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真的是22K的解方嗎?從準教育部次長「青年作賤自己」的發言說起

創業真的是22K的解方嗎?從準教育部次長「青年作賤自己」的發言說起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準教育次長陳良基不能像台大副校長陳良基一樣,只看見成功的學生,不然這對全國的年輕魯蛇們來說,會是極其可怕的災難。

文:撥開

日前台大副校長陳良基對於年輕人領22K的看法,引起一片嘩然,不僅遭受勞工陣線協會社民黨的大力抨擊,就連台大財金系的教授都發文反駁。但觀察留言即可發現,仍有不少人認為這是陳良基在台大創創週的發言,是對有能力的年輕人的鼓勵。

陳良基也在自己的粉絲專頁反駁,認為自己的發言「勉勵年輕人投入創新創業,否則台灣年輕人空有一身工夫,還是做很廉價工作,等於『自己把自己作賤了,別人也不會救你』。」他只是在鼓勵「有一身功夫」的年輕人,對於造成誤解深感抱歉。

然而,就算我們先不討論其他所謂「沒有能力」的年輕人,不討論22K補助政策對台灣勞雇市場的影響,把這句話背後的意識型態暫且擱置在一旁,創業就真的是年輕人面對低薪環境的解藥嗎?我們可以嘗試以台大「創創學程」作為切入點,一探學生創業的神秘面紗。

台大創新創業學程近幾年來錄取率屢屢登上台大最低,顯然在校方大力宣傳下,學生也將創新創業視為打破勞動市場低薪困境的方法、一種新的可能性。但對我身在創創、正在努力嘗試創業的朋友來說,這件事未必有外界想像的光鮮亮麗。

首先,在學程安排的必修中,學生必須面對海量的課程負擔。這件事本無對錯,但我們需記得的是:一來學程的學生們都有自己本來的專業要顧,加上創創學程的課後就是兩倍的負擔。

其次,大家來自各自不同的科系背景,每個人對創業的想像都很不一樣,需要學習的能力更是不盡相同。但這些歧異都在學程的安排下被抹除,每個人在學習的過程中面對這些可能有用、可能無用的技能,面對自己本業與創業之間的拉扯,不僅花了大量的時間、精力,對心理亦是極大的負擔。

再者,創業本身就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一方面要經常與團隊的其他人相處、磨合,另一方面還要投入大量的心血在案子本身,費時費力。以我一個朋友為例,她一個禮拜開會次數3到5次不等,每次至少3小時,花在產出上的時間更是不計其數。在失敗的壓力下,創業這檔事是責任制中的責任制,比血汗還更血汗。

最後,創業更大的課題是資金需求與報酬的不確定性。這裡的資金需求並不是創業信徒常提到的天使投資人、創投環境等等,而是在摸索自己想法時需要不斷投入的金錢。沒有人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點子有沒有意義,有沒有發展的價值,在案子發展成天使投資人眼前有一定成熟度的企劃之前,都是需要大量的嘗試與針對回饋的調整的。

以我正在嘗試創業的朋友為例,在初期的一次極小型的宣傳失敗,成本就破萬,這些都是要用自己其他的收入來填補的。而在不斷地把錢投進無底洞同時,日後的報酬是不可知的。拿到國外幾百萬投資的畢竟是少數人,對更多台大的創創人來說,能夠收支平衡已經是個比較好的結局了,血本無歸的更不在少數。對比其他穩定拿22K的同輩人,誰貴、誰賤?

談了這麼多創業之艱難,並不是要檢討台大創創學程,畢竟如果要向這個方向發展,有更多身在其中的人可以談得比我更多更好。更不是要抹煞創新創業的意義,而是我們必須先拆解「創業神話」,先討論創業的侷限,才能正視創業的可能性。

創業不是3D列印,腦中有個點子,就能按幾個按鍵而「Boom」一聲生出成品,就連3D列印都不是這樣運作的。3D列印需要前期資金投入,需要大量時間建模,需要不斷地修正,就算做出成品,也不確定其在市場上的意義。創業亦是如此,過程中需要不斷地學習、討論,需要各式各樣資金的要求,投入大量成本與機會成本卻未必有同等的報酬,換算成月薪未必能有22K。

它的高負擔、高風險注定了它的高排除性,是個只有少數人能夠玩得起的遊戲。所以它可以是一些人實踐自己想法的一種方式,但不能是面對結構性問題的靈丹妙藥。就連一般人想像中應該比較「有能力」的台大生,都只有一部分的人能得到想要的成果,更何況一般人?

而這正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討論一開始放在旁邊,暫且不談的意識形態問題。我們總會想像有一群人比自己更優秀,而將失敗歸因在個人身上。但從台大創創學程看來,就連享盡各種資源的台大生,在創業時都只有少數人能夠脫穎而出。

當成功者已是少數中的少數時,他們真的是官方最需要關注的人嗎?創創學程跟陳良基最需要面對的問題是同一個—如何看到失敗者?成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失敗卻只要一個因素沒做好就夠了,於是失敗者遠遠多過成功者,而創創有沒有提供足夠的安全網給創業失敗的學生?

創創在邀請創業成功的學長姊回來分享經驗的同時,有沒有收集來自其它創業失敗的人的回饋,找出大家失敗經驗的共通性,進而調整自己的課程安排?這也是陳良基這次發言引發熱議的原因,人們的批評並不只是因為大家覺得這段話太過苛刻、有失公允而已,背後的意識形態才是最令人不安之處。

教育不是只為了有能力、有一身功夫的人而設計,更重要的是如何讓更多的人也有所謂的「能力」。最重要的是,準教育次長陳良基不能像台大副校長陳良基一樣,只看見成功的學生,不然這對全國的年輕魯蛇們來說,會是極其可怕的災難。

本文獲台灣教授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