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公平嗎?考試早在你「還沒出生之前」就分出了勝負

這樣公平嗎?考試早在你「還沒出生之前」就分出了勝負
Photo Credit: Art Gallery ErgsArt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考試公平嗎?一點也不。它是建立在一個絕對不公平的地基上所打造出來的通天塔,由血跡斑斑,支離破碎的屍體當作建材,由鈔票構成階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蕭奕辰

(一)妳以為誰玩得起教甄

我有一位同學,大學時期,在天天都得跟班上同學失陪的師培中心裡,她常常和我選一樣的課,她讀財金科系的,為了修教程還輔系會計。儘管我一開始坐在她旁邊的目的是為了想誘拐她上床,後來卻演變成了完全另外一條的路線。

她很努力,白天上本科系的課,晚間上教育學程的課,下課之後要趕去藍藍路(為不懂梗的長者解說:麥當勞)上大夜班,職位是後場。有待過藍藍路的都知道,那種被特意設計出來的工業化生產線對老闆和客人來說多有效率,對員工來說有多瘋狂。曾經有一段時間,她不只有一份工作,而是同時身兼數職。

我一直很懷疑,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她到底哪裡來的時間去做這些總量遠遠超過二十四小時的事情。「妳到底昨晚有沒有睡覺?」每次上課時我總會這麼問她。「有啦。」她總會這麼回答我,然後在教授開始幹古之後半小時內迅速睡著。

她撐著內分泌失調以致完全暴走的超不健康身體,完成了大學學業。她熬過了超壓榨的教育實習,熬過了教師檢定,卻在教師甄試上慘遭重創。她沒有錢繳這麼多報名費,她沒有錢準備這麼多資料,她沒有錢能讓她全台灣四處趴趴走參加各縣市的甄試。她的所有工作都不允許她請假,只要一請假下去就會「被自願離職」。就算能夠請假,她也沒有辦法請,因為少掉幾天的工作量,她連房租、水電、生活費等有夠給她超基本的生活開銷都無法支付。

她的家庭狀況很惡劣,她需要軍公教類的公職薪水來穩定她「和她全家人」的生活。她很難過地放棄了成為老師的目標,以前所付出的時間和金錢全部放水流,成為沉沒成本,而原本可以跟同學一起玩社團、開懷大笑的機會,和逝去的青春,全部隨著畢業就化為烏有。

後來她想要考國營事業。但是她「根本沒有時間」去蹲補習班,只好購買函授。但就算買了函授,她也「根本沒有時間」好好讀它,一切的原因都在於:她家沒錢,而且極需花錢,她只能一直燃燒健康在永無止定的低薪血汗工作上,直到倒下然後被自願離職。

所以,一點也不意外的:她當然還沒考中。我所能給予她的協助,就只是每次當她在轉換工作,而舊老闆那邊千方百計想要用各種方式扣她薪水,連最後都還極盡壓榨之能事的時候,提出法律上面的自保或反擊方式,盡可能拿到她應該要拿的數字。

以及聽她在電話那頭哭泣,痛徹心扉。

(二)輕輕鬆鬆,上榜成功

我有一位同學,他的父母是老師,是我爸媽的同事。他爸是主任,媽媽是校長。他大學讀的是文藻,在學時期從來不用煩惱打工,因此有充裕的時間去玩社團,去四處參加活動,從事志工等等「充實自己生命和眼界」的事情。他曾經騎著可愛的雲豹檔車,環島趴趴走,途中經過台南的時候順便跟我喝了杯不是咖啡的東西。而他女朋友出國留學去了。

在經過了一陣子大概很無聊的賣輪胎工作之後,他自己買了書,回家「自己讀」(連函授都不是喔!單純的書唷!),然後以一點也不意外的成績通過的警察特考。由於優異的外語能力,英文那科,考題根本是瞬間被他輕鬆擊破,就像三十五噸的聯結車輾過小蛋糕。他現在正在台北市擔任台灣鴿。

