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之島」並不值得台灣驕傲,難道創新是熬夜才可以有的嗎?

「過勞之島」並不值得台灣驕傲,難道創新是熬夜才可以有的嗎?
Photo Credit: Takayuki Miki(三木貴幸)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覺得生活作息不正常值得驕傲,也不覺得創意是熬夜才可以有的。24小時都在辦公室才是合理的人生嗎?

來到澳洲工作之前,一直以為「Work Life Balance」工作生活平衡是一個傳說。沒想到,來到澳洲工作之後,才知道,8小時上班就是8小時。如果加班或是加班太多,老闆會催促員工回家,或是開始分析是不是工作量過於大,還是效率不夠高,而且還會時不時提醒員工應該要計畫休假!

最近和一個在澳洲的銀行上班的同事聊天,他說他老闆叫他把明年的假期都先安排好,確保要休滿年假,從台灣來的他也是非常不習慣,但是還是在今年5月就把明年回家過年的假期安排好了。

先不說年假,因為那可能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我時常想著台灣的工時問題:看完澳洲的現狀,反觀台灣的工時狀況,台灣每名勞工工作時數高達2140.8小時(2015年),僅次於新加坡與香港,排名全球第3,但薪資卻停滯在16年前!位居亞洲四小龍之末。

這意味著什麼呢?台灣人工作超級辛苦,但是薪水少得可憐。少就算了,連可以花的時間都沒有!曾經在報紙上看過一個比喻,換算時薪的話,台灣目前的薪資狀況,連新加坡的一半都還不到。所以台灣人或許越忙越窮、越窮越忙,簡直是惡性循環!。

我有一個朋友Yvonne,是平面設計師,前幾年和幾個韓國的同學一起在美國讀書,後來各自回到自己的國家去工作,前一段時間這幾個韓國同學休年假來台灣遊玩。她很沮喪地說,同樣的學歷、同樣的能力,相似的工作經驗和年資,她們回到韓國馬上就有十幾萬台幣的起薪,而她卻常常加班到凌晨也只有3萬多,和老闆請假休息,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而Yvonne不是唯一一個在面對工時長卻薪資低的台灣勞工,越來越多台灣年輕人紛紛出走到不同國家工作,或去新加坡,或去澳洲、紐西蘭… 如果自己的家鄉工作條件良好,勞工保障完善,薪資結構合理誰願意離鄉背井去當臨時工呢?

當勞工的付出不等於回報

為什麼台灣人不敢生小孩?最近看到一個調查數據,前三名理由是:1. 薪水太低,不足以養小孩,2. 無力買房,沒有辦法給孩子一個家,3. 工時太長,沒空照顧小孩…

看到的時候感觸很深,尤其是工作時間太長的這個問題。其實仔細看看,原因一和三是在說同一件事:台灣目前是全球工作時間第3長,可是我們不是全球第3富裕,所以工作付出不等於回報,應該是台灣的工薪階層心理最沈重的痛。

無止境的加班,代表企業的管理有問題或是人員的配置有問題,要不然就是員工的工作效率有問題,這是需要改進的,加班不光榮,不應該是常態!

以我過去在台灣工作的經驗為例,當時的公司有一個我覺得非常的匪夷所思的傳統,叫做「寵創意」。「寵」就是讓一群創意團隊員工中午或是下午才來上班,然後其他團隊要等他們到下午3點之後才可以開會,然後工作到淩晨。有員工甚至把公司當家,三餐都在公司解決。

對不起,我不覺得生活作息不正常值得驕傲,也不覺得創意是熬夜才可以有的,更我不覺得24小時都在辦公室是合理的人生,更重要的是,我不要我的生活圈子裡,只有公司裏的幾個人。試問,一群年輕人,在歲月最美好,身體最健康的時候,將近24小時整天關在辦公室裏面,是正常的嗎?

而且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勞工品質、薪水結構也沒有比人家好,我從來沒有聽過任何台灣朋友和我說過有加班,然後賺大錢的事!WHY?為什麽會這樣,是全民應該思考的,爆肝之光?過勞之島?是社會出了大問題,不值得驕傲,應該要做的是找到問題,然後去解決。

既然說到創意,那就再多說一些,瑞典的創意世界有名,難道他們全國的創意人,都是白天睡覺、晚上工作、日夜顛倒的生活做出來的嗎?

相反的是,我在歐洲和瑞典人一起工作的時候,他們不僅工作效率不輸德國人,創意也是嚇嚇叫。更值得敬佩的是他們都很注重家庭生活和休閒生活。他們常常在大城市工作,開車回到在田園裏的家,太陽下山後,是留給家人和自己的時間。

工作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不應該是生活中只有工作,這麼多國家都可以做到相對的工作生活平衡,為什麼我們不行?

Photo Credit: Ben Smith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Ben Smith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再來看看德國人和瑞士人,在德國以及瑞士,如果一個公司常常加班,就代表領導層無能,才會導致員工一再加班!以前我在瑞士德語區上班的時候,一年有近30天的帶薪年假,公司會鼓勵員工能放長假去充電,或是旅遊,或是回歸家庭,如果真的沒有辦法休假,也會以更高的薪水來補償。

在德國和在瑞士,上班超過8小時,不管是對公司還是對個人是一件可恥的事!我真的很希望台灣的主管單位以及企業主們可以思考過長工時這個問題,現在是科技時代,一切講求效率,Work Smart 聰明工作比長時間無效率的工作更加重要!也會有更多的產出和創造出更高的經濟價值!

我知道我很清楚的知道一個人不能改變什麼,可是當我看到一段澳洲的歷史…

澳洲工人是最早成功爭取到8小時工作制的。1856年4月21日,墨爾本的石匠和建築工人進行罷工,從墨爾本大學遊行到維多利亞議會大樓,舉行集會和娛興活動,表達爭取每天工作8小時的訴求。這次的直接行動,為當地工人贏得了在沒有減薪下落實8小時工作制。這場原本只打算舉辦一次的勞動節活動,鼓舞了澳洲工人接下來每年都舉行一天罷工,去慶祝勞動節的傳統。

或許我們不能瞬間改變台灣的工作環境和薪資結構,但是可以從改變自己開始,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盡量把事情在8小時上班時間做完,不合理的加班,我們有權利站起來,勇敢地說不。

本文獲授權刊登,文章來源:Joyce看澳洲,就是不一樣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林佳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