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死定讞僅19天,為何先槍決鄭捷?羅瑩雪:只是做該做的事

判死定讞僅19天,為何先槍決鄭捷?羅瑩雪:只是做該做的事
Photo Credit:蘋果日報新聞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鄭捷死刑定讞19天後即執行死刑,法務部對此表示,「需要快速執行以導正社會」;鄭捷辯護律師團則發表聲明,指出法務部並未審慎審核執行死刑,此舉是對生命權的無理剝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法務部長羅瑩雪昨(10日)簽署鄭捷的死刑執行令,並於晚間8時許執行完畢,處理速度震驚各界。而除鄭捷外還有42名死囚待槍決,為何鄭捷先執行?法務部長羅瑩雪今天指出,這是因為鄭捷在眾目睽睽之下施暴,對社會治安產生不良影響,想讓那些想效法他的人知所警惕,所以快速執行此案。

ETtoday報導,捷運隨機殺人犯鄭捷於4月22日四個死刑定讞,當時外界曾擔心520政權轉移是否會影響死刑執行,而曾任法務部長的馬英九總統在上月25日受訪時表示,只有法務部長能夠簽屬執行刑死刑,流程上則是最高法院判處死刑後,還必須將相關卷證送到最高法院檢察署,交由檢察總長審查有沒有非常上訴理由,接著才由法務部長發函給執行機關,監所收到文後在72小時內執行死刑,「程序如此,不可能在很短時間內完成,這不是拖時間,而是應有的慎重還是要有,人命關天,這點我們非常清楚。」

而就在鄭捷死刑定讞19天後,法務部長羅瑩雪昨下令准執行鄭捷死刑,並於昨晚8點47分在矯正署台北看守所刑場執行完畢,與因地下賭場利益而犯下殺人案屏東縣前議長鄭太吉槍決速度同樣迅速。

法務部:對死刑犯的人權保障程序已臻完備

對於鄭捷案定讞僅19天就執行死刑槍決,法務部次長陳明堂在昨晚鄭捷伏法後舉行的記者會中表示,法務部從未說過520前不執行死刑;而目前除鄭捷外的死囚共有42人,他們的犯行是對特定被害人造成危害,造成1至3人死亡,但鄭一次奪4命、讓22人受到輕重不等的傷害,又是在捷運上犯案,造成不特定的大眾全面恐慌,人神共憤,影響重大,因此先對他執行死刑,以實現社會正義,保障絕大多數善良百姓的安全與福祉。

ETtoday報導,對於外界質疑死刑執行程序,陳明堂表示,鄭捷的死刑執行令由法務部長羅瑩雪在10日下午4點簽下執行令。而法務部在收到最高檢察署送到的卷證資料後,先確認高檢署有依規定詢查有關死刑犯有無聲請釋憲、非常上訴、再審及精神狀態等情狀,並指派參事予以專責審核全案相關卷宗,再由法務部長邀集3位次長、主任秘書、法制司司長、檢查司司長等開會,審查有無任何不應或不宜執行的狀況。

隨後,法務部依「審核死刑案件執行實施要點」,向司法院、最高法院、台灣高等法院、最高檢察署及矯正機關查詢死刑犯有無聲請再審、非常上訴、大法官解釋、心神喪失及心理或智能障礙,最後再向總統府確認均無申請或獲得赦免,方批准執行,對死刑犯的人權保障程序已臻完備。

此外,陳明堂否認羅瑩雪和準法務部長邱太三密會後,才決定執行鄭捷死刑,陳明堂說,昨晚決定執行槍決鄭捷時,把新聞稿傳給邱看,邱才知道此事。

羅瑩雪:為使社會導入正途,所以加快執行

蘋果報導,而法務部長羅瑩雪在今天上午出席行政院毒品防制會報前受訪時則指出,「鄭捷帶來的傷害,讓人心惶惶,治安產生不良影響,為了要使社會導入正途,讓那些崇拜、想效法鄭捷的人知所警惕,所以我們快速執行此案,因為此案案情非常簡單明白,證據直接明確,審查過程也照過去一樣,每個步驟都做了,但就像剛剛講的原因,所以比較快。」

她表示,鄭捷三審判決之後,大家就在討論,認為此事比較特別,應該要先提出來處理,當她簽下執行令後,執行是台高檢決定的時間,時間是台高檢自己聯繫安排。

而外界有聲音質疑進展過快,質疑是否要爭政績?對此,羅瑩雪說,「512內閣總辭,我卸下法務部長身份後,就只是一個平常小老百姓,不需要爭取政績」,而簽署鄭捷的死刑執行令,也沒有什麼壓力,就是平常心,做該做的事,也沒有特別跟總統馬英九報告,「過去馬總統跟我談到執行死刑時都說就依法辦理」。

