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的自認非藍非綠,請把政黨票投給小黨

如果你真的自認非藍非綠,請把政黨票投給小黨
Photo Credit: 孟傑 陳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孟傑 陳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孟傑 陳 CC BY SA 2.0

作者:Vote for Vendetta(Vote for Vendetta活動發起人,鼓吹以政黨票為出發點,消滅當今在台灣偽裝為「政黨政治」的「朋黨政治」)

服貿之爭的激烈空前,並不是偶然,它是經由長期的選民盲目造成的。非常多數的人,不論如何都只挺特定的顏色。造成巨大深遠的影響。

我們不用選票對執政黨如何操控監察院表示意見,與大政黨們聯手貶損了五權憲法中的監察權,造成監察院的彈劾職責,幾乎無法使用。

我們不用選票對黨國不分的大政黨們進行制裁,造成我國的法案表決只要有所分歧,都可以看到黨派「黨紀處分」手段,堂而皇之地出現。

我們不用選票對操控媒體的政黨表達不滿,造成媒體三天兩頭把黨務當作國家大事登在頭版。在中國時報副社長「率團專訪」之下,我們在該報看見了郝龍斌高喊「沒有2014就沒2016」;而自由時報更是刊登蘇貞昌疾呼:「選贏2014 才有2016」。這樣的標語,讓人覺得他們像操控三國志電玩一般,只有攻城掠地,卻看不到人民的福祉被擺在何處。

我們看到馬總統面帶微笑,開記者會回應學生,卻看不到泛藍共主馬主席的回應;我們看到蘇助選員的熱情,卻看不到泛綠領頭蘇主席的初衷。

我們看到蔡正元委員承認,立法院的程序委員會,像是兩黨菜市場討價還價的事實。

我們看到有人挺服貿,卻忽視那是全球唯一拿飛彈瞄準我國,不承認我國護照,會發給我們台胞證的國家,我們必須嚴肅慎重看待兩岸關係,簽條約之前,因為地位的特殊,制定監督機制。

我們看到有人反服貿,卻不知道服貿的內容,亦不承認進佔立法院違法的事實。因為我們都是守法公民,害怕違法,卻忘記史上留名的革命與社會運動,無不違當時法律,雖在當時造成騷亂,卻深化了民主基礎,故現下台灣的動盪,是否有價值,端看我們在此事件的收穫與學習是否值得,難在今日武斷。

Photo Credit: othree CC BY 2.0

然而,我們只想強調自己守法,譴責對立者不守法,或是趕快幫自己支持的集團脫罪。遙想當年,死硬派會說陳前總統會貪污是因為持家不嚴而遭拖累,當今亦有人會說馬總統不得民心、治國無方只是笨中之笨、大智若愚,但卻無法去告訴自己,十餘年來大政黨們無視憲法精神,讓監察院空轉、行政權獨大,以黨制度箝制國會,便利自己黨派,是何等齷齪私心!大黨派毀憲亂政之昭然,卻無人聞問,在一次又一次的票選中,被容忍、被遺忘。

我們的嬰兒潮世代,甘願用二十餘年的選票,源源不絕餵養特定兩政黨,好似養鬥寵物般,自己養的鬥贏了才爽,被自己的寵物咬了、痛了、流血了就暗暗吞忍,從不計較;被對方的寵物攻擊了,才哇哇大叫,戟指大罵。

我們的年輕人成了紅衫軍、黑衫軍,勇敢上了街頭,卻太早放棄跟自己的爸媽、親戚對話,而沒有說服他們選票可以改變一切,可以將已被權力薰陶腐敗的藍綠政客一起趕下政治舞台。

到了今天,我們仍對於自己把無藍綠色彩、對政治有熱情的人拒於國會外二十餘年,不作反省,還能凜然說著自己沒有藍綠傾向,自己是中間選民,但事實上至少八成以上的國民都為現在的藍綠巨獸,花了大錢、幫了大忙。

因為,我們用政黨票,繼續武裝藍綠,以一票200元,全國一千餘萬票,累計20.8億、29席不分區立委的代價,在2012給予它們對立的能量。

我們犯的錯誤太多也太長。但,我們可以彌補!

只要我們接納關鍵少數的概念,用選票讓顢頇大黨皆「國會不過半」,就可以解決藍綠病態共治的現況。您可以不知道應該支持哪個小黨,但您至少知道,人民的共敵,就是泛藍與泛綠這種只有政黨利益訴求,而無政治理想的集團。

有政無治、有統無治可能在2016結束,只要我們一起運用政黨票,做個大試驗,讓第三種路線進入議場,讓國會的法案,在您們所尋覓的、具有良知的關鍵少數上出現。

就算您不知道要投哪個小黨,請將選票投給任何小黨,不給予藍綠巨獸,亦是絕佳的抗議手段,勝過廢票,勝過不投票。

選民以良知與虛心研究、檢討政治生態,開創小黨市場,結束藍綠輪流壟斷,將是我們最後的機會。我們會看到一個今天因服貿議題對立兩邊的國民都樂見的景象:

有政治熱誠、非藍非綠的人才,以合法的方式、委員的身分,走入議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