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急,葡萄酒從來不是一個速成的結果

別急,葡萄酒從來不是一個速成的結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Charlene 巴休斯的壞孩子

正好有機會看了電影Mondovino(葡萄酒世界)片段,某些畫面看得我心有戚戚焉。其實這部電影某部份紀錄了法國在新世界的新派釀酒浪潮中,從抗拒、掙扎的歷程,用訪談紀錄酒農為了在世界上一舉成名也開始參考酒評來修改釀酒風格,或是仍心繫傳統堅持走自己的路。

老派的釀酒師對新派大量使用橡木桶(尤其是美國桶)陳年的做法嗤之以鼻,認為其所產生濃郁的香草、肉桂味道掩蓋了所有葡萄品種天性,讓所有不同產地或不同品種釀出來的紅酒像女人畫上濃妝(Maquillage sur le vin),妖嬌做作,頓失葡萄酒講究的「個性」、「靈氣」,搞得好像每支酒喝起來味道都一樣。

你有沒有喝過有些酒,酒剛開時,香氣十分華麗澎派,好像一名性感正妹,但個把鐘頭後好像時下流行的卸妝節目,嘩啦一下香氣直轉及下,正妹素顏時反而顯得蒼白平庸。

新派釀酒師們為了釀出Wine Spectator或Robert Parker心目中的高分作品,相信葡萄的天生條件固然重要,但釀造方法更是決定一隻酒款的關鍵因素。藉由採收高熟度果實、延長榨汁前浸皮(Maceration carbonique)時間,可以釀出果香更奔放、單寧更輕柔圓潤的酒;用100%全新桶木桶(或是用部份比例的美國桶)陳年,可以增加溫暖宜人的香料味。

讓本來可能體質平庸的葡萄,也可以美化成變成迷人豐腴的紅酒,這樣的做法讓全世界消費者趨之若鶩,認為葡萄酒不再難懂艱澀,卻被老古板的法國人認為是離經叛道的做法。

1976-oak-cellar

其實在葡萄酒世界中老把Terroir風土條件當作神主牌位在供奉的法國人也不是堅不可破,小至酒標註明品種名稱、推動AOC法定產區分級制度改革,或隨著國際潮流很多酒莊把酒釀的圓潤親切,其實好像法國人對速食文化態度一般,表面嗤之以鼻,心裡對背後帶來的龐大利潤及文化影響很害怕。

電影中波爾多瑪歌區(AOC Margaux)Chateau Kirwan的人員也坦承,Robert Parker給它們的超高分數,帶來了龐大的訂單與名氣,但並不承認對於釀酒風格的調整是為了迎合Robert Parker,而是「酒莊每年都將針對葡萄特性微調釀造手法」。現在法國、西班牙Rioja、義大利Barolo都正在面臨這樣的課題。

話又說回來,在現今汲汲營營的時代,有多少人願意花一個小時或三個小時去醒一隻酒,慢慢體會它的變化或欣賞它的個性?連人際交往都靠Facebook或Twitter了,你會不會也覺得花一個小時醒酒都可以在Candy Crush破幾關或在淘寶網買幾件衣服了?

可是葡萄酒從來不是一個速成的結果。

酒農擔心葡萄遇到風吹雨淋下冰雹,花了一年心血呵護才能採收,之後還要至少再耐心等待一到兩年陳年及釀造過程…..而你說葡萄酒不值得你的等待與慢慢欣賞?

本文獲iWine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