蘋果報導,至於沒有事先通知鄭捷律師,羅瑩雪表示「是因若事先通知的話,所有的死刑都不可能執行,因為相關的人可能會提出再審、非常上訴等等的動作,那會使得死刑的判決形同具文,變成沒有作用」。

自由報導,近十四任法務部長中,以呂有文任內槍決114人最多,王清峰未曾執行,羅瑩雪排行第八。羅瑩雪上台後先批准槍決五名死囚,接著在去年槍決王秀昉、曹添壽、鄭金文、黃主旺、王俊欽、王裕隆等六死囚,昨天是在她下台前兩天執行死刑,也是羅在部長任內第三次、第十二名槍決死囚。目前待決死囚,扣掉鄭捷和停止執行的鄭性澤,剩下41人。

鄭捷辯護律師錯愕:法務部此舉是對生命權的無理剝奪

聯合報導,鄭捷義務律師團成員黃致豪在昨晚聽聞風聲後,曾致電希望法務部槍下留人,但得到回覆是依法執行。對此,鄭捷的辯護律師團發表聲明表示遺憾與不解,因為鄭捷日前向法扶申請非常救濟程序的扶助獲准,律師團準備提出非常上訴、再審及釋憲,但法務部一反過去聲稱會審慎審核執行死刑之做法,在判決確定短短兩周內就執行死刑。

律師團指出,本案偵查中,除了第一次警詢完畢有法律扶助律師短暫到場,整個偵查程序不論是警詢、檢察官訊問、羈押訊問,甚至是搜索、扣押、精神鑑定程序等,鄭捷都沒有律師協助。

律師團表示,法務部如此迅速執行死刑,未通知家屬及辯護律師,使被告在判決定讞後仍無法有充分時間獲得辯護人協助非常救濟程序,是對生命權的無理剝奪,已經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律師團深感遺憾。

自由報導,而對於鄭捷於昨晚槍決伏法,傷者之一的教師陳家慧表示,「很錯愕!我覺得是政治的操弄。」陳家慧指出,如果鄭捷的殺人動機是因為沒勇氣自殺,那應該判他終生監禁,而非輕易執行死刑,讓他得償所願,否則受害者何其無辜?

她強調,鄭捷雖然死了,但這件事還沒有落幕,很多受害者至今仍無法平復,她的手也永久損傷,比起死刑,國家更應該做的是教育及防範未然,她一直希望能去探監,深入研究鄭捷的想法,作為日後教育的參考依據,才能避免類似的人格及事件再度出現。

律師團針對鄭捷遭執行死刑新聞稿全文

黃致豪律師、梁家贏律師、林俊宏律師(2016年5月10日22:50)

針對新聞報導鄭捷於105年5月10日已遭執行死刑一事,執行前並未通知家屬及委任律師,律師團深感遺憾與不解。因鄭捷已向法律扶助基金會申請非常救濟程序之扶助並獲准許,扶助律師團日前才開會準備提出非常上訴、再審及釋憲,惟法務部竟一反過去聲稱會審慎審核執行死刑之做法,於判決確定短短兩周即執行死刑。

本案確定判決對於所有偵審程序之違誤均視而不見,甚至一反過去最高法院於死刑案件中強調教化可能性之嚴格量刑調查程序於不顧,竟於判決中曲解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僅以本案屬最嚴重罪行即將鄭捷判處死刑,判處死刑之恣意性莫此為甚。

在審判最終處以死刑的案件中,嚴格遵守公正審判的保障誠屬重要。審判未遵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而最終判以死刑,構成第六條無理剝奪生命權。

人權事務委員會曾在1989年的Reid v. Jamaica(355/1989)案中明確認定:所有的面臨死刑的人均有獲法律協助的權利,而這種權利是不言自明的,且該法律協助亦應貫穿整個訴訟程序,自對被告採強制手段開始,國家即有義務告知其有聘請律師之權利,當犯罪嫌疑人之資力無法負擔律師費用者,則為其聘請律師、使其獲法律協助即為國家之義務。

本案偵查中,除第一次警詢完畢,有法律扶助律師曾短暫到場外,整個偵查程序中不論警詢程序、檢察官訊問程序、羈押訊問程序,甚至是搜索、扣押程序,精神鑑定程序等被告均無辯護人之協助。本案偵查程序使用藥物輔助會談,屬侵入性之身體檢查,未經書面許可又無必要,違反不正訊問禁止、不自證己罪及醫療常規,以致於台大醫院所提出之精神鑑定報告有諸多違法情狀等,均與被告偵查中無辯護人辯護有關。

法務部如此迅速執行死刑,未通知家屬及辯護律師,使被告於判決定讞後仍無法有充分時間獲得辯護人協助非常救濟程序,就是對於生命權之無理剝奪,已經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律師團深感遺憾。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Zou Ch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