我們小時候一起玩,一起洗澡,但他現在超Man,我站在他身邊反而成妹子了。

(三)整整他媽的四個月

很多人以為考試,尤其是筆試,是公平的;至少在眾多其他方式的篩選上,紙筆測驗型態的考試作弊可能性相較之下低,而且影響成績高低的因素比較好掌握……才怪。賽局理論的書看太多會讓你產生天真浪漫的幻想,以為在制高點掌握賽局內的一切,就可以贏得比賽。但決定比賽輸贏的關鍵,永遠是在賽局外。在老闆,或在賭盤,或自己開賭盤的老闆,諸此之類的。

我常常跟人說,有辦法親自來補習班上面授,還能蹲超過兩年的,代表你家日子過得不錯。

越高等的考試越需要強大的經濟後盾,俗稱「你家有錢」,諸如高考、三等、司律、教檢教甄、醫師……。先假設一個前提:所有人的先天基因和後天努力「都一樣」。那麼,各種大小考試當中,誰會考中?是爸媽當「三師」的,還是爸媽在便當店打工的?這答案很顯而易見,每個人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當妳需要出去打工幫忙應付家裡開銷的時候,人家就是硬生生每天比妳多了至少八小時可以讀書。

以一年來看,等於2,980小時,等於121天,等於整整「四個月」。這就是橫跨在有錢人跟沒錢人家之間的巨大落差。在大家都「一樣」天資聰穎也「一樣」努力學習的狀況下,在激烈到如司律那樣以零點零幾分為決勝負關鍵的血腥考試裡,2980小時的差別就代表:他會上榜,而你永遠都不用肖想。

我講難聽一點,就算把「程度都一樣」這項限制拿掉,當作你天資聰穎萬中選一考得上好了,你連「考試的機會」都沒有,就像我同學一樣。你以為國家考試需要幾天?抱歉,你連想跟老闆請假去考試都不可能,你會被自願性離職(而且上頭還會用很酸的語氣說:「要去考試就要好好專心準備考試啊~!」),然後接下來你就準備被房東趕出去,哪怕妳住的只是一個月三千元的超爛雅房還包水包電包網路。

這講的還僅僅只是「一場考試」,我們還沒把「從小到大」,從幼稚園一路到研究所的成千上萬場考試算進去。

國中時,當同學為了英文考試而傷透腦筋的時候,我沒有感覺。我根本「完全不用任何準備就可以輕鬆拿到一百分」。為什麼?因為我家比你家有錢,我從小學就被丟到兒童美語班,還被丟去紐西蘭晃了一段時間。國中英文?那能吃嗎?那是我小學三年級在兒童美語的程度。年輕一輩要想像一下,我們當時是到了國中才開始有英文課這種東西存在,從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開始,而且英文老師的教學功力和自身程度普遍「爛的無可言喻到我想叫他下來換我上去教」。

從小到大,當別的同學為了明天的各種科目大小考在焦頭爛額的時候,我幾乎不用任何準備,因為我家很多書,每一個房間滿滿都是書,我從會識字開始就每天反覆看著這成千上萬本的課外書長大。一路到高中畢業為止的課內範圍,我只要拿我小學時在房間無聊翻著這些課外讀物的程度就可以應付考試。……更別說我有那種閒時間可以去圖書館借書,有那種閒錢可以去書局買書。

這樣公平嗎?考試早在你「還沒出生之前」就分出勝負了。你背得要死要活卻只能上私立高職,我在外面抽菸喝酒把妹可以上公立高中。像話嗎?你會說,那只是階段,決勝負在大學甚至研究所畢業之後。對,好,把時間往後拉。你高中勵精圖治後考上了天大地大台科大、台清交成我不怕,而我渾渾噩噩(不要看疾病跟遭遇,單純就當我真的渾渾噩噩好了)然後去了南台科大。

