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獲得伸張了,他那複雜的過去再也沒人聽見,而我們也錯失邁向更好世界的機會

正義獲得伸張了,他那複雜的過去再也沒人聽見,而我們也錯失邁向更好世界的機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總要學生去思考這些社會問題背後的原因,很多時候,眼不見為淨的概念,只會造成更巨大的問題。

幾天前跟學生聊犯罪。

其實,跟學生聊犯罪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每次提到我總特別小心。傳統的教育,其實不太喜歡跟學生聊犯罪這件事,每次不得已提到,總是一再告誡學生「不可以這樣做」,並不針對犯罪情形多做解釋。

用遮蔽的方式,給學生一個「美善」的世界,刪剪掉「不合宜」的教材,是我們習慣的處理模式。

可偏偏我上課的時候,總是把自己所見所聞裡面最醜陋、不堪的社會黑暗面說出來。

我總要學生去思考這些社會問題背後的原因,很多時候,眼不見為淨的概念,只會造成更巨大的問題。

聊著聊到了「哀矜勿喜」

這句話出自《論語》,不過其實是曾子說的。

有學生問我這句話具體的意思,我稍微解釋了一下。

曾子當時是說:「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這句話是給一個要去當典獄官的人說的。這邊的「情」指的不是感情,而是「實際的情況」,是「情」這個字比較古的解釋。

整句話的意思大概是,因為在上位的人沒有做好,民間自然也有許多問題。當一個典獄官如果能了解人民犯錯的實際原因,千萬不能因為逮到了人民的錯誤而感到欣喜。

「哀矜勿喜」背後的憐憫意味是很強的,用來看今天的社會意義依然重要。

我想起上一篇文章〈陽光照不進來〉裡寫到的朋友的故事。如果當時那個警察的態度是「哀矜勿喜」的話,那就不會鑄下這麼巨大的錯誤。

但那個警察需要業績,因此威脅利誘,讓犯錯者走上一條不歸路。

聽到這個故事的人都覺得警察可惡,然而,我卻覺得這背後有更複雜的結構問題。

「哀矜勿喜」是一個被要求出來的態度,而不是一開始就必然擁有的。

這個故事裡需要被同情的不只是犯錯的朋友,還包含那個見獵心喜的警察,他們都是結構下的受害者。

一個執法人員在抓到不法者之後會感到欣喜,是因為他將這視為一項成就。然而,從較全面的視野來看,這個欣喜是應該迅速被更大的疑慮與痛心給掩蓋的。

我們都期待一個更美善的世界,而沒有一個犯罪行為是應該被獨立出來當作個案討論的。所有的社會問題都不能忽略結構、忽略來龍去脈、忽略根本的原因。

抓到一個不法者,最重要的不是執法,而是去理解其背後的原因。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個充滿不公不義的世界,「如得其情」,如果我們知道實際的情況是怎麼樣的話,千萬不要感到高興。

或者,我們如果真知道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會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我告訴學生,「哀矜勿喜」最大的重點,其實在這個「情」字。

「情」指的是實情。這個人的人格從何而來?又為什麼會這樣子做?他的想法是什麼?遭遇又是什麼?

一直追下去,問題是追不完的,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可能去了解,盡可能站在他的處境,仔細想想。

所謂站在他的處境,指的不是單純的時空位置互換,而是要思考那個人從小到大得到的資源、受過的教育、面對的社會等等。

很多時候,我們很難真正去了解一個人是怎麼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

「哀矜勿喜」這件事,要求的從來都不該只是執法者。

我問學生,什麼是歧視、霸凌。

他們告訴我,當我們擁有的比別人多,過得比別人好,卻反過來去欺負、嘲笑甚至壓迫這些弱勢者,這樣就是歧視、霸凌。

「所以,我們不該去欺負這些擁有比較少的人?」我問。

學生點頭。

「那,道德上不足的人呢?」我又問,學生楞了一下。

「我的意思是,那些缺乏某種美德的人,比如白目的、不懂得關心別人的、不謙虛的等等,或者,所謂的壞人。」

學生開始遲疑了。

我告訴他們,很多時候,我們清楚知道自己擁有比較多的資源,必須要去同情匱乏的人,但是,我們可不可以把這些「道德」、「美德」也視為一種資產?

有時候,我懂得要表現成一個有道德的、有教養的人,不是因為我比較優秀,而只是因為我比較幸運。

我的意思是,我們可能因為比較良好的教育環境、家庭背景,或遇到了很厲害的老師,教會我們這些等等,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將這些已經學會的待人處事方式,當作一個要求別人的絕對標準。

每一個人格上有缺陷的人,都是被一個相對完美的眼光定義出來的。

如果我們不去考慮背後的問題,而直接去排斥這些道德上匱乏的人,那和有錢人霸凌窮人又有什麼不同呢?

這個社會上有很多人其實不是真的擁有那麼完善的人格,卻幸運地學會一種討喜的行為模式。更精確一點說,那是一種適應社會的能力。

但同時,也有很多人沒機會學會這些,就被社會粗暴的「懲罰」了。

如得其情,哀矜勿喜。關於那個「情」,關於那個我們很難徹底去了解的,每一個人獨特的成長過程,我們要非常謹慎地去面對。

否定一個人很簡單,但一連串的否定,只會換來一個殘缺不全的世界,並沒辦法帶給我們更多。

面對他人的錯誤,當然可以去規勸、糾正甚至讓社會給予應有的懲罰,但這些行為的目的,並不只是要教訓這個人,而是為了一個更好的世界。

本來,這個道理並不難懂,難就難在,很多時候我們急於判定他人的錯誤,卻忽略了這些錯誤背後的可能原因。

素樸的正義感與生俱來,那是上天賜給我們的善良基礎,但面對如今這個複雜的社會,複雜的結構問題,這些過於簡單的善惡判定,很有可能引起更巨大的社會問題。

畢竟,我們離那個簡單的社會也遠了。時光不可逆,該怎麼謹慎地往前走,才是我們接下來必須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