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少子化嚴重?研究:台灣工時長薪資低,育嬰假不敢請

為何少子化嚴重?研究:台灣工時長薪資低,育嬰假不敢請
Photo Credit: JB@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工時長、工資低有很大關聯,以致女性不敢生小孩、不敢請育嬰留停,就是請了回不去原來的職缺,夫妻也沒有時間好好去規劃家庭願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報導,台灣少子化對社會結構、經濟發展等各方面產生重大影響。在科技部經費補助下,台大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副教授陳玉華與政治大學社會系教授陳信木,共同執行為期3年的「近期回升的生育率能否持續?制度變遷與婚育行為的連結」研究計畫,針對1950至1995年出生的女性,進行世代累積生育率研究,今(11)日公布研究結果,台灣的高教擴張對生育率有一定影響,但是工時太長以及生育成本太高導致晚婚與不婚,才是生育率低的主因。

蘋果報導,研究結果顯示,台灣婦女的生育總量確實隨著世代演替而穩定遞減;1970至1980年出生的女性世代,生育步調不但起步晚、完成生育數量也拖延較長的時間,有可能出現最低的生育率。值得注意的是,1980年之後的年輕世代雖然晚生育,但因為育兒津貼及育嬰假等政府政策的鼓勵,有「急起直追、迎頭趕上」的現象。

陳玉華表示,「晚結婚」跟「晚生育」是台灣少子化的原因,但不同階段有不同理由。早期研究發現,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中,帶給民眾很大的印象是要提高學歷、努力工作,未來才會有好的發展,以致求學時間太長、太努力工作都會造成晚婚,自然就會晚生育。而70、80年代女生學歷提高,很多男性無法接受家中有一個這麼聰明、可能又會賺錢的太太,以致男女兩性無法找到合適的對象婚配。未來只要男女兩性教育程度愈來愈接近,而且可以互相欣賞,情況應該可以改善。

醒報報導,陳玉華認為,綜觀所有因素,影響生育意願的關鍵在於台灣人重視工作甚於家庭,所以為了工作可能會放棄生育計畫。而這與台灣工時長、工資低有很大關聯,以致女性不敢生小孩、不敢請育嬰留停,就是請了回不去原來的職缺,夫妻也沒有時間好好去規劃家庭願景。台灣在育嬰假、育嬰津貼、公共托育還有生育後的就職再訓練等方面的政策卻遠遠不足,且缺乏系統規劃。

研究結果顯示,台北市生育率在2010年後有上升趨勢,不過生育年齡仍多集中在30歲以後。這樣的現象可能跟台灣目前的生育政策對中高齡產婦較有助益,還有台北市女性比例比其他縣市為高有很大的關係。陳玉華分析,如果有工時、居住安排、貸款、育嬰留停等政策介入支持,就可以提升生育率。建議政府應該參考台積電一年貢獻台灣1%的新生兒、鼓勵員工生育的作法,作為標竿激勵其他企業仿效。

NOWnews報導,陳玉華表示,台灣民眾相當理性,會評估各種條件,讓孩子誕生在最有利環境,不僅政治與經濟風暴會影響婚育時間的選擇,趨吉避凶的社會傳統文化也左右台灣民眾的決策。例如2000年剛好龍年,傳統角度可能較為吉利,2011年適逢民國百年,都讓出生率相對較高。當台北市推出「助妳好孕」政策時,台北市新生兒佔全國比率由10%上下,大幅成長到約14%,顯示政策能夠帶動生育意願。

人口老化已在低經濟收入縣市發酵;2004年人口年紀差異集中在台北、台南、高雄等都會區,然而2013年則發現,人口老化區域則集中在南投、雲林、嘉義、高雄等區域,藉此能夠發現,經濟條件越好縣市,越能夠推出較好的生育政策,不但吸引年輕族群入住,對於生育也比較有安全感。

另外,高教擴張對男性是否晚婚其實沒有太大影響,女性才是生育政策關鍵,因為通常在適合生小孩的年齡也是女性人力資本最高的時候,在機會成本的衡量下,不婚或晚婚比例就會大幅增加。而政府在支持適婚年齡女性生育的政策上反而是缺乏的,導致女性會選擇晚婚。而晚婚還引發了另一個問題就是不孕症與流產的機率提高,所以女性儘管有生育意願,也可能因過了合適年齡而導致生育風險過高而放棄。

聯合報導,陳玉華認為,政府應該擴大鼓勵生育的相關政策,育嬰留職停薪和津貼尤其應該落實,育兒津貼額度不應有區域性差別,而是全國一體適用,才能解決生育率下降導致的人口老化問題。陳玉華也建議,政府設定家庭政策時,不要太過強調家庭形式,現在的家庭更為多樣,20歲和40遂組成的核心家庭樣貌也不見得一樣,家庭政策應有更多元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