然後?你畢業之後呢?去當工程師?你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上台積電的,那很吃運氣,面試過程甚至毫無邏輯可言(下次再砲,敬請期待)。台大師大不如奶大,國立私立不如兩粒。通常你只能找到超血汗的電子廠,然後在裡面當輪班星人,有可能你賺很多,但你根本完全沒有休息時間。而你的健康被摧殘到你的薪水註定將來一定會拿來燒在醫藥費上。

而我呢?在家尻槍寫廢文婊你白癡,還有幾乎無限制的機會可以一再嘗試各種不同的考試,考上公職,雖然賺得沒有你多,但我保證有時間可以去運動、逛街、休閒、研究養生食品、四處看醫生維持身體健康。

就算政府後來倒閉,我依然可以跑去考別的,像是國營企業跟農漁會。

如果這是槍戰,那你手上只有一把前膛槍、一發子彈、一次機會,沒打到就準備等死。而我擁有「一整個砲兵營」,和「幾乎無限制的彈藥」,可以讓我每天每天每天開地圖砲一直射一直射一直射。就算我技術再怎樣爛,起碼會打到一兩隻腦殘的鳥吧。這已經不是亂槍在打了,這叫轟炸。

現在都只是把我自己拿出來婊而已,我們甚至都還沒講到那些爸媽是公司總經理或當高官的呢!人家每次寒暑假都可以到世界各地不同國家遊玩,增廣見聞,累積經驗,高中都還沒畢業就擁有「全球級」的人脈。

有些人會說,才怪!努力才是重點。啊就……人家就算三流大學畢業或根本沒有大學畢業,也有一家公司跟上千萬資產等著給他繼承啊。你要拚什麼?你再怎樣努力讀書考試拿到國家級證照,然後呢?只能去他家持股的公司當爆肝工程師。啊他咧?「連考試都不用考」,就光靠持股就好,人家連讀書考試都不用,早跑到國外「長見識」去了,就光靠你們這些爆肝當免洗零件的在下面燃燒生命,就可以確保他的戶頭有源源不絕的資金流入。

說太遠了,拉回來考試。現在光看局內就好。不管是檢察署還是法院,能坐在上面問話的司法官,我們都把這種叫「天之驕子」。

絕大多數的他們,從小到大沒有經歷過什麼「真正的」災難,我是說真正的,考試壓力大或者跟父母吵架或者失戀之類的通通不算。他們不用從小就跟著父母在夜市擺攤,吸香酥雞的油煙吸到還沒成年就快得肺癌。他們不用煩惱任何有關錢的事情,可以把幾乎所有完全的時間通通投入在讀書準備考試上面。同樣的,因為家裡有錢,通常這也代表他(以及他的家人)能夠遠離各種疾病,不會像我現在一樣得把超過七成以上的時間和金錢投入在醫療上。

剛剛講完先天,接下來代入「後天」。也就是俗稱「最好你家沒死人」的意外事故以及各種疾病。這比講先天更令人難過。

以下情節取自我身邊(或「已經不在身邊」,也就是可以在靈骨塔裡面找到的意思)的「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同學朋友,外加最近新認識的網友們提供的各種啊撒布魯家庭悲劇。所以妳可以不用擔心我是在說你或者你被辨識出來,這種「杯具」不只本身就是兩公升大瓶裝,而且數量還多到必須要裝箱塞貨櫃用馬士基的超巴拿馬級貨輪才能運送。

(四)一人帶賽,全家帶賽

我有一位同學,他的父母跟我的父母一樣是小學老師。但他父親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腦血管動脈瘤破裂(俗稱腦中風),到現在都還躺在病床上,沒有意識。原本他可以出國旅遊,原本她可以上補習班考公職,原本他可以好好充實自己,去找真正適合自己的工作。

