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經歷過年少輕狂,你的人生就像濃縮果汁

沒經歷過年少輕狂,你的人生就像濃縮果汁
Photo Credit: David K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歐美國家電視上看到的那些人,學生時代可以是歌德女或是大麻男,但之後也可以是院長或是美國總統。

Photo Credit: David K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David K CC BY SA 2.0

我有一次看到一個Discovery的節目,說未來只要在人的脖子上植入一個晶片就能得到知識,就像駭客任務那樣,按一個鈕,微積分學會了,或許跆拳道也會了。

我想了很久,一個知識帶給我們的意義究竟是那個解答,還是學習和思考的過程?

當初在蘇格蘭上課的第一天,我們學院的院主任在大講堂做了一個演講,對學校的介紹我已經忘了差不多,但有一段故事讓我印象深刻記憶猶新。當時院主任展示她學生時期在格拉斯哥的學生會證,上面是一個染著金頭髮畫著煙燻黑眼線,我沒有照片,但大致上有點像艾薇兒和Chad Kroeger(Nickelback主唱)結婚之後生的小孩剛大哭完的樣子。「我以前是歌德女孩」,她說。大家笑著,「很難想像歌德女孩之後變成院長對不對」她接著說。

真的。

我們當學生的時候總是一個樣子,不管是念財經、政治、法律、社會學,可能看起來都像是一個個小阿姆或Lady Gaga,但那只是外觀而已,是我們在自己的時代生存時展現出的樣貌。然而知識的累積和經驗的感動是另一個層面,有一天你會走出校門,突然覺得鴨舌帽帶高高好像沒有那麼好看,穿上了西裝,握著比較好的筆,說的想的做的,也就是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人了。

學生時代可以是歌德女或是大麻男,但之後也可以是院長或是美國總統。

上次在一個講台灣新住民的節目裡,也看到一個英國女生指著龐克的照片說「我媽媽以前就是這樣」。外國的爸媽年輕的時候會對當時的明星跟風,會趕流行會搞怪會做一些小壞事,然而當那些青少年變成父母的時候,卻也不會禁止他們的小孩去搞怪流行調皮搗蛋,因為那些父母都瞭解,就是那些年輕歲月的荒誕帶著他們走到了這樣的今天。就連BuzzFeed也做過一個政治人物年輕時和現在樣貌對比的主題,訕笑之餘也讓人們看見其實誰都有那一段「往日時光」。

dcbzfd

現在的他們可能是老師、商人、銀行老闆,甚至是首相,這兩者本無衝突。

然而華人的父母,從老相簿裡的照片看來,在年輕的時候也曾跟風過奔騰過,有燙得捲捲的頭髮和迷你裙,有詹姆斯狄恩的髮型叼著一根菸。照片裡的些人在今天也可能是各行各業的優秀份子,但當他們有了孩子,則會不斷的叮嚀糾正,不可以做這個不可以做那個乖乖的聽話就好。

很多華人的父母記得每一件自己做過的「正派」的事,而且相信就只有這些事才把自己帶到了今天的地位成就,其他的不羈搖擺就只是在人生向上路途中的拖累而已。這些父母都忘記了年輕時的擺盪,對找尋人生定位的自我啟發影響。補習、熬夜讀書是;但是跳著貓王的舞、晚上騎著偉士牌上山也是。

就像中外的考試一樣,在華人國家老師會教你速算法、解題訣竅、口訣、心訣,三秒鐘得到答案,所以我們可以很快的把考卷寫完ACBDC,和正確答案相比全對;在歐美則要你算,然後看你怎麼算,為什麼要這樣算。當英國的教授和我們討論畢業論文的時候,我們問如果實驗結果和預計的目標不相同怎麼辦?教授笑著說那完全不是問題呀,「因為你就知道真正的結果是什麼了」。

回到那個Discovery的節目,我不覺得用晶片輸入知識會可行,或是比現在我們在迷惘的碰撞中習得體會更有效。做研究的過程是一種學習,年輕時的迷惘也是一種學習,如果只看解答和最後的結果而忽略的過程的體會,不但所得的知識不會完整,得到的可能也不會是標準的答案。

然而又有多少時候,當我們的教育要我們照著處方喝下一罐又一罐的濃縮果汁,達到了喝果汁的目的,但有多少營養素、纖維、甚至是榨汁的力氣和植栽的心意,就在我們咕嚕咕嚕吞下去的時候被忽略了呢?缺少了那些東西,我們又會變成怎麼樣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