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不是馬政府答應學生訴求就結束了,那只是個開始

太陽花學運不是馬政府答應學生訴求就結束了,那只是個開始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作者:沈皓(美國德拉瓦大學化學與生物分子工程博士候選人)

其實在網路上大家如何踴躍討論,不見得真得能夠傳達到普遍大眾的耳朵中。近日發現一些不願認同學運訴求的親友,選擇把Facebook關掉。會不會我們在這邊的意見,只是志同道合者互相取暖?

台灣為了一個服貿議題,學生流血抗爭,社會遍體麟傷。我們這些關心此議題但無法到場的正反兩方,花非常多的時間替這些官員立委親自檢視這個案件,然後與自己立場相左的親友爭辯得我你死我活,努力同化或分化彼此。如果這是你表達對議題關心的方式,請三思而後行。

不知道大家在這過程中有沒有感受到,討論起這個議題這麼困難的原因,就是因為牽扯到經濟、政治、程序正義、國家安全等等,太多面向需要專業人士深度研究討論。大家拼命仔細研讀、引用文章、用法條數據來佐證利弊。最後因為一般大眾沒有無窮的精力來從事這種非自己本業的事,或是超越個人能理解的範圍,因為這本來就是民代官員應該提供的服務。

有些人累了,想要平靜生活,於是紛紛關起門來拒絕討論,反正你們年輕人看Facebook、PTT、蘋果,我看我的中天、中時、聯合。到最後恐怕淪為老套結局:「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我最不想要看到的就是這次學運毫無結論,淪為空耗社會資源的話柄。

這次的學運的焦點是在,為什麼執政黨能夠在缺乏民意支持、法源監督下強行通過服貿,而其他一切論戰例如經濟成長、國家安全、警察學生誰踰矩,都可能因為過度的爭辯而招致反感。我們必須要平心靜氣地跟不解的人說明,在代議制民主國家中,這些學生選擇以不合法手段表達立委監督失靈的怨氣,甚至還親自替行政官員辦事的荒謬之處在哪裡?

這就像是人民開公司,雇了一群員工跟幾個經理,結果員工草率完成工作又不跟經理報告細節,經理們自己吵吵鬧鬧也拿不定主意,老闆怎麼講也不聽,可是又因為奇怪的規定開除不了他們。最後不但得繼續付薪水,還得邊罵邊下去做他們應該的工作。台灣近期一連串的社會運動,都是因為政治制度設計有缺陷,以及長期缺乏公民監督所致。

這次的學運因為明確提出立法監督兩岸條例審查制度的正當訴求,而能夠獲得各界廣泛支持。這必須得是一個從制度做起的改革,而非把時間耗在爭論一個複雜政策的對錯。但是,各位有志監督政客的公民,這個學運不是當朝野答應學生訴求就結束了。我們一定要睜大眼睛,持續關注他們回應內容,在腦中兵棋推演各政黨懷什麼心計,不要讓台灣所剩不多的民主希望再次被出賣。

我衷心期待這次學運在台灣民主發展的歷史定位是:喚醒了沉睡已久的公民意識與政治參與的必要性。我這一輩失落的七年級生,雖然當年民主的芽在許多人的心頭種下,卻來不及茁壯成強大的公民意識。我們當學生時選擇消極面對台灣政黨惡鬥,沒能及時挺身而出,勇敢擋下今日不公不義的禍根,現在卻讓這些後輩來承擔,真的非常愧歉。

如今我們這輩有些人在這太平洋上的搖籃漂流,有人選擇浪跡天涯,另尋出口。我現在只能在地球的彼端,惦記我的青春、細數我的鄉愁,擔憂著台灣日漸沉淪。謝謝還有人願意挺身而出,陪我守護著讓我引以為傲的民主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