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糞海膽」要滅絕了嗎?澎湖海域竟連10顆海膽都看不到

「馬糞海膽」要滅絕了嗎?澎湖海域竟連10顆海膽都看不到
Photo Credit:我是澎湖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今年再開放捕抓、買賣,海膽可能會在澎湖海域成為稀有物種,甚至滅絕。

夏季將近,現值澎湖海膽生長期,日前澎湖縣共生藻協會理事長陳盡川在臉書上揭露,連日在澎湖海底監測與普查,發現「生態浩劫」的殘酷事實,海洋生態保育志工隊在原本有大量海膽及螺貝類的海域巡查,現在卻幾乎看不見海膽蹤影,除人為保護處還有約50顆,廣大的澎湖海域竟看不到10顆海膽!

海膽快消失的警訊震驚各界,保育團體紛紛呼籲,今年應先禁捕,並盡快成立「海膽復育基地」,限制採捕總量或漁區範圍才有可能逐步復育海膽,澎湖縣府則還在研議,今年禁不禁捕很難說,不過找一示範場地做自然復育勢在必行。

陳盡川表示,今年入春後 海洋生態保育志工隊發起澎湖海域海膽資源普查活動巡查了目斗嶼、姑婆嶼、烏崁海膽保護區預定水域、大倉南浪盪洲、草嶼、東吉 東嶼坪等等原本有大量海膽及螺貝類踪跡的海域,結果真是讓人憂心呢:

除了一處被我們用心推動保護的地點還保留4-50顆海膽外,廣大的澎湖海域竟然累積看不到10顆海膽,螺貝類如鍾螺、紅螺、七星啊等原本澎湖海域隨處可見為數衆多的經濟物種,卻是可遇不可求的情況。

而且發現到的海膽都是10公分以上的老海膽,應都有2年龄以上,已接近生命末期了,我們看不到10公分以下如7-8公分的中生代和3-5公分新生代的海膽,這意味著,去年至今的海膽生殖繁衍功能已崩潰了,以至沒有新生命的形成。我們預料5/15若再開放採撈 海膽可能會在澎湖海域成為稀有物種…

上下游報導,每年6月就是澎湖馬糞海膽的屠殺日,澎湖縣府為避免過度捕撈,2010年頒布禁漁令,只有6到9月底才開放捕撈(去年開始提前15天),且捕撈的海膽體型須大於8公分,不過這樣的管制作為似乎沒有成效,每年開放捕撈不到3天,沿海馬糞海膽就被抓光,宛如大屠殺一般。

今年一月中表態劃設「海膽保護區」,澎湖縣府還提供1700多顆海膽苗供放流的烏崁社區理事長黃健忠也無奈的說,「往年剛開放採捕,潮間帶就能撿個兩桶回家,如果開小艇出去還能滿載一疊小山,沒想到今年下去探測那麼多次,就是找不太到海膽。」

有環保人士表示,「海膽要全面禁採2年,絕不能放任海膽在澎湖海域滅絕!」

去年我這顧問就建議新縣政團隊對海洋資源復育必須採取放流與劃定保護區,由各島嶼、社區巡護保育,享有該保護區內海洋資源採取補撈的特留份利益。首要就是禁補海膽2年。

海洋公民基金會董事謝恆毅也提出白棘三列海膽(簡稱馬糞海膽)所面臨的問題與可行之解決方案:

澎湖每年6/1(2015改成5/15)就是馬糞海膽大屠殺日,大多數人以嘉年華式的慶典視之,殊不知如此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資源掠奪方式,是澎湖這個以海為生、生態環境極為脆弱敏感的海島生態系最大的殺手。人類歷史上或是學術研究結果已有太多的實例,再再證明如此短視愚蠢的行為將招致災難性的毀滅。

馬糞海膽族群銳減、個體小型化以及族群數量不穩定等等特徵,說明這物種族群已經面臨死亡移除率過高、幼生補充不足的威脅。

造成這樣威脅可能的原因有三;

1. 人為採捕過量:

每年不限數量、至盡方休的採捕方式,已經讓族群內已達最小生殖體型的個體數量過少,也就是說族群裡可以生育的個體,一輩子沒有機會生一次小孩,這樣會造成族群(人口)數量銳減。

此外,開放採捕的時間當初似乎為了迎合消費者,覬覦著肥美的生殖腺,所以意指著也是馬糞海膽生殖季節,如此一來,所有即將參與生殖的個體遭逢集體的移除,可以想像是澎湖所有的孕婦一夜之間全部被屠殺,當然再也看不到可愛的小孩子。

【解決方案】將漁期的限制改成「採捕量」或「漁區」的限制。不論是科博館棘皮動物專家趙世民博士呼籲的抓7放3、或是澎湖漁區分區年度輪採等等方法,主要的目的都是要藉由馬糞海膽多產的天性,保留一部分的可生育個體迅速地補充族群數量,同時也滿足消費者嚐鮮的需求,而且這樣一來,限量採捕將讓馬糞海膽的價格穩定,採捕者有更高的收益。這是一個三贏的策略。

