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了又如何──進原鄉做志工,部落孩童怎麼看?大人又怎麼想?

陪伴了又如何──進原鄉做志工,部落孩童怎麼看?大人又怎麼想?
營隊示意圖,非本文所指涉之任何當事人。Photo Credit: 國立高雄大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志工與部落建立了一段關係而與部落有多一點相互了解後,或許所該進行的工作將不僅是「陪伴孩子」。

文:陳慈慧

2008年2月是我與曲冰的第一次相遇,當時還是大一的我以數位人文關懷營隊輔的身份出現:活蹦亂跳、開朗直接的孩子們把我與他們之間綁住了一條線。從那之後,每次寒暑假,我都被他們從有著高速上網的電腦前面、一間又一間光彩繽紛的商店裡、柔軟一坐就陷下去的沙發裡拉到山上,他們的家鄉。

在這裡,與這些孩子們,我不需要我在城市所享受的種種設備,就在水泥地上、小溪大河邊玩耍,讓我得到了足以回味不知道多少年的快樂。每每看起他們的照片,我的嘴角就會不自覺的上揚!

只是心裡卻總還是懷抱著一個疑問,像我這樣的志工姊姊究竟部落有是如何看待我們的?而又能夠帶來怎樣的意義?這次,我第四次上曲冰,和一些學長姐以及《台大意識報》(下稱「意識報」)的同學們,我試圖去尋找一點點答案⋯⋯。

曲冰的孩子們

來到曲冰的第二天一早,我和《意識報》的李問與正龍就在要離開我們所借住的萬豐國小之前,看到兩個正要從後門旁邊小縫搬腳踏車進來學校玩的小朋友,一個小女生、一個小男生。小男生先從花台爬了進來,在前面拉著腳踏車,女孩在後面推。

李問看到小朋友就非常的興奮,蹦蹦跳跳的就跑過去說:「我們跟你們一起玩好不好?!」兩個小孩突然看到三個大哥哥大姊姊似乎還有些害羞,不過卻也答應了和我們一起遊戲。玩一玩,玩開了知道他們叫做傑傑和潔潔(化名)。

之後兩個一年級的娃兒還把我們拉去天主教堂轉移陣地、繼續遊玩。天主教堂和萬豐國小就是部落中小孩子們最常去的兩個遊玩地方;天主教堂裡和潔潔與傑傑跳上跳下的玩了幾輪後,幾個小朋友看到一起遊戲的我們都跑來加入,有草兒、小草、小愛三姐妹,還有安安、慧慧和三三(以上皆為化名)。就這樣八個小朋友和我們三個大朋友就光在教堂的水泥地上就玩了一整個早上。

中午了,玩了一整個早上,該回家吃飯了──上面這一句話,後面加的並不是一顆句號,或許是該加一個問號。

每個孩子的家中的經濟與狀態不同。傑傑媽媽在家,可以回家;草兒、小草、小愛三姐妹,媽媽住院,爸爸在醫院照顧媽媽,只剩下阿嬤,家中的一頓一頓飯,靠的是五年級的草兒,回家面對的是一堆生食等著自己煮來吃;而安安則是爸爸過世了,媽媽在外面工作要晚上才會回來,所以中午回家不會有飯吃。最後是草兒煮了一鍋麵,讓安安一起吃。

部落的爸爸媽媽呢?

所以部落的家長究竟是什麼狀況?這呈現了一個複雜的狀態。

有六、七個是其他家長口中沒有盡父母義務的家長,而許多卻也苦於生計。在曲冰,部落裡能維持生計的工具大概就是雜貨店與農田。開雜貨店的家長大概就可以都在家,農忙的家長就必須常常待在田裡,沒有店、又不種田的要賺錢的話就大多只能出外工作,有的可能晚上回來,有的就把孩子留下給阿公阿嬤帶。

這些家長在家時,有的會撥出時間督促小孩,而也有些則表示因為忙碌而實在沒有多餘心力。像是部落裡在種糯米椒的家長會長陳秀菊就這樣說她的生活:「常常5點我天剛亮就要到田裡工作,等到忙了一段時間,7、8點回去看時,小孩有時都不知道已經跑到哪裡了!」

她自己由於體認到需要錢來支應各種生活開銷,而把大部分的心力投注在農作物上面;又說因為農忙,就沒有百分之百盡家長的責任。對於這樣忙碌於農作上的陳秀菊阿姨,他告訴我們他希望外地學生能多辦一些活動,讓小孩能夠有人管,而他們家長比較能放心。

Photo Credit: 國立高雄大學

營隊示意圖,非本文所指涉之任何當事人。Photo Credit: 國立高雄大學

學生志工豋場

和陳秀菊阿姨一樣的,很多部落家長都很歡迎學生進入,而的確在曲冰也有許多的學生志工進來了。我們訪談的一些4、50歲叔叔阿姨,都還記得自己小時候有外面的大哥哥大姊姊進來帶活動。當時的大學生長大後,有的持續的關心部落而又帶進了更多的人力與物資。

而現在,在我們到達不久之前,才有大學生剛辦完舞蹈營教這邊小朋友跳舞,還有些志工會透過教會的管道進來服務;另外,近五年來,每一年的寒假都有數位人文關懷營的舉辦,有時甚至還會因為跟教會的活動衝到,而有搶小朋友的情形發生。

這樣頻繁的志工到來,對部落的孩子而言是很習慣的,有可能某部份是由於他們的天性;不過學校的何主任也跟我們說,他覺得這些年來,小朋友是越來越活潑而不怕生。當我們突然出現,他們通常都會很樂意來跟我們玩。就像前面的傑傑和潔潔,雖然剛開始有些害羞,後來就與我們玩成一片了;而其他小朋友看到也就會自動跑來加入,有些還把我們想成是帶營隊的哥哥姊姊,問著:「你們怎麼沒有帶一些活動?」

陪伴了又如何?

一個常常被我們學生志工拿出來檢討的問題是:我們陪伴了孩子又如何?這樣短短幾天的活動可以給予孩子們什麼?對於一些部落家長來說,陪伴就很不錯了。就像前面提到的陳阿姨他就說:「小孩子有大學生來管,總比在家裡好。」對孩子而言,在有大哥哥、大姊姊來的時候大多也是開心的。

我們在部落要進行訪調的那5天,自從上面描寫過的第2天早上,和孩子們玩了一整個上午之後,那幾個孩子幾乎天天就跟在我們身邊,不論我們現在要去訪問誰;當我們有時候訪問跑到其他地方時,他們有時還會在部落裡繞著找,甚至跟其他同學借電話,打來找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