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地待在車上放空,那是我一天當中最像「自己」的時候

靜靜地待在車上放空,那是我一天當中最像「自己」的時候
Photo Credit: Brian Flores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滿足了周邊所有人想像的投射,於是,大家都很開心滿意,甚至也認為他本人也該開心,但我卻只看到一個在壓力下只想找空間喘氣的可憐人。

有天跟一個熟識的男性友人聊天,聽到他說有時下班開車回家,停好車後卻不急著下車,會靜靜地待在車上一會兒,什麼也不做。當時我還開玩笑地說,只聽過有人開車前暖車,倒是沒聽過停車時還需冷車的。但他搖搖頭,說就只是單純地待在車上放空,如此而已。

這下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不由得詢問這背後的緣由。據他的說法,會刻意留在車上發呆,是因為他覺得那是一天當中最像「自己」的時候。在熄火的車上,他不需要是好丈夫、好爸爸或好員工,就只是他自己而已。

又或者有的時候,他需要先在車上把白天的糟糕情緒給整理好,然後若無其事,帶著笑容回家去當他人的垃圾桶或抱怨對象。

在我看來,我這位朋友可說得上是事業有成,早早就結了婚還生了小孩,完全就是人生勝利組。但即使是這樣的成功者,也會對於完美的角色扮演感到疲累。

當我們還是小孩子時,我們只懂得做自己,一切都以自己的喜好做決定,不會去顧及後果,也不管旁人的觀感。但隨著年紀漸長,隨著我們越來越融入社會,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是為了讓自己更符合社會群體所認定的正確模型。而且往往越是「成功」的人,越是照著這個規則走。於是,內心的真我變得越來越渺小,取而代之的,是一頂又一頂的面具,隨著不同的場合和需求,依序戴上「好丈夫」、「好爸爸」和「好員工」的面具。

這樣的人,他滿足了周邊所有人想像的投射,於是,大家都很開心滿意,甚至也認為他本人也該開心,但我卻只看到一個在壓力下只想找空間喘氣的可憐人。

其實這樣的例子男女都有,現代職業婦女也是得要身兼多職,而且要很努力才可能樣樣兼顧。但相對於女性,男性的情感需求往往是較不被重視的,這個社會從小就教導男人必須要堅強,必須要能扛得住壓力,必須要照顧家庭,更必須要有責任感。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一塊鐵反覆敲打,變得更堅硬的同時,其實它也變得越來越脆弱,即使鋒利得削鐵如泥,但卻往往經不起側面一個小碰撞,瞬間就會從中折斷。

鋼鐵是如此,人,其實也沒有什麼不一樣。

曾經看過一部由藤木直人和深田恭子主演,劇名叫做《專業主婦偵探》的日劇。大部分劇情我都忘記了,但有一集卻令我印象深刻。

太太發現老公的行蹤奇異,半夜會突然消失找不到人,太太憂心忡忡地懷疑丈夫有外遇,但最後卻發現老公只是躲在書房,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吃著零食看著漫畫,做些像是國中生才會做的娛樂。

劇中由藤木直人扮演的丈夫,外表英挺,工作表現佳,對太太溫柔體貼,但也還是需要一個隔離的時間和空間,讓自己完全的放鬆。在那個房間裡,他不必是部屬的上司、太太的丈夫,或丈人的女婿,他只需要是他自己。而離開那個房間後,他可以把累積的壓力歸零,繼續扮演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色(順帶一提,但他最後還是外遇了)。

我想,即使是再優秀的人,都還是需要支持他的人、理解他的人,以及懂得讓他保有自我空間的人。讓他可以在需要的時候,暫時脫下臉上的面具,自由地呼吸。

對我們自己來說,要記得不必總是對待自己如此嚴格,稍微離開跑道休息,喘口氣,再回到跑道上才能繼續衝刺。而對我們身邊的人,則別忘了除了要求外,還該懂得放手和保留空間,讓對方能做回自己。

最後,在聚會結束前,我好奇問了朋友,通常都待在車上放空多久?他想了想,回說大約10-15分鐘吧。比預想中短,因此問了原因。他不好意思地說,雖然自己獨處讓他很放鬆,但還是想早點回家看看老婆小孩。

看著他的笑容,我想,雖然越來越多的角色和身分有時是種負擔,但常常也是我們幸福和快樂的來源。只要做好其中的平衡,「甘之如飴」應該就是最好的形容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