2. 棲地破壞:

馬糞海膽主要生長在珊瑚礁區,其生活史階段與珊瑚礁的關係十分密切,由於澎湖海域珊瑚礁棲地劣化速率極快、情形極為嚴重,主要的原因是人為干擾(有機廢汙水、機械破壞、碳排暖化酸化、沉積物等等)、全球氣候變遷以及生物間的交互作用。

其中人為干擾的部分占了最大的比重,因此,有效管理約數人為之干擾對於澎湖海洋生態永續存在來說是當務之急。

【解決方案】

A.劃設保護區,以每個村里皆以海岸線長度5-10%為基礎、20%為目標,進行保護區劃設以及自主管理。這樣一來沒有爭議比較,同時也可以讓村里參與環境保護的操作與成效說服。同時亦可引進企業認養,凸顯村里自我管理的成效與動機強化。

B.儘速完成衛生下水道的建置,澎湖馬公市所產生之大量生活廢汙水已對澎湖內灣造成極大的汙染,原本具有魚、蝦、貝、介類哺育場的生態功能逐漸在消失,如此一來,會導致漁業資源的枯竭。

3. 生物族群自然變動:

生物會因為自然環境裡的物理、化學、生物等因素的變化,造成棲息區域遷徙、食物豐歉、生存(死亡)率等等的變動,導致族群數量的增減。例如: 冬末春初水溫較高導致海膽要吃的海藻生長不佳,雖然有很多的海膽苗著苗補充到海中適當棲地,但是卻沒辦法提供足夠的食物給海膽,導致海膽生長率、存活率皆不佳。

或是生物之間互相捕食的壓力,例如海中以海膽為食的魚類數量大增或大減,就會間接導致海膽族群數量減少或增加。這些除去人為干擾因素以外的自然變動,也會明顯地影響自然族群的變化。

【解決方案】祈禱。

綜上所述,今天以海膽為例,明天可能是海參、丁香、章魚等等,或是澎湖其他不同的物種都一樣,都可以用相同的管理邏及逕行管理跟保護,而且最大的問題是在於人為的採捕以及干擾,希望能以海膽做一個開始,最後能夠達到澎湖人與海洋生態共生的理想境界。

為搶救海洋生態,「我是澎湖人」和「澎湖青年陣線」等澎湖在地團體,共同提出以下訴求

  1. 澎湖縣政府應該立即性禁止捕捉海膽,最少以兩年為期。
  2. 將漁期的限制改成「採捕量」或「漁區」限制,並劃設保護區。
  3. 相關單位儘速完成澎湖衛生下水道的建置。
  4. 修法增加查緝人員編列數、加重非法盜採捕之罰金與刑罰,從源頭控管有效遏止,當罰金遠高於非法採捕之利益時,才能杜絕違法誘因。
  5. 縣政府應輔導漁業轉型升級。透過跨部門整合打造澎湖漁業產銷平台,提高海產利潤、拉高售價,並提供業者專業升級輔導、協助改良觀光漁業,讓漁業走向「高值化」,創造「人海」雙贏。
  6. 網友如在網路上看到任何關於海膽保育類海洋生物的任何買賣、食用或捕抓的資訊,不要分享轉貼。

陳盡川在與海洋專家學者趙世民博士及張國亮場長探討後,給澎湖光復縣長的搶救馬糞海膽計畫建議文中指出:

有可能海洋自然環境的馬糞海膽為數太稀少,造成馬糞海膽沒有機會聚集排放精卵,或某種原因阻擾馬糞海膽的生殖功能。為探究及彌補自然環境中的缺陷,可考慮擇選適合場所,如廢棄漁鰛或漁港,撈採一些馬糞海膽來圈養,以營造夠多夠大的群聚效應,促成精卵成功受精的機會,並可就近觀測其在自然情況下的生殖過程,更可供長期研究其生態週期的變化,以累積我們對馬糞海膽生態的了解及知識。

故誠請光復縣長政策性命令種苗場或准許我們志工隊提前採撈馬糞海膽以集中圈養照顧研究,更建議配合鳥崁社區海膽保護區的規劃設置,將廢棄舊港利用來作為馬糞海膽自然復育的陪養區,讓陪養自然産卵受精的精卵自然流放到週邊海域成長,以成就海膽保護區的真正效益,我們可預感對設立澎湖第一好膽海膽保護區充滿期待的烏崁社區的認同與期盼,如此一來也更能彰顯光復縣長的縣政政見及成效,希望明智的光復縣長能智慧的成就此一建議方案。

上下游報導,面對澎湖海膽難題,澎湖縣農漁局副局長薛宏營只說,還需要更多資訊了解現況。

目前除了請種苗場續做人工海膽繁殖外,也在尋找適當海域做自然復育的示範點,「一切都還在討論,今年很難會真的禁捕,但若資訊明朗化後,縣府有可能調整管制作為,看是採取總量或是區域限制、甚至挪動開放採捕期,都有可能。」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