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的崛起,並非百益而無害:稅務公平、租屋市場都須放入考量

Airbnb的崛起,並非百益而無害:稅務公平、租屋市場都須放入考量
Photo Credit:Airbn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享經濟充分運用網路特質,將閒置在四處的空間整合在一個平台上,橋接供與需。但新型態經濟活動興起之際,對既有權利相關人、租稅公平、既有經濟市場的影響,都值得細膩探討,以取得平衡。

文:吳孟璇 Riona(DTRE德天國際地產分析師)

在小資經濟學興起的今日,短期租房平台Airbnb已在全世界掀起一股潮流,也在2013年進軍台灣市場。而究竟短租平台的興起,對旅館業者造成什麼衝擊?而這便捷的短租服務有沒有風險呢?

名字取自「氣墊床和早餐(Airbed & Breakfast)」的Airbnb,憑藉著「睡別人的床,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是你的家」的理念,提供顧客在飯店與民宿之外,另一個貼近當地生活、也更多元便利的居家住宿選擇。 Airbnb是屋主將自己的房屋租給短期旅行的遊客或商務旅行者,獲得額外收入的一種「共享」經營形式。

雖然Airbnb在歐美受到歡迎,但實際上也對當地造成一些負面影響,這種短租服務的租金通常低於當地旅館、卻又高於當地的一般租屋行情,因此讓房東趨之若鶩,不願將房屋釋出長租,而加劇了當地住宅短缺的問題;同時更帶來推升整體房租的壓力,讓當地人、求職者更難找到能租得起的房屋,更對合法經營的業者造成衝擊。在Airbnb進入德國後,柏林的租金在5年內飆漲了56%,因此德國政府為了讓當地人租得起房,規定業主只能透過網路平台出租房間,不得出租整個單位或房屋。

►相關內容:不花一毛錢、更不用出門就能增加「國際觀」?我做起Airbnb房東的故事

根據Airbnb的大數據顯示,透過Airbnb出租的房屋,平均每週的收入約為7,853元;而台北平均的月租金水準約為22,000元,換算每周收入5,500元,收益高低一目了然。屋主家裡的一間空房、閒置的房屋、甚至是白天的工作室等,都可以轉為提供專業攝影服務等各式功能的空間。加上租期彈性,Airbnb這樣的平台租金較高,又可以隨時調整租金,較具吸引力。

對於房客而言,相對於每晚留宿價格大約落在台幣2,300~4,500元,一般有營業執照的商旅民宿、或是房價水準落在台幣4,500~8,000元之間的飯店,選擇透過Airbnb訂房不僅能享受更優惠的價格,還更能體會當地的生活文化。

但總體來看,Airbnb擠壓當地租屋市場及旅館市場、甚至政府無法對於享有這些利益的人課稅、造成租稅的不公平,對社會與經濟帶來負面影響,甚至加深整體經濟社會的貧富差距。

除此之外,由於此種短租服務並未正式簽訂租賃契約,就像台灣的「日租型套房」一樣,這類家庭旅館通常並不合法,在香港被稱為無牌旅館、在紐約州更被稱為非法短租房。

Photo Credit:OuiShare@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OuiShare@Flickr CC BY SA 2.0

以台灣的法律來看,短租房間依相關行政法規必須先取得營業登記證,而目前以日或周為單位的短期不動產租賃,分為觀光旅館、民宿及旅館3種類別。

其中,民宿在概念上最適合用於將自家空房出租的情況,但要注意的是,目前相關法規對於民宿設置有地區限制,必須是要在觀光地區、國家公園區、原住民地區、偏遠地區等「非都市土地」,並且限於以家庭副業經營的方式。其他不屬於觀光旅館或民宿的短租房,依交通部解釋,只要是出租提供旅遊、商務、出差等不特定人有日或週之住宿或休息之事實而收取費用的營業者,都被定位為旅館。

►相關內容:Airbnb影響當地市民租屋 柏林政府為短租房設限

但不論短租的性質是觀光旅館、民宿或旅館,都必須先取得登記證,否則可處台幣3萬至15萬(民宿),或9萬至45萬(觀光旅館、旅館)的罰鍰,並禁止營業。目前實務上已有許多針對未申請登記證的日租套房業者開罰的案例。若依照目前的法律解釋,利用Airbnb平台或其他管道出租家中空房的房東,確實都有被認定成旅館業者,進而高額裁罰的風險。這是政府為了保護旅客交易與人身安全,以及相關業者的權益所應該要介入管制的,但是對於各種新興的商業模式,法律依然存在許多模糊地帶。

由於法律監管存在盲區,這種日租型套房、家庭旅館一直處在灰色地帶,對於住客與周遭住戶也有安全疑慮。除了可能推升租金、擠壓當地租屋需求者外,這些出租住宅的消防逃生規格可能相對不足,租約有爭議時,屋主與租客也沒有相對應的求償管道;而對住戶而言,短租也會使得社區出入人口複雜,讓社區管理與居住安全受到威脅。

放眼全球產業變化,共享經濟的確是全球趨勢,Airbnb透過社群及網路顛覆旅館、飯店業,即被《經濟學人》評為「共享經濟」經典企業,透過網路配對出租閒置房源的房東與房客,讓遊客住進旅遊目的地本地人的「家」,體驗了當地文化,更能提高房屋的使用率、屋主的收入,這些都是優勢。

只是,在高度化競爭與趨勢潮流快速轉變的時代下,在選擇經濟發展的同時,對於各種新興商業模式,更要注意背後伴隨的有形及無形成本,並思考要如何建立一種合理彈性的適法空間,例如針對出租時間、租金標準等進行一定程度的干預,須向相關單位登記繳稅等,讓創新產業能與國際間快速接軌,同時保障全體民眾的權益,是這波新型經濟浪潮下亟待解決的議題。

負責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