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阮」回故鄉演戲、看戲:阮劇團年度新作《愛錢A恰恰》

跟著「阮」回故鄉演戲、看戲:阮劇團年度新作《愛錢A恰恰》
Photo Credit : 阮劇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阮劇團以嘉義作為創作和發展的圓心,「阮」的範圍正在逐步擴張,除了是嘉義人的劇團,更將不只是嘉義人的劇團。

阮劇團-是團主姓阮?還是彈阮的劇團?把這個乍看不明所以的團名用閩南語唸一唸,立刻真相大白了。

阮,在閩南語裡的意思是「我們」。2003年,一群20歲未滿、在台北念戲劇的嘉義囝仔,因為喜歡在劇場裡「作夥」的感覺,相揪每年利用寒暑假一起回鄉作戲解饞,這是阮劇團的開始。在團裡領頭的汪兆謙,吐露創團的初心:「我永遠記得高中時期為了要看戲,得和同學搭火車到台中或台南、高雄的辛苦與不方便,所以我想回到故鄉,讓嘉義人也有戲可看、讓外縣市的人也有到嘉義看戲的選擇。」

阮劇團提供

Photo Credit : 阮劇團

起初,他們以打游擊的姿態,在一個劇場也沒有的故鄉嘉義找地方作戲,廢棄的月台、破敗的公寓通通都能演,遭遇過地痞流氓的惡意挑釁,也感受過在地鄉親端茶送包子的溫情相挺。

就這樣用草莽的克難精神挺了三年。2006年,隨著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的落成,阮劇團登記成為嘉義地區第一個正式立案的現代戲劇表演藝術團體,也成功獲選為駐館團隊,有了落腳的所在。

一如其名,阮劇團的志願便是做「阮」的戲,以成為「嘉義人的劇團」為目標,腳踏自己故鄉的土地,實在地孵出一齣齣既有氣魄又帶情義的在地好戲。

他們的創作能事,是把世界經典劇作,改編成台灣中南部觀眾容易感同身受的故事。在「阮」的手裡,莫里哀的《妻子學校》變成了《金水飼某》;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成了《熱天憨眠》;雅里的《烏布王》變作《ㄞ國Party》;近來還二度與莫里哀交手,讓《吝嗇鬼》落腳台灣成為《愛錢A恰恰》。

阮劇團提供

Photo Credit : 阮劇團

讓西方經典沾惹上台味,阮劇團的編作不僅不唐突,還創造出一種獨特的台式庶民喜劇魅力。而將觀眾逗著笑嗨嗨之餘,阮劇團其實也有著經典化的用心,可親的閩南語台詞其實是經過「頂真」的字句琢磨,這才創造出讓人驚豔的語言效果。

這些年來,過動兒般的「阮」,在穩定推出新作的同時,還創辦「草草戲劇節」,做為在地青少年的藝術扎根平台;受到「紙風車319」的啟發,進行「偏鄉演出計劃」巡迴嘉義偏遠地區;此外也耕耘「劇本農場」,定期發表新創台灣劇本;打造「演員實驗室」,開發表演美學的新形式……。

阮劇團以嘉義作為創作和發展的圓心,「阮」的範圍正在逐步擴張,除了是嘉義人的劇團,更不只是嘉義人的劇團。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士範