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短…然後呢? 在「人生意義」課談死亡

人生苦短…然後呢? 在「人生意義」課談死亡
Death by Teodors Ūder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如我們認為人生已經太長(或至少是足夠長),便未必會擔憂死亡——死亡是個問題,也許不是因為終有一死,而是因為死得太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學期已近尾聲,「人生意義」一課今天終於講到死亡的問題。指定讀物只有一篇,就是Thomas Nagel的《The View from Nowhere》最後一章 “Birth, Death,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然而,學生忙於寫期終論文和預備考試,大多沒有讀這文章便來上課了。這是意料中事,因此我先提綱挈領講解了 Nagel的主要論點,然後用提問和討論的方式,刺激他們思考死亡與人生意義的關係。

我先問他們:「在地球的所有生物中,是否只有人類才意識到自己終有一天會死亡?」大多數學生認為是,於是我問那幾個持相反意見的學生可不可以舉些反例。其中一個學生以黑猩猩為例子,說有科學實驗證明黑猩猩有自我意識, 加上黑猩猩見過其他動物(包括其他黑猩猩)死亡,我們有理由相信有些黑猩猩明白自己終有一死。

接著全班一起討論這個例子,有學生提出疑問,說見過其他動物死亡不等於有「死亡」這個概念,如果只有自我意識而沒有「死亡」概念,那便不會明白自己終有一死。另一個學生補充說,除了自我意識和「死亡」概念,還要有「將來」這個時間觀念,否則仍然不會明白自己將來會死。結論是我們沒有足夠理由相信黑猩猩(或其他動物)意識到自己終有一天會死亡。

討論完這個例子後,學生開始顯得興致勃勃,我「乘勝追擊」,先播了一條極短片:

這是Xbox多年前的廣告,裏面的口號是"Life is short, play more"。這條短片大大誇張和形象化了"life is short",應該有點刺激思考的作用。我接著問學生是否同意 “life is short",全班同意。其實,如果不認為人生苦短,死亡便未必是問題了。

換句話說,假如我們認為人生已經太長(或至少是足夠長),便未必會擔憂死亡——死亡是個問題,也許不是因為終有一死,而是因為死得太早。

接下來的是一個小小的遊戲:我要求學生每人寫一句像"Life is short, play more"的口號,前半仍是"Life is short",後半則是創作,但要反映自己的看法。這個遊戲不算成功,因為大部分學生無甚創意,只是寫出陳腔濫調,例如"Life is short, don’t waste time" 、"Life is short, be yourself"和 “Life is short, love more"。不過,以下兩句卻頗有意思(不解釋):

  • “Life is short, make it feel short."
  • “Life is short, meaning can lengthen it."

一堂50分鐘,很快便完了,我還未講到人生意義!50分鐘雖短,但還有下一堂;人生苦短,而且只得一生。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魚之樂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