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蘆猴、高跟鞋教堂醜爆了?談台灣的低俗品味行銷

葫蘆猴、高跟鞋教堂醜爆了?談台灣的低俗品味行銷
Photo Credit: 臺北燈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既沒有能力維持一定水準,也不願意自己落後到殘破不堪;既不能追求更高標的精緻或美感,也不敢把每一樣東西都直接做到醜翻。

一般人假日都很無聊,待在家裡看電視覺得有點可惜,畢竟平常沒事就都在看電視不是嗎?待在家裡看書又不符合我們國情,所以如果你想要規劃一個地方,讓大家充實地打發時間,必定要使用兩個關鍵元素:走路、拍照。

1. 走路

準備一個空間,讓大家有地方可以逛,但不能只有直線前進的走路,那樣會很無聊,而且很快就走完了,所以你要在中途安排一些商店、景點、轉彎路線、涼亭或休息站等等。

就算你空間實在太小了,根本沒辦法這樣規劃,那你好歹也在牆上貼幾張文字、圖片,讓大家可以佇足觀看,這樣就能讓行進的速度慢一點,時間打發多一點,然後大家一定會做下一個舉動。

2. 拍照

遊客們都喜歡拍照,所以你這個空間裡面準備越多可以拍照的主題,他們就能花越多時間自拍。

不過拍照同時也是兩面刃,因為假設有遊客把全區都拍照上傳了,其他網友說不定看一看覺得:「不好玩!」而就不來了。

所以場景要下功夫,要麻是你做一些主題角落,要麻就乾脆禁止拍照,不過通常來說,只要你的背景做的有吸引力,那其他人還是會想來,因為一般人喜歡搜集景點照,也喜歡幫小孩拍生活照,所以主題吸引力很重要。

這兩點就是台灣近代展覽的主軸。

這裡的展覽泛指任何「有一個東西在前方,你可以走過去看看、拍照」之類的都算。

有人看不過去要跳出來說話了:「每次去永康街買蔥抓餅也有很多人排隊拍照啊!去三井Outlet也很多人拍照啊!你這算哪門子主軸?」

是的,但這有點刻意曲解了,不過我相信你知道我想表達的意思,所以先別論戰。

而展覽品不管是以量取勝,比方準備一百隻貓熊、還是一百隻哆啦A夢、還是一百張漫畫草稿;或者以小搏大,比方蓋一隻葫蘆猴主燈、一座高跟鞋教堂、一隻頭反轉180度的恐龍,或上下顛倒的房子都可以,只要大家能拍照。

但大家真正想爭論的問題就來了:

「為什麼有些展覽品讓我們看了不是很滿意?」

言下之意是:

「那個葫蘆猴、高跟鞋教堂真是醜爆了!」

通常要講一件主流產品好看與否,可以參考多數人的觀感,比方蘋果手機、LV包包,你給大家看一看評比,多半都能點點頭接受,只有某些品味超小眾的人會覺得很不OK,但也不能排除他是在譁眾取寵。

而我們知道,主流美感的低標會構成這社會的普遍模樣。

「醜感」也能累積,你的市容別想好好看

也就是雖然你覺得台灣市容很不好看,但其實有更多人會覺得「這樣還算過得去啦!」,因為這仍在他們可接受範圍。

但如果你去把每一棟大樓、公家機關的外牆都噴漆、把瓷磚都打碎、把公園裡丟滿垃圾,相信大家就不樂意了,因為已經超出大眾美感底線。

但世界上卻有很多國家市容就是如此,亂亂碎碎、殘破不堪,所以台灣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也許在外國人眼中我們很混亂,但在那些更落後的國家看來,我們可是先進得很呢!

Photo Credit: Hyatt Pan

Photo Credit: Hyatt Pan

所以葫蘆猴主燈讓多數人覺得不好看,就可說是「真的很不好看了」。

「可是葫蘆猴打光以後,那些光影圖案和文字卻還不錯,會不會這其實是一個好的設計?」有人坐在牆頭上調整言論了。

嗯,不過讓我們想想,你會說《鋼鐵人》好看、你會說《阿凡達》好看、你會說《小小兵》好看,但你應該不會走出電影院的時候說:「哇!電影院的那塊布幕真是超好看的!我要去推薦朋友們來看這塊布!」吧?

一塊布幕,不管它變成長方形或是葫蘆形,它還是布幕。

一個放映機,不管它在電影院放《復仇者聯盟》還是在花博公園放「網友說我很醜」,民眾也都會停下來圍觀。

所以「布幕+投影機」並不能為「設計美感出問題」來自圓其說。

就像如果電影院的工讀生把放映機給偷走、然後跑到你家外牆開始播《寂寞拍賣師》、《名畫的控訴》,或穿插一些他跟女友的臉書柔情對話記錄,這或許是浪漫或年輕奔放的表現,但你把這個硬要扯到設計?

好像就牽強過頭了吧。

更別說,要是你也心血來潮,決定拿著放映機去中正紀念堂打光雕、去林口三井Outlet外牆上打光雕、去台中歌劇院外牆上打光雕,不論你打的內容是周子瑜的淚眼汪汪還是周星馳的《整人專家》,民眾都會佇足觀看、拍手叫好,然後轉身自拍。

尷尬的是,台中歌劇院說去年開幕時已經打過光雕了⋯⋯

更尷尬的是,LV說他們十年前已經在中正紀念堂的牆上打過光雕了⋯⋯

所以,葫蘆猴真的是打光後逆轉勝?還是只因為大家看到了平常很少見的光雕投影後覺得新奇,而混淆了自己到底是在稱讚布幕或是稱讚微電影?

不過說到這倒是讓我想到,如果你剛好是富二代的話,趕快跟老爸說要買一台光雕投影機,老爸一定會問你那要幹嘛的?你就說學校做報告用的,老師規定要買。

然後你就可以在公開場合找棟醒目的大樓,用這個光雕手段去跟喜歡的女生告白,絕對比開什麼Maserati的Gran Turismo帶女生夜遊卻撞壞高架橋護欄更能一炮而紅!

甚至你還會獲得一個什麼「光雕情人」或「光雕小飛俠」的稱號,你老爸應該也會覺得你很實在,頗有乃父之風,而我會覺得你超帥的!

「好,就算光雕大家都喜歡看,那高跟鞋教堂呢!總是真的醜爆了吧!」你憤恨不平地說。

是的,這我們要從另一個角度切入,不過我們先看一下當局回應

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雲管處)處長鄭榮峯認為「先有人來了以後,再來講鹽業文化、宗教文化、濕地與鳥類生態,遊客不來,講這些都不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