但現在通通成為夢幻泡影,從他爸倒下的那一秒,他家就開始永無止盡的燃燒之路——燒錢,把新台幣當成冥紙一樣在燒。基本的醫藥費,額外的特殊藥品自費,基本的看護費,額外的特別看護費。保守估計每天起碼要燒五千元以上,就算扣掉保險給付,每天依然要花掉將近三千元,換算成一個月給她溫柔一點好了,五萬元。

他的母親為了照顧伴侶,請了長假,實際上也等於辭職了。他的父親剛好越過終身俸的門檻,因此父親那邊辦了退休,用終身俸支付基本醫療支出。但家裡還有房貸、車貸、水電費、瓦斯費、燃料稅、牌照稅、房屋稅、地價稅、綜合所得稅……啊還有你人活著是不用吃飯拉屎喔?吃飯要錢,拉屎也要錢耶!你拉完屎都不用衛生紙嗎?還是你要跟我說你用手挖,你用馬桶沖掉也是要水費啊,還是你要跟我說妳都自己吃下去自給自足自體循環回收再利用?

所以,他從原本的天之驕子,瞬間跌落到地獄幽魂。這形容一點也不誇張,因為他無法慢慢考試探索自己適才適所了,他只能趕快找一份便利商店的職缺,做著超人般的工作內容,領著賤民般的薪水,然後大概一輩子就這樣子了。對了,因為工作實在太操太血汗太傷身,他每個月也跟我一樣要花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錢在自己的醫藥費上面,而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還可以撐到什麼時候。

很多原本可以成為天之驕子的天使們,直到膝蓋中了一箭,外加翅膀被砍斷,我們一起摔了下來。你可以把上面故事的腦中風替換成癌症或各種慢性、重大疾病,或任何意外事故。諸如車禍、公安、颱風天出門幫家人買便當結果被招牌砸到變植物人。諸此之類的,任何任何任何一丁點小小的意料之外的事情降臨你家,你馬上會從金字塔頂端被打落到無盡深淵。你會注意到我沒有說重重摔落,因為根本還沒「摔到底」。這是還在往下掉當中的現在進行式,環繞著我的周圍,構成了我所看到的世界。

(五)哩甲賽卡緊啦

所以,我非常討厭那些覺得「自己要為自己的成就負責」的人。那只是代表你家起碼有點錢,而且你家沒人「挫賽」。你當然可以跟我說,我家也是怎樣怎樣怎樣的,但我還是努力想辦法突破重重難關,考上了XXX,成為了XXX。我只會說,這也只是代表你是個成功的受精卵,基因多樣性下的目的。你的DNA強悍到讓你天資聰穎外佳體力足夠,足以抵銷掉那些外來災難。

我最討厭那些自稱「過來人」的人了。他們身為離群值,極端的少數,幸運的樂透得主,卻將自己的純粹好運拿來當成指責別人不夠努力的子彈,狠狠打在早就被現實折磨到不成人形的普通人上。

再說一次,能坐在上面問話的司法官,叫做「天之驕子」。

他們覺得你該為你自己做出的事情負責,必須接受懲罰,但除了少數對這些議題有感的人之外,相對多數的他們永遠不會去思考,是怎樣的環境逼迫這些人做出這些觸犯規則的事情。說穿了,規則,就是天之驕子們制訂出來的不是嗎?但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所以之後再來砲。我剛剛說了,「我彈藥充足」,可以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I can do this all day。

所以,考試公平嗎?一點也不。它是建立在一個絕對不公平的地基上所打造出來的通天塔,由血跡斑斑,支離破碎的屍體當作建材,由鈔票構成階梯。你以為和其他篩選方式比起來,已經是相對公平的考試,其實根本他媽的超級不公平,只是這就像騎電動機車一樣,你以為超環保,但這只是把會噴煙的排氣管換成擁有超大根煙囪的火力發電廠,然後放到「你看不到的地方」。

你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我講難聽一點,就是因為你知道排氣管會噴,所以寧願把它移到你看不到的地方,由別人去承擔後果,反正別郎的囝仔死未了。「他們自己要想辦法努力擺脫煙囪啊」!

