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是怎麼進步的?大學生不需要「安全」的學習環境

校園是怎麼進步的?大學生不需要「安全」的學習環境
Photo Credit: Mike Steel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校園是一個特殊的地方,是一個該擁有百分百言論自由的地方,教授願意多有同理心很好,但不應把「建立安全環境」當成首要目標。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我以前從沒聽過奧維德(Ovid),當然也不知道他的大作《變形記》,但去年的一個新聞,讓我注意到這書,雖然還是沒有興趣一讀。哥倫比亞大學的必修核心課,要求學生讀《變形記》,有一個學生說,書裡有太多對性侵害的描述,身為性侵害的被害者,雖然老師講文學講得很投入,但她的受害者情緒已經被觸動(triggered),完全沒辦法投入課堂討論,她已經覺得教室不安全了,下課和老師反應也沒用。

後來這學生的經驗被校刊報導,當成校園包容政策的議題討論,同時也被各大媒體轉載,四個學生記者一下聲名大噪,其中一個Tracy Wang現在應該是拿傅爾布萊特獎學金在台灣。

身為老師,我的直覺反應是,「對哦,如果討論的內容傷害到學生的情緒,怎麼辦?」但越想越不對勁。可以的話,學生當然要在一個有安全感的地方學習、成長,但在追求一個安全的環境的時候,犧牲掉什麼?《變形記》不能用,不管它的文學價值多高,因為讓性侵害受害者不舒服,很快地石破天驚的《獨立宣言》也要加上警語,因為「作者傑佛遜曾蓄養黑奴,違反人權」,也許我的財務學每堂課開始,也都要強調,「任何試圖了解華爾街運作方式的舉動,都可能深化貧富不均的問題」,這種荒誕不經到底有沒有個盡頭?

我認為校園是一個特殊的地方,是一個該擁有百分百言論自由的地方,教授願意多有同理心很好,但不應把「建立安全環境」當成首要目標,因為校園就是一個讓知識、創意、想法橫流,多方挑戰、刺激以產生更多知識的地方,各種不同意見都可以得到討論,可以指著鼻子罵,也可以抱著頭想,有笑有淚才有進步。當然會有低賤人格發表駭人言論,但也會在激烈討論中曝露其短,而遭受唾棄。

更重要的是,大學生不是小學生。我們保護小朋友,不讓其接觸暴力、色情的內容,目的不是讓他們長大了,還要擔心害怕這些暴力、色情內容,而是等讓他們長大了,有能力處理、吸收這些外在刺激的一個過程。怎麼會弄到大學生,成年人了,還要先問這電影是保護級還是限制級?大學生不需要「安全」的學習環境,因為成年人有能力吸收、處理,更有責任為自己行為負責。

這股擔心「微侵略」(microaggression)的歪風,很多人說是因為千禧世代受到直升機父母過度保護的結果。但我認為這只能解釋小部份的現象,背後還有更大的逆流,像是校園的左傾,還有校園的不良批判文化,都是可能成因。

在定義「微侵略」的內涵時,從來沒有人說,「這說法可能會傷害信教的學生」或是「這主張可能對父母經營企業的學生不公平」,因為你們當右派、宗教狂熱、貪心剝削別人就是活該,不用保護。這種左派一言堂,自然是教授左傾所造成的。據統計,美國大學教授只有12%自認為右派,而且這些右派多在工學院、醫學院這些專門學院裡,社會科學及人文科系,只有5%自認為右派,和美國社會幾乎一半、一半的現實完全脫節。

當美國教授只有9.2%自稱「保守派」——英美大學人文社會學系遭「左派」把持的危機

老師這樣,學生也就這樣。我還記得2008年的時候,我還在博士班,還在當助教,選總統那天,學生都很開心地問,去投票了沒。他們不是關心這四年一次的民主程序,而是要知道「投了歐巴馬沒」,學生把全天下的人都當成是歐巴馬的支持者來看。歐巴馬的勝選,是被當成節慶一樣地在美國校園廣泛慶祝,彷彿全國一起成就了不得了的事情,一點也不在乎有近一半的美國人投另外一個候選人。

為什麼會左傾成這樣?一個很大的理由是學術圈的低度成就感。除了很頂尖的學者每天埋首推進知識,或是涉世很深積極參與行政、政策制定的教授外,很多的教授過著清閒的生活,錢雖不多,但生活無虞,教學、研究輕鬆進行,反正已經拿到終身職,每天做的工作,幾乎都是沒有立即後果的事情。

清閒歸清閒,但成就感低,成就感低就得找別的地方強化自己的滿足感,不然就會有中年危機了,意識形態的左傾就變成自然的選擇,因為左派的理想多是「進步」的。想想看,一個大學教授大聲疾呼「男女要平權」、「財富要均分」、「阻止地球暖化不能等」等等,多有理想,多受人尊敬。

這種低度成就感造成的意識形態左傾,搭上學術界的不食人間煙火,更是左上加左。

我有時候問學生,「為什麼大企業不多給員工薪水,而要斤斤計較最低工資?」幾乎每一個都相信是貪婪的經理人,每天關在冷氣房裡,共謀如何少付員工薪水,而把錢往自己口袋送。幾乎每一個都是這樣認為,我相信同樣的問題問台灣的學生,大概也會有如此反應。

但世界不是這樣運轉的。巴菲特說,一旦你賺錢,就會有別人想來搶你的生意,這就是資本主義。這也是左傾的教授和學生所不能理解的資本主義。當企業經理人每天在擔心生意被搶,擔心員工工作做不好,擔心薪水發不出來,擔心新產品開發不出來,擔心開發出來卻賣不出去,擔心政府又有什麼新規定而食不下嚥的時候,左傾的教授和學生想的卻是這些腦滿腸肥的企業人士,不顧社會良心,只懂不斷剝削。因為想像出一個大魔頭來對抗,總是比了解複雜的現實來得輕鬆,也來得符合自己祟高的理想。

所以我覺得每一個左派,都應該自己做一個生意看看,要自己掙食,才知道不食人間煙火的可笑。

因為不用承擔後果,所以養成了凡事批評的態度。許多的人文、社會科學學門都強調要有critical thinking獨立思考的能力,但最後都只剩下criticize批評、批判的能力。而且這是一接觸這些學門就開始的訓練過程,越會批判,越有思想,越受鼓勵,最後這些人不變成光出一張嘴的「進步學者」也難。

所以下次你要出口批判的時候,停一停、想一想。發明創造、經營管理是比嚴詞批判來得困難,也來得高尚。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鄒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