、七合一選舉再八個月投票(11/29)。需要短期抗戰、也還需要長期抗戰,可以把昨日抗爭的標語放在房間最醒目之處、把昨日心得書寫在臉書分享、與家人分享、並且貼在八個月後還會不經意看到的地方(貼紙貼在筆電上?),然後,試著多說服一兩個朋友家人,一直到罷免書與投票所。

一些研究已發現,由上而下的報紙與政治人物的影響力,是不如個人身邊社會網絡中的親友影響的,而這也是民主制度下打破政治利益鐵三角(利益團體、官僚、立委)的重要方式——來跟韓國比,韓國用長期監督的落選運動拿下了幾個爛議員,我們也可以。

最後,可以思考一下:當窮極一切辦法還是沒用時,要怎麼辦?那些街頭的前輩們又選擇了哪些路,你覺得你對他們的想法有沒有改變了呢?

台灣一定能證明民主制度與公民社會在此是可以好好運作的,而全世界也都在看著。

文章來源:王宏恩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