你可以在各個探討教育問題的新聞下面,看到諸多國立大學的幸運精子們,述說著自己有多努力多勤奮,憑什們XX就可以XX,他們應該要為自己的XX去XX啊。……真心祝福你們的老爸老媽不會在清晨去公園運動完回家路上,只是乖乖站在那裡等紅燈的時候,卻遇到開著賓士的喝醉公子哥然後被無辜撞死。

讓你跌落谷底,我不會過得比較好。社會需要的是,在上面的人,都能夠伸手,拉下面的人一把。一個拉過一個,一層拉過一層,這樣整體才會往上。大家的手牽在一起,才能織網,一個接住不幸墜落的天使的安全網。最起碼,當社會安全網織得夠堅固的時候,你不會因為老闆的錯誤而讓中年失業毀了之前努力得來的「所有一切」。

最後,用這個故事收尾。

(六)我不能收你的錢

我有一位同學,她看起來很文靜,非常有氣質。是夜校裡面難得一見不用化妝、光靠氣質就完勝的正妹。她父母從小離婚,爸爸是毒蟲,媽媽酒家女,她被親戚養大。當年,她是極少數「應屆」上夜校的人。通常會來夜校代表你經過了之前我說過的一連串轉換學校的糟糕過程。但她不是,她國中畢業應屆直接進入私立高職夜間部。

她家狀況就是這麼糟,她成長過程就是這麼糟。糟糕到她想要試圖一搏,至少來個公立高職夜校都沒有辦法。但她從來不對同學和朋友們多說什麼,她總是安安靜靜的坐在位子上,寫該寫的功課,考該考的試。……起碼一開始是這樣。

漸漸的,她上課越來越晚到,有時甚至直接曠課。就算來學校了,她也是渾身酒氣,趴在桌上,臉色蒼白,看起來好像隨時會升天。

她跟我說,她親戚不再供應她學費和生活費了,她只能靠自己。她的體力完全無法應付諸如工廠、飲料店、便利商店等打工,完全無法。她就是個纖弱文靜的女孩子,她從小飯也沒吃飽過,覺也沒睡好過,身體虛弱無力的程度,妳會懷疑只要一陣風就可以把她從台中吹到台北。所以,她經由朋友介紹,開始在酒店上班。

「我們沒有在做S。」她跟我說。
「嗯,沒有在店裡面做S。」我說。
她沒有回話。

「帶出場一小時多少?」我問。
「我沒有在帶出場。」她說
「妳最好手上拿著這個兩萬五的XX包還能跟我放屁,說。」我說。
「……四千。」她用有如蚊子般的虛弱聲音回答。

「四千給妳,這一小時算我買的。」我掏出現金給她。
「我不能收你的錢。」她說。
「為什麼?」我問。
「……要做才能收,我不能無緣無故收你的錢。」她回。
「媽的講這種話,那來做啊,我加節嘛!妳就當我欲求不滿想推砲行不行?跟我做起碼比中年大叔還要好吧?」我問。
「我不能收你的錢。」她還是這樣說。
「為什麼?」我問。

「我髒掉了。」她說。
「幹,妳知道我不在乎這個。」我說。
「我知道,但是我在乎。你不應該跟我這種女人做,你是你未來女朋友的。」她說。

「所以我不能收你的錢。」她說。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她越來越少出現在學校裡。
升了高三之後,她沒有來的日子已經遠超過於她有來的日子。
最後,她因為出席日數不足而被學校直接退學。
然後,我再也無法看到她了。

以上故事並不是虛構,但為了保護當事人,皆經過剪接處理、情節混和,當事人們千萬不要出來自爆。如有雷同,那絕對不是巧合,那只是代表這社會就是這麼幹你娘機掰。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蕭奕辰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