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上解方程被當恐怖份子? 這名經濟學教授已算幸運

機上解方程被當恐怖份子? 這名經濟學教授已算幸運
門齊奧。Photo Credit: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星期四一名經濟學教授乘飛機到其他大學演講,但由於其數學筆記引起另一乘客懷疑,被舉報及問話。但跟其他有類似遭遇的穆斯林乘客相比,這名教授已經比較幸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奇怪的男子

上星期四晚,一名40歲、黑色曲髮、帶外國口音的男子登機,由費城前往紐約州的雪城(Syracuse)。坐在他旁邊的女子隱約覺得不妥,嘗試打開話匣︰「雪城是你家嗎?」他簡略回答︰「不是。」

她再問了一些問題,但他同樣不太理會,只專注於自己手上的奇怪符號。

機上乘客仍然等候起飛,但基於不明原因,飛機回到閘口,女子似乎因感到不適而下機。一名服務員廣播宣佈,因為一些原因航斑延誤——這名男子已經忘了確實原因是甚麼。

再等了一會後,機師請男子下機,一名探員問他︰「坐在你旁邊的乘客,你知道她的甚麼事情嗎?」

原來她並無不適,而是看到他那本神秘筆記寫滿一些難以辨認的文字。她恐怕那是暗號,或者是詳述如何炸毀客機的外文。她感到有必要提醒當局,以策安全。

探員告訴男子,他被懷疑跟恐怖主義有關,他立即大笑。

可怕的數學

因為筆記上的並非外文,更不是甚麼恐怖主義暗號,而是數學——微分方程。這名男子叫門齊奧(Guido Menzio),是賓夕凡尼亞州大學經濟學副教授。門齊奧去年更獲得卡路阿伯圖獎,此獎項頒予40歲以下的傑出意大利經濟學家。

他此行是前往加拿大的皇后大學演講,內容圍繞他跟另一名教授合寫的論文。他在機上演算的,是論文中的定價模型的特性。

門齊奧向當局展示他的微分方程計算,獲准回到機上,他表示機師狀甚尷尬。在航班延誤超過2小時後,飛機終於起飛,而預計航程才不過41分鐘。而那名女子則沒有重新登機。

過於輕率的安全程序

航班所屬的美國航空公司發言人諾頓(Casey Norton)表示,那名女子(基於私隱未有透露名字)起初跟機經人員表示不適,但當下機後才揭露旁邊乘客——即門齊奧——的舉動引起其憂慮。她當時要求重新登記另一班機,而機組人員則聯絡保安向門齊奧問話,其後確認他沒有任何威脅。

諾頓表示,不清楚舉報的女子是否知道門齊奧並非恐怖份子,但他強調該公司盡力以和平方式調解衝突。當被問到乘客作出類似舉報的頻率時,他只會答相似事件時有發生,未有提供任何數字。

門齊奧向《華盛頓郵報》表示,事件中他獲得尊重對待,雖然他對其處理方式感到困惑和沮喪。他指飛機的安全揩施太依賴乘客舉報,而一旦有人發出警示就把所有事情停止,而不先加以檢查。今次就因為那名乘客的無知而造成阻礙。

偏執、排外與恐懼

他更認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又譯作川普)的競選方式,增加了人們排外恐懼,對於看起來比較「異樣」——非白人——的人,事情或會變得更壞。他更反問︰「有甚麼可以阻止這類偏執的流行?很難不在這事件看到特朗普支持者的風氣。」

類似的事情其實已一再發生,跟其他人的遭遇相比,門齊奧算是比較幸運。

今年4月,因外交官父親被殺害而逃到美國、獲難民身份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學生馬卡蘇密(Khairuldeen Makhzoomi)由洛杉磯飛往奧克蘭,就因為在飛機起飛前跟在巴格達的叔叔以阿拉伯語通電話,而被另一名乘客聽到後舉報。

馬卡蘇密被要求下機,有機場職員及警察向他問話。他告訴職員︰「這就是伊斯蘭恐懼症。」此時他們召來FBI探員,他更被搜身被檢查行李。最終他仍然無法登機,只獲得退款。

種族貌相判定

涉事的西南航空僅發聲明表示,要求馬卡蘇密下機是因為「有機上乘客認為他是潛在的威脅」,指該公司不容許任何歧視。

事件引起不滿,當時亦有人認為政客如特朗普及已退選的候選人克魯茲,激發了當地反穆斯林情緒。美國伊斯蘭關係理事會指,有趨勢顯示穆斯林被「種族貌相判定」(racial profiling),干擾到他們乘坐飛機前往其他地方。

其發言人表示︰「看起來像穆斯林的乘客,持續基於站不住腳的理由、神秘的「安全」之名被要求下機,我們對此感到厭倦。」

相關新聞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