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為什麼說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因為他們「不願意在台灣爽」

為什麼說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因為他們「不願意在台灣爽」
Photo Credit: 共生音樂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愛台灣的人,台灣就是拿來賺錢的地方。他想的只是好好掠奪台灣的天然資源或是同胞的財富,再拿到外國去爽。

最近國民黨為了捍衛自己的正當性,開始試圖去反駁「台灣地位未定論」。

但這些人搞不清楚狀況的地方,就在於台灣人不是因為國民黨的統治在法理上站不住腳,才攻擊他是外來政權。而是因為國民黨以「外來政權的方式」來統治台灣,台灣人才會找法理上的依據來攻擊國民黨。

所以重點在於什麼是「外來政權的統治方式」?

是屠殺鎮壓?還是威權獨裁?

雖然上述兩者也都是糟糕透頂的惡政,不過西班牙的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義大利的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 )、蘇聯的史達林(Joseph Stalin)也都這樣玩,但這些國家的人民並沒有把他們視作外來政權。所以外來政權的統治方式到底是什麼?

說到外來政權罪惡的極致,許多人可能會聯想到歐洲人在美洲建立的奴隸制殖民地。

1493:物種大交換丈量的世界史》這本書在討論跨大西洋奴隸貿易的時候,也順帶討論起一個問題。按照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國富論》中的論證,奴隸制度並不是一 種具有經濟效益的制度。

因為奴隸會怠工,更會對產業懷抱恨意而試圖破壞整個生產鏈。為了管理這些奴隸所耗費的管理成本跟奴隸能提供產值的性價比,反而比按照市場機制聘僱勞工要低得多。

但為什麼在當時會發展出這種奴隸制,還在歷史上持續了這麼長的時間?

近代殖民主義的奴隸制,來自於「大規模種植單一作物」的「熱帶栽培業」。作者便探討了歐洲建立熱帶栽培業的源頭,也就是大西洋各群島上的製糖業。

然而同樣是以製糖文明的群島,非洲西海岸外的馬德拉群島(Madeira)跟非洲中西部幾內亞灣的聖多美普林西比(Sao Tome and Principe,這個群島還剛好是我們少得可憐的友邦之一),展現出兩種全然不同的模式。

在製糖業的高峰時期,兩座群島都從非洲進口了大量奴隸,但兩個島的奴隸在往後的命運截然不同。

在馬德拉群島,由於氣候宜人,因此無論有沒有經營製糖業,大量的歐洲富人都移民來馬德拉群島養老。

因此就算在製糖業的高峰期,為了支援這些富人的生活體系,馬德拉群島的產業「仍然是相當多元」。由於這些富人注重生活品質,他們也花費了相當多的資源投注在基礎設施的建設,以及改善島上的生活品質。

而在製糖風潮過後,大量的奴隸得到解放,並發展出了更高附加價值的「馬德拉酒」產業。到了19世紀末更成為了歐洲知名的度假天堂。而馬德拉島的奴隸制最高峰,奴隸也只佔總人口的十分之三,最後更完全消失。

然而聖多美普林西比就不同。

在聖多美普林西比,奴隸跟自由人的比值高達200比1。最誇張的時候是1785年,島上有數千名奴隸,歐洲人只有4個。而聖多美普林西比在種植製糖業後,始終停留在這個低階產業無法翻身。甚至等到製糖業已經過時,整個群島改種可可跟咖啡,但仍然是以奴隸種植園的模式來生產。

而大規模的奴隸逃亡後形成武裝游擊隊,跟歐洲人進行互有勝敗的混戰,造成雙方大量的人命和經濟損失。

這場混戰持續了200年,等該國在1975年擺脫葡萄牙殖民獨立後,聖多美普林西比幾乎是全世界最窮的國家。而且當地人建立的政府,仍然只能經營剝削當地血汗勞工的熱帶種植產業。

作者稱聖多美普林西比的模式為「搾取式國家」。

為什麼經歷同樣的產業跟歷史,馬德拉跟聖多美普林西比結局會差那麼多?作者描述了聖多美普林西比這種模式的特色:

「聖多美島的經濟也在巴西糖的衝擊下崩潰,但該島並未像馬德拉島一樣找到調適與恢復之道,他只是繼續經營,結果就是日漸衰頹。沒有需要保護的社區鄰里,島上許多在國外的地主只是束手旁觀,看著他們的非歐混血管理者住在破敗的大莊園,繼續意興闌珊地種植作物以供應歐洲奴隸船糧食。

其他種植者則是將興趣轉移到巴西,完全不管他們在聖多美島上的地產。……(中間主要是描述混血族群取代歐洲人成為新管理者)……但新的管理並未繼續改變種植園的形式。即使當地已經沒有東西可以販賣,也沒有任何買主上門,這些形同殭屍的企業依然努力維持,奴隸仍在鞭子的驅策下種地,但森林已經掩蓋原先的甘蔗園,而殖民者的屋子也已經傾頹倒塌。」

這是一幅多慘的地獄圖卷。

而我們如果好好分析,就可以知道讓聖多美普林西比變成地獄的關鍵,就是殖民當地的歐洲人始終沒有「本土化」的打算。那些歐洲人不過將這裡當成他們殖民南美,或是撈錢回國的跳板。而在馬德拉,那些歐洲人打算落地生根,所以很細心地維持當地環境,並且願意營造相對平等的關係,讓階級有流通機會來化解族群對立。

對於歐洲人為何不肯在聖多美普林西比本土化的原因,作者認為是因為這個群島是瘧疾與黃熱病流行的疫區。然而,台灣並非這些流行病的疫區,更是宜居的美麗之島。為何國民黨始終不願意本土化?

其實我們對本土政權的認定,就來自於他能不能愛台灣。而愛台灣的標準,並沒有高到需要無私而不求回饋的付出。

我們要的,就只是希望執政者「願意在台灣爽」而已。

就像馬德拉群島上的歐洲人,為了要在島上爽,就會努力去營造更宜居的環境。如果你打算享受杉原灣的美景,你自然會反對建造破壞整體景觀的飯店建築。如果你打算享受戶外運動的樂趣,你當然會注意石化產業對空氣造成的危害。

當你真的想在台灣的都市或鄉村享受生活時,你就會希望各行各業都能提供最專業的服務。你自然會反對產業單一化,也不會吝於多付出一點錢來留住最專業的人才在台灣為你服務。

其實愛台灣與不愛台灣的關鍵區別,就在於台灣在你心目中:

是拿來爽的地方?
還是拿來賺錢的地方?

愛台灣的人,台灣就是他拿來爽、安身立命的地方。所以他願意多花錢跟資源來愛護他。而不愛台灣的人,台灣就是拿來賺錢的地方。他想的只是好好掠奪台灣的天然資源或是同胞的財富,再拿到外國去爽。

過去日本人殖民台灣時,最大的惡政就是「米糖相剋」。因為台灣並不是日本人留下來爽的地方,而只是南進的跳板。所以日本人不讓台灣人種植日常飲食會食用的稻米,逼農民轉作為高經濟價值的熱帶糖業(就是當初馬德拉跟聖多美普林西比的產業)。所以我們認定